第十二章、朱虚候刘章

大汉王朝事略 +A -A


  刘长被吕后抚养长大,多少有些感情。当他听说自己生母的遭遇,没法恨父亲刘邦,也不怨养母吕后不出手相救,反倒恨上了审食其。

  原来,刘长母亲自杀前,托人找门路找到审食其,求审食其去跟吕后说情,认下刘长母子。审食其确实向吕后提了这事,吕后嫉妒,不愿意去管刘邦惹下的风流债。审食其见吕后不高兴,也就没再提这事。

  哪知道刘长在长大后恨上了他。说句公道话,在这件事情上审食其着实冤枉,本来就不关审食其的事儿。刘邦不肯认账,吕后不愿意管,审食其能怎么办?有吕后当靠山,刘长不敢找审食其的麻烦。最终,审食其死在刘长手里,这里先按下不表。

  吕后不遗余力地迫害刘邦的子孙,夺取刘姓诸侯王的封地,分封自己的娘家人,要把刘氏天下交给吕氏掌管。铁腕之下,人人退避。代王刘恒在北方边境喝风吃沙子,韬晦自保。淮南王刘长在做吕后的乖儿子。刘姓皇族成员几乎被整治的服服帖帖,只有一个人敢于作公开斗争。

  这位英雄就是朱虚候刘章,刘邦最优秀的孙子,刘姓皇族的杰出人物。刘章名气很大,在帝制时代,每逢皇家有难,总有人念念叨叨这位朱虚候。

  刘章娶的老婆是吕禄的女儿,不消说,这场婚姻又是吕后安排的。小夫妻俩感情还不错,吕后很满意。刘章天生神力,文武双全,在吕氏当权的局面下也只能靠边站,他经常愤愤不平。

  一天,吕后在宫里举办宴会,召刘章担任监酒官。

  刘章立即意识到这是个机会,他请求道:我是武将的后代,请允许我按照军法来监酒。

  吕后随口说:可以。她没有意识到这个孩子想在这种场合干点大事。

  众人边饮酒边观赏歌舞。一曲过后,刘章站起来说道:请让我为太后唱唱耕田歌。

  吕后哈哈大笑,说:你父亲才知道耕田呢。你生下来就是王子,哪知道什么叫耕田?

  刘章说:臣知道。

  吕后笑着说:那就试着为我唱唱耕田吧。

  刘章唱道:“深耕既种,立苗欲疏,非其种者,锄而去之!”

  非其种者,锄而去之。真是多才多艺的人儿,刘章现场创作出这支《耕田歌》,表达对吕后偏袒吕家、迫害刘姓诸侯王的不满。

  吕后自然是听明白了,她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吕氏家族中有人喝醉了,逃离酒席,刘章追出去,直接拔剑杀了他,再回来禀报说:有一个人逃离酒席,臣已经依据军法杀了他。

  听到这话,满堂的人大吃一惊。但是在宴席前,吕后已经同意刘章按照军法来监酒,所以无法怪罪他。

  酒喝成这样,吕氏家族的人再也喝不下去了,酒宴就此结束。

  从此之后,吕氏家族的人都害怕刘章,远远看见他都要绕道走。不愿意依附吕氏的朝中大臣都向刘章靠拢,刘氏的势力渐渐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