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刘氏危

大汉王朝事略 +A -A


  齐王刘肥去世后,由长子刘襄继任齐王。刘襄兄弟属于吕后的孙子辈了,吕后没太难为他们,只是拿走了齐国几块地。侄子吕台封吕王的时候,就割出齐国济南郡作为吕台的封地。吕台病死,吕后又封吕台的弟弟吕产为吕王。

  为了安抚齐王一系,第二年吕后把刘肥的次子刘章接到长安,封为朱虚候。四年后,又召刘肥的第三子刘兴居到长安,封为东牟候。兄弟俩在京城挂名宫廷宿卫,并没有实际职务。估计吕后自己也不曾料到,这两兄弟在扳倒吕氏家族的政变中起了大作用。

  其他刘姓皇族的核心成员就没有这好命了。

  小皇帝刘恭渐渐懂事,不知从哪里听说自己生母已经死了,自己不是皇后的亲生儿子,小孩儿口没遮拦,说道:太后怎么能杀了我母亲把我说成是皇后的儿子呢!我现在还小,等我长大了,一定要报仇!

  这话一说出口,他就长不大了!刘恭的话传到吕后耳朵里,吕后很担心,害怕刘恭长大了追究起来,自己辛辛苦苦一辈子可就白忙活了。吕后把刘恭关进永巷冷宫,对外声称小皇帝得了重病,不让大臣们见。等事件冷却,吕后煞有介事地下了一道诏书,废掉刘恭,改立刘盈的第四子刘弘为皇帝,继续临朝称制。

  刘邦的第六子刘友原本封为淮阳王。吕后毒杀赵王刘如意之后,改封刘友为赵王。刘友的王后是吕氏家族的女儿,这场婚姻也是吕后安排的。夫妻俩关系紧张。吕后指派吕氏姑娘嫁给诸侯王,这些姑娘肩负监视刘姓王爷的任务。这位王后到吕后面前诽谤刘友,告发刘友说过:吕氏怎么能封王?等太后不在了,我一定要收拾他们。

  吕后大怒,召刘友进京,把他关在京城的宅子里,派兵包围,断绝饮食。有臣下偷着给刘友送饭,就抓起来治罪。两回下来,再也没有人敢给刘友送饭了。刘友被活活饿死。临死前,刘友发出绝望的控诉,“吕氏绝理兮,托天报仇!”

  刘友死后,吕后又命令刘邦的第五子梁王刘恢改做赵王,把梁国让出来给吕产,改封吕产为梁王。从前刘邦费尽心机铲除异姓王,改封刘姓子弟为王,现在轮到吕后费尽心机铲除刘姓诸侯王,改封吕氏子侄为王。真可谓:前人田地后人收。后人收得休欢喜,还有收人在后头!

  前面两任赵王惨死,刘恢心理压力很大,闷闷不乐。刘恢的王后是吕产的女儿,这门婚姻又是吕后指派的。这位吕王后自恃有吕后撑腰,在家里处处挟制刘恢。刘恢有自己喜欢的妃子,吕王后直接派人把这名妃子毒死。刘恢愤怒痛苦,却什么都做不了。四个月后,走投无路的刘恢绝望自杀。

  吕后假惺惺召代王刘恒来做赵王。三任赵王惨死,刘恒不傻,他上书推辞说:我愿意留在偏远地区,为国家守卫边疆。吕后于是封二哥的儿子吕禄为赵王。

  刘邦最小的儿子燕王刘建打猎时被野兽抓伤,不治而死。刘建的妾生了一个儿子,还在襁褓中。吕后暗地里命人杀了这个孩子,谎称刘建没有后代,封侄孙吕通为燕王。

  至此,刘邦八个儿子,直接死在吕后手里三个(三赵王),间接整死两个(刘肥、刘盈),意外死亡一个,只剩下两个:第四子代王刘恒和第七子淮南王刘长。

  兄弟凋零,代王刘恒在这种险峻的政治环境下,经受住了考验。刘长的生母是刘邦出巡时诸侯王安排的陪侍人员,没受到刘邦认可,这名女子颇有骨气,生下刘长就自杀了。刘邦听说才感到后悔,就把刘长交给吕后抚养。也许这个不幸的孩子触发了吕后的母性,加之刘长年龄小又没有靠山,不具备威胁性,吕后对刘长倒有几丝慈母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