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冒顿调戏吕太后

大汉王朝事略 +A -A


  虽然皇帝刘盈不怎么能管事,有吕后在宫里坐镇,朝廷有曹参这些经验丰富、水平很高的大臣,政局形成一种微妙的平衡,大汉的国家机器仍然维持健康运转。

  公元前194年秋,滞留匈奴的卢绾去世。卢绾投降匈奴本不十分情愿,当初他暗地里结交匈奴只是想借借势,保住诸侯王的位子。卢绾没有料到刘邦果断命令樊哙带兵二十万来平叛。一看刘邦动真格了,卢绾及时带着家属和亲信几千人逃走。只是,能逃到哪里去呢?真要去做匈奴人吗?

  卢绾毕竟是和刘邦一起长大,情分非同一般。他带着几千人在长城边搭帐篷住了下来,想等刘邦病好了,亲自到长安当面向刘邦请罪。真要这样做了,刘邦一定会赦免他,诸侯王是当不成了,总比到匈奴寄人篱下的强。卢绾等来的却是刘邦病逝的消息。他对吕后没有信心,左思右想,只能投奔匈奴。

  冒顿单于封卢绾当了东胡卢王。卢绾这个投降来的王匈奴人并不认可,匈奴的将领谁都敢欺负他,经常来他这里打打秋风,顺点东西走。卢绾常常后悔,想回到大汉。人啊,有时候一步走错步步错。情绪抑郁自然身体也不会好,到匈奴一年多,他就病死了。

  冒顿单于听说刘邦已经去世,非常关注。这位草原上的天骄时刻注视着南方这个庞大的国家。之后的两年里发生很多事,冒顿渐渐了解到大汉现在的权力关系,认定是吕后在当家。他打算调戏一把吕后,既是挑衅,也是试探。

  冒顿单于给吕后写了一封露骨的信,信上说:我是孤独寂寞的君主,生长在荒野草原,我多次到边境来,想到中原游览。陛下寡居,我也是单身,我们两个人都不快乐。我愿意尽我所有,让你不再缺少快乐。(愿以所有,易其所无)

  吕后可是个刚强的女子,她看完这封不着调的信,勃然大怒,召来文武大臣,要斩杀使者,发兵攻打匈奴。猛人樊哙听说大姨子受了调戏,非常恼火,鲁莽的说:我愿意带兵十万,横扫匈奴!大臣们照顾吕后的情绪,都说匈奴该打。

  只有中郎将季布站出来反对。季布为人仗义,守诺言、讲信用。“一诺千金”讲的就是他。季布说:樊哙可斩。当年高皇帝(刘邦)率领四十万大军尚且被围困在白登山,如今樊哙只用十万人马怎能横扫匈奴?这是当面撒谎。况且匈奴野蛮人就像禽兽,没必要因为他们的话高兴或是生气。

  吕后冷静下来,连连称赞季布说的对。有来有往,吕后让外交官带了一封回信给冒顿单于,信上说:蒙你问候,我跟惶恐啊。我仔细想了想,自己年老体衰,头发掉了,牙齿松了,走路都不稳了,单于你何必这么侮辱自己呢!我们两国最好和平相处。送两辆车、八匹马给你吧。

  吕后的回信明着是贬低自己实际是贬低冒顿,不撕破脸,送车马安抚。冒顿得到回信,感觉到吕后绵里藏针是个人物,他回赠几匹马,写信说:我不清楚中原的礼仪,幸好陛下宽容了我。

  大汉和匈奴经过这番较量,达成共识:继续保持双边关系稳定。公元前192年春,汉朝再选一名宗室女孩封为公主,嫁给冒顿单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