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萧规曹随

大汉王朝事略 +A -A


  曹参担任齐国相以后,把当地德高望重的长者和一批知识分子召来,虚心向他们请教,怎么安抚和管理好百姓?如何才能治理好国家?前前后后召集来好几百人,说什么的都有,提出的办法也五花八门。众说纷纭,搞得曹参无所适从,一时很难做出决断。

  曹参听说有个住在胶西(山东胶州)的盖公精通黄老学说,有治国的才能。曹参立即派人带着厚礼恭敬地把盖公请来。盖公来了之后,向曹参建议当前治理齐国应该采取清静无为的方法,所谓“治道贵清静而民自定”,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不折腾,把错装在政府身上的手换成市场的手。

  曹参经历过秦朝苛刻残暴的统治,对民间疾苦深有体会,盖公的话十分符合他的心意。他把盖公留下来当顾问,给的待遇很高,甚至把自己住的正房让出来请盖公住。曹参按照清静无为的理念治理齐国,经济很快得到恢复和发展,社会安定,老百姓的日子越过越好。

  曹参的一番作为落入丞相萧何的眼中,得到萧何打心底里的认可。萧何和曹参从年轻时起就是同事,在沛县当小吏时两人关系还不错。汉朝成立后,分封功臣评定功劳,经过刘邦拍板,曹参位居第二,排在萧何后面,两人因此闹了不愉快。以曹参为代表的一班将领心里不服气,认为萧何一直镇守后方,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真刀真枪立过功,凭什么功劳最大!

  曹参暗自跟萧何较着劲。当他看到,丞相萧何尽心尽力,制订规章制度,与民休养生息,偌大的国家渐渐恢复了元气,呈现出持续向上发展的势头。曹参心里暗暗佩服。在做齐国相的九年中,曹参搞的一套与萧何推崇的“无为而治”不谋而合。两个人相隔千里,彼此间却打开了心结,惺惺相惜。

  公元前193年7月,萧何由于年事已高再加上常年操劳,终于病倒了。病危时,皇帝刘盈亲自来探望,并询问继任丞相的人选,刘盈试探着问:曹参行吗?萧何听了,非常激动,他挣扎着起身,向皇帝行礼,说:陛下能得到曹参做丞相,我萧何即使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恨了。

  萧何去世的消息传到齐国,曹参告诉自己的秘书:赶快治办行装,我要进京接任丞相了。几天后,果然来了使臣召曹参回京城。曹参接替萧何做了丞相,所有的事务都没有改变,完全遵照萧何先前制定的各项规定。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曹参也烧了三把火。第一把,挑选不善言辞、稳重厚道的长者,任命为丞相府官员;第二把,撤掉那些矫揉造作、一门心思追求名声的官吏;第三把,喝酒!曹参自己每天喝酒,有人来拜访就请他们喝酒。大家渐渐习惯了新丞相的风格。丞相府后花园靠近官员宿舍,住在宿舍的官吏整天喝酒,有唱歌的,有叫的闹的,声音很吵。曹参听到了,不但不制止,反而参加进来,大摆筵席,和下属一起喝酒取乐。

  事情传到刘盈耳朵里,刘盈很纳闷:难道是欺我年轻,瞧不起我吗?曹参的儿子曹窋在刘盈身边做中大夫(参议),刘盈对曹窋说:你回家时问问你父亲,别说是我叫你问的。曹窋休假回家,就把刘盈的意思变成自己的话规劝父亲。曹参听了儿子的话很生气,他打了曹窋二百大板,骂道:赶快滚进宫侍奉皇帝去,天下大事轮不到你来说。

  第二天散朝的时候,刘盈留下曹参,责备他说:你怎么把曹窋打的那么惨!是我让他规劝你的。曹参脱帽谢罪,问刘盈:陛下自己觉得在圣明英武上能和先帝比吗?刘盈回答:我怎么敢跟先帝相比!曹参又问:陛下看我和萧何谁能力强?刘盈说:你好像不如萧何。曹参这才揭露谜底,他说道:陛下说的很对。先帝和萧何安定了天下,法令已经明确,只要我们遵循这些制度去做,不就行了吗?刘盈恍然大悟,说:对。你好好休息吧。

  这就是著名的成语“萧规曹随”的出处。曹参追随的并非是萧何的成法,他所坚持的,还是与民休息,清静无为。这套治国之道适合刚刚稳定下来的汉初社会情况。经过长期战乱,老百姓需要安定,不希望无休止地变动。所以,曹参只能折腾大小官吏,引导官员把多余的精力都用到喝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