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齐王刘肥之死

大汉王朝事略 +A -A


  西汉初期,中央直属地区只有15个郡,别的地方都是各个诸侯王的封地。诸侯王国受中央节制,有相当大的独立性。

  诸侯王国百官设置如同中央政府,诸侯王可以自行任命二千石以下的官员,实际上拥有王太傅、国相以下官吏的任免权。诸侯王在封国内有权自行征收赋税,按照规定上缴中央一部分,剩下的收入归王国自由支配。分封到好地方的诸侯王还能设立机构铸钱、煮盐,富得流油。

  诸侯王国地方分权与中央集权的矛盾就这样发展起来了。这个问题直到汉武帝时期才彻底解决。

  齐王刘肥是刘邦的庶出长子,很受重视。齐王国在当时是第一大封国,王都设在临淄(山东淄博),下辖七十余座城,老百姓中会说齐地方言的都归属齐国管理,相对比较富庶。

  辅佐刘肥的齐国相是平阳候曹参,是刘邦生前亲自指派的。这个配置太豪华了。曹参是参与过沛县起义的元老,分封功臣的时候排在功臣榜第二位,仅次于丞相萧何。

  刘肥从小缺少父母疼爱,是吃苦长大的孩子,命运磨砺得他能文能武,自身素质很高。英布叛乱的时候,刘肥、曹参带兵十二万参加平叛战争,立了大功。实力强大、人也优秀的刘肥自然招来吕后的忌惮。

  公元前193年的冬天,齐王刘肥来长安朝见皇帝和太后。朝会仪式结束后,皇帝刘盈在内宫摆设酒宴请大哥吃饭。刘肥比刘盈大十几岁,刘盈就按照家人的礼节,让大哥坐在上首。兄弟俩推杯换盏,喝的很开心。吕后很生气,她认为刘肥不懂事不尊重皇帝。

  吕后立刻起了杀心,她让宫人端来两杯毒酒放到刘肥面前,命令刘肥向自己敬酒。为什么端来两杯?是担心一杯毒不死刘肥?太狠了。刘肥蒙在鼓里,端起一杯酒起身,刘盈感觉到母亲没安好心,他端起另一杯毒酒要和大哥一起喝,吕后慌忙站起来夺过刘盈的酒杯。

  刘肥意识到酒有问题,他放下酒杯,装成酒劲上来的样子,借口身体不舒服出宫。回到府邸,他立刻派人打听情况,才知道吕后赐的是毒酒。刘肥吓坏了,三弟刘如意血淋淋的例子还没过去多久,这下要轮到自己了。

  齐王内史给刘肥出主意说:太后亲生的只有皇帝和鲁元公主,公主只有几座城的封地,大王您献出一个郡给公主,太后肯定高兴。刘肥听了内史的话,割让城阳郡送给鲁元公主,尊鲁元公主为王太后,每年再孝敬额外的零花钱。吕后果然高兴,觉得刘肥这小子还算乖巧,就准许刘肥回到齐国封地。

  刘肥破了财不说,还认了亲妹妹当干妈。受了这次折腾,刘肥再也没有来过长安,四年后病死,谥号悼惠王。刘肥后继有人,他生了几个优秀儿子,最出名的那个儿子叫刘章。朱虚候刘章,在后面的故事里将扮演重要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