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人彘事件

大汉王朝事略 +A -A


  刘盈继位这年只有16岁,年纪很轻,皇权事实上把持在吕后手里。吕后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她把刘邦生前宠爱过的女人全部打发到永巷居住。永巷是皇宫里囚禁犯错嫔妃宫女的地方,类似后世的冷宫。吕后最恨戚夫人和刘如意母子,她格外关照永巷令,把戚夫人的头发剃光,让戚夫人穿上囚服、戴着枷锁整天干舂米的粗活。曾经宫里最得宠的妃子沦落到连普通宫女都不如。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戚夫人没有。

  但凡有点脑子,要么自杀不再受侮辱,要么苟延残喘地拖延死亡的来临。戚夫人不,她在苦哈哈的日子里,一边舂米一边唱着一支自己的歌曲:“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暮,常与死为伍,相离三千里,当使谁告汝?”这幼稚程度堪比十余岁的小女生。她还惦记着做诸侯王的儿子刘如意能来搭救自己。殊不知,刘如意只是诸侯王,在至高无上的皇权面前就是渣渣,何况刘如意才十岁出头,还是个孩子,自身尚且难保,哪有能力来解救你!

  有人向吕后打了小报告,吕后得知戚夫人不安心劳动改造还敢唱反动歌曲,勃然大怒。吕后准备杀了赵王刘如意,彻底粉碎戚夫人的希望。刘如意在吕后手里迟早会被杀掉,只不过是他母亲的歌声提前为他敲响了丧钟。

  吕后下令召赵王刘如意进京。刘如意年幼,凡事都依靠赵国相周昌作主。周昌受过刘邦的托付,他不敢让刘如意来长安,上书说刘如意有病,不方便来觐见太后。吕后征召三次,三次都被周昌挡了回去。吕后气的抓狂,她想出一条毒计:釜底抽薪。

  吕后先下令免除周昌赵国相的职务,召周昌进京。周昌只得回京城,吕后召见了他,破口大骂:你不知道我有多恨戚夫人母子吗!为什么还要阻拦我!周昌看着宝座上这个有些歇斯底里的女人,心情复杂,他一言未发,拜了两拜,转身离去。

  吕后第四次征召刘如意进京。没了周昌的保护,刘如意乖乖来到京城。皇帝刘盈知道母亲没安好心。他亲自出城到灞上迎接弟弟,把刘如意带到自己的寝宫,和自己同吃同住。刘盈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保护弟弟。吕后气得咬牙切齿,找不到机会下手。不急,人在长安,你还能飞了不成?总有空子。

  一天,刘盈凌晨起床出去打猎。小伙子体格好,爱运动。刘如意年龄小,贪睡,没起来跟着去。吕后终于逮到了机会。她派人送去毒酒强行给刘如意灌下,杀害了他。可怜刘如意只有十二岁。等到刘盈打猎回来,只见到弟弟七窍流血、冷冰冰的尸体。

  吕后杀死刘如意,就命令把这个噩耗告诉戚夫人,先从精神上摧垮情敌,再下令砍断戚夫人的手和脚,剥去衣服,挖掉眼珠,熏聋耳朵,削掉鼻子,灌下哑药,把戚夫人扔进厕所里。吕后还给自己的“作品”取了个名字:人彘。彘是猪,意思是人猪。这么残忍卑劣的手段,前无古人,估计也是后无来者。刘盈在为弟弟的死愤怒伤心,他的好妈妈正酝酿着给他一个更大的惊吓。

  吕后大约是不满意儿子的善良仁慈,也不满意儿子敢于拂逆自己的心意。他命令宫人把刘盈引到厕所,参观人彘。刘盈看见粪坑里蠕动着一个满是血污的“怪物”,吃惊地问:这是什么东西?左右回答是戚夫人。刘盈当场昏过去,被抬回寝宫。苏醒后,他大哭不止。刘盈短时间内经受两次强烈刺激,大病了一场。病好后,他派人责备吕后:这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我是太后的儿子,没办法治理天下。

  从此,刘盈自暴自弃,每天酗酒好色麻醉自己,终于落下病根。周昌得知刘如意被杀,觉得自己辜负了刘邦的嘱托,内疚不已,不再朝见吕后,三年后郁郁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