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吕后密谋诛诸将 刘盈继位未央宫

大汉王朝事略 +A -A


  长乐宫里,吕后暂时不准备为刘邦发丧,她紧急召见辟阳候审食其商议大事。在这种节骨眼上,当然是情夫靠得住,也更贴心。

  吕后心里七上八下,总觉得不放心,她和审食其商量说:开国的诸位将领和先帝一样都是平民出身,先帝在世还能压得住场面,现在先帝去世了,太子年龄还小,我担心这些将领不服气,不把他们都杀了,天下难安呐。

  吕后内心深处仍然不自信,缺乏安全感。这也是许多开国君主的通病,自己造反成功了,总害怕别人有样学样,非要把跟着自己打天下的老兄弟杀光了才肯放心。越是底层出身的开国皇帝杀起老部下来越不手软。

  如果说权力是诱人的毒品,那么皇权就是最令人上瘾的海洛因,一旦沾染上它,将欲死欲仙,无法自拔。手握皇权的他们时时警惕,精神紧张,在那高高的宝座上,也许有强悍的君主,却只有虚弱的人。

  审食其对老情人兼老板的吕后一贯有求必应,答应帮忙。这“工作量”太大了,还不能有一点纰漏,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一时半会想不出什么杀人的好方法。刘邦去世已经三天,宫里什么动静都没有。大臣们很疑惑。在这样的敏感时刻,谁都不敢掉以轻心。

  曲周候郦商打听到了这则惊人的内幕消息。他连忙找到审食其,劝他说:皇帝驾崩已经四天,听说宫里不准备发丧,要诛杀各位有功的将领。真要这样做,天下才会不安啊。陈平、灌婴领军十万驻扎在荥阳,樊哙、周勃带兵二十万正在北方战场平定卢绾的叛乱,一旦他们听说要杀功臣,一定会举兵反叛,和留在京城的将领里应外合,国家灭亡指日可待。

  话说到最后已经是赤裸裸的威胁了。审食其惊出一身冷汗,赶忙好说歹说安抚住郦商,就进宫劝说吕后改变主意。从古至今,枕头风才是最厉害的风。吕后听了审食其的话,放弃了杀人立威的念头。捡日不如撞日,就在丁未日当天为刘邦发丧,大赦天下。

  皇帝驾崩,要总结毕生成就确定庙号和谥号。追尊庙号的标准是“有功者称祖,有德者称宗”,取谥号要按照《谥法》来定。刘邦得到的评价非常高,庙号汉太祖,谥号高皇帝,俗称汉高祖。后世开国之君的庙号和谥号几乎都沿用了这个模版。

  唐朝以前,给皇帝追加庙号极为慎重,不少皇帝都没有庙号。整个西汉,只有4位皇帝享有庙号这份光荣。即将继位的刘盈没有获得这份荣耀。

  公元前195年,五月,丙寅日,太子刘盈在未央宫正式继承皇位,尊母亲吕皇后为皇太后。刘盈就此迈入他短暂一生中最黑暗的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