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白马之盟

大汉王朝事略 +A -A


  英布死后,异姓王中仅剩下燕王卢绾和长沙王吴臣(吴芮之子),其余六个异姓王先后被杀或被贬。卢绾是刘邦的发小,两人同年同月同日出生,从小玩到大,感情非同一般。卢绾一直追随在刘邦身边,深得刘邦信任。汉朝成立后,卢绾被封为太尉、长安候。原先的燕王臧荼是项羽封的,投降刘邦只是迫于形势。楚汉战争中,臧荼没出过什么力。项羽兵败,他的老部下都受到牵连,臧荼心里不安,在异姓王中最先造反。刘邦率军亲征,平定叛乱,斩杀臧荼,立卢绾为燕王。

  赵王张敖的老婆是鲁元公主。刘邦没有因为张敖是自己女婿而格外开恩。公元前200年,刘邦北征匈奴回京,路过女婿家,张敖对老丈人毕恭毕敬,吃饭时亲自倒酒端盘子。刘邦一点不客气,对女婿呼来喝去。赵国相贯高很气愤,要刺杀刘邦。还未布置好,刘邦提前走了,这事就没成。

  第二年,贯高的仇家举报了这个事。张敖等人被逮捕入狱。贯高一力承担下来,表示赵王没有参与。刘邦不信。吕后心疼女儿,说张敖就是看在鲁元公主面上也不会谋反。刘邦大骂吕后:张敖得了天下,还会在乎你女儿吗!贯高被拷打的遍体鳞伤,仍然坚称赵王没有谋反。刘邦最终被感动了,释放张敖,同时赦免贯高。贯高得到赵王平安出狱的消息后从容自尽。张敖侥幸捡回一条命,被贬为宣平候。

  卢绾越来越害怕,担心悲惨的命运会降临到自己头上。一旦有了利益冲突,再要好的朋友也能变成敌人。代国相陈豨叛乱时,卢绾趁机派出亲信张胜与匈奴联系,结交匈奴自保。刘邦派遣辟阳侯审食其召卢绾进京朝见,卢绾借口生病不来。审食其回来后,向刘邦汇报卢绾有谋反的迹象。刘邦又得到张胜在匈奴和卢绾之间充当使者的情报,判断卢绾的的确确造反了。刘邦任命樊哙、周勃为将军,攻打卢绾,卢绾带着几千人马投奔了匈奴。刘邦封最小的儿子刘建为燕王。至此,异姓王中唯有实力最弱小的长沙王吴臣得以保存。

  刘邦每消灭一个异姓王就会相应的封刘氏子弟为王。铲除韩信之后,刘邦把他的封地分成两份,淮河以东分给族兄刘贾,封为荆王,淮河以西分给弟弟刘交,封为楚王。刘肥是刘邦发迹前和情妇曹氏生的私生子。曹氏早亡,刘邦对这个庶出的长子心怀愧疚,想在别的方面弥补,就封刘肥为齐王,占地七十余座城,在诸侯王中封地面积最大。二哥刘仲的长子刘濞被封为吴王。

  为保证刘姓江山不变姓,刘邦费尽了心机。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他越来越多的考虑身后事。刘邦猛然发现,自己遗漏了一个最危险的敌人。这个敌人就是吕后。他担心自己死后,吕后以皇帝刘盈生母的身份压倒群臣,一方独大。那么,自己以吕氏外戚集团和功臣集团互相牵制保障刘盈时代平稳过渡的设想可就落空了。刘邦苦思冥想,生出一计。

  刘邦选定黄道吉日,诏令皇后和文武大臣来到太庙祭祀。祭祀结束,当着众人的面,刘邦命令侍从现场宰杀一匹白马,把滚热的马血接入酒坛,每人倒上一杯,刘邦率先举杯,庄严盟誓: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诛之!在场的人都明白,这盟约是冲着皇后来的。盟约能不能起作用,要看在谁手里,怎样用。很多时候,盟约可能只是故纸堆里沉睡的几句话,当它被有心人唤醒,它将成为最锋利的宝剑。

  终究是,人算不如天算。刘邦万万没有想到,刘盈没什么本事,命也短,只活到23岁就病死了,比吕后还早8年。朝政大权完全落入吕后手中。要不是大臣们给力,“王莽篡汉”的故事要提前一百多年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