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大汉王朝事略 +A -A


  公元前196年的某个秋日,正在打猎的淮南王英布收到吕后赏赐的特殊礼物:人肉酱。英布感到一阵阵的恐惧:韩信死了,彭越也死了,我的结局又将如何?英布暗中部署,集结军队,淮南王国境内进入戒严状态。英布家臣贲赫与英布闹了矛盾,英布要杀他,贲赫索性跑到长安,上书告发英布谋反。英布杀掉贲赫全家,起兵造反。

  英布信心十足,告诉部下说:世间将领我只害怕韩信和彭越。现在他俩都死了,还有谁能胜得过我!英布高兴的太早了。他漏掉一个人,刘邦。刘邦的军事能力相当厉害,如果不干皇帝,当个将军一点问题没有。刘邦曾和韩信评点各个将领的能力,韩信就称刘邦能带十万兵。这已经很了不起了,只不过不能跟韩信、项羽这种专业大牛相比而已。

  英布先打败荆王刘贾,吞并他的封地,而后渡过淮河北上攻打楚王刘交(刘邦弟弟)。刘邦亲自带兵讨伐英布,另立第七子刘长为淮南王。两军在会甀(安徽宿州大营镇)相遇。刘邦见英布排兵布阵和项羽相似,非常厌恶。刘邦远远地对英布说:何苦要造反呢?英布大言不惭:我想当皇帝啊!这就彻底撕破脸了。刘邦很生气,啥也别说了,开打吧。随即两军交战,英布战败逃走。刘邦命令部将追击,自已率部分人马先回京城。英布逃到鄱阳被杀死。

  路过沛县时,刘邦停留下来,在行宫里摆上酒席,把父老乡亲都请来喝酒。刘邦选120名青年亲自教他们唱歌,酒到酣处,刘邦击打筑琴,即兴高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刘邦脱口而出这首被誉为千古绝唱的《大风歌》,气势恢宏,豪迈激昂。朱熹在《楚辞后语》中赞道:“千载以来,人主之词,亦未有若是壮丽而奇伟者也。呜呼雄哉!”在今天,徐州沛县仍存有一座歌风台,以纪念这位凯旋归来的布衣英雄、衣锦还乡的开国皇帝。

  刘邦让青年们跟着学唱,自己起身伴舞,他情绪激动,心中伤感,流下行行热泪。刘邦已经六十岁,在平均寿命不足五十岁的上古时代算是老年人了。多少年的艰辛,而今四海臣服,荣归故里。江山如画,由谁守卫!多年心力交瘁,他或许预感到生命之火即将燃尽。如今千乘万骑,他却忆起孩提,那时候无忧无虑多么快乐,忆起迷惘的青年时期,忆起已经死去的兄弟。刘邦动情地说:游子悲故乡。我虽然建都关中,将来死了我的魂魄还会思念故乡。我在沛县起义,就以沛县作为我的汤沐邑,免除沛县百姓的赋税徭役,世世代代不必纳税服役。

  沛县的乡亲们高兴极了,像过节一样饮酒狂欢,笑谈旧事。刘邦当亭长时常去吃霸王餐的那家酒店还在,当年的老板娘王媪也已满头白发,她信誓旦旦地告诉乡邻:当年我就看出来刘季不是凡人。过了十几天,刘邦要走了。乡亲们苦苦挽留刘邦多住几天。刘邦说:随从人数太多,我怕给乡亲们添麻烦。刘邦离开那天,沛县万人空巷,全城百姓都涌到城西送别。刘邦又留下来,再摆三天酒席,宴请乡亲。沛县父老叩头为丰邑求情:沛县免除了赋税徭役,丰邑没有免除,希望陛下怜悯他们。刘邦说:丰邑是我生长的地方,我怎会忘记。只是当初丰邑人跟随雍齿背叛我才这样的。乡亲们一齐替丰邑求情,刘邦才答应免除丰邑人纳税服役,和沛县人享受同等待遇。

  刘邦去世后,汉惠帝刘盈把沛县行宫立为宗庙,让当年随刘邦唱歌的120名沛县青年专门从事音乐工作,组建成大汉的国家合唱队,有编制,领俸禄,每当有空缺时再招新人补上。《汉书·礼乐志》记载,汉朝时祭祀刘邦,必须演唱《大风歌》,成为大汉一项重要的礼乐制度。偶然即兴歌慷慨,从此天下遍楚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