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冒顿单于

大汉王朝事略 +A -A


  此时匈奴族的首领是冒顿单于,这家伙是个狠角色,他二十五岁时杀掉父亲头曼单于自立为王。说起来这是一桩由家庭矛盾引发的人伦惨剧。

  冒顿很早就被父亲立为太子,他也老实,平时尽心尽力表现,就等着接班了。父母通常会偏爱最小的孩子。头曼单于也不例外,他年老后更加喜欢自己的小儿子。这个小儿子是另外一名妃子所生,这个妃子不是冒顿的生母。头曼单于想让小儿子继承王位,看太子冒顿越来越不顺眼,就打发冒顿去月氏国当人质。

  冒顿刚到月氏,头曼单于就带兵攻打月氏。这分明是想借刀杀人。月氏人果然上当,要杀板凳还没有坐热的冒顿。可怜冒顿连夜偷了一匹马逃回匈奴。逃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先要确保能偷到马,再找准方位跑,途中还要甩掉追兵,才有可能活着逃回来。由此可见,冒顿属于智商很高的一类人。

  那一夜,草原上的风很冷,冒顿的心更冷。他几乎不愿意去想,是自己的父亲要自己死。难道要洗干净脖子等着老爹来砍吗?经过痛苦的煎熬和挣扎,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他身体里炸裂:我要主宰自己的命,主宰所有人的命!面对逃回来的儿子,头曼单于动了几分恻隐之心。他交给冒顿一万骑兵带去培训骑术。离老子远一点,眼不见心不烦,头曼单于如是想。

  冒顿利用了这次带兵机会,他要打造一支绝对服从自己的军队。冒顿发明一种鸣镝(射出时有响声的箭),训练士兵骑马射箭的本领,下令说:凡是我的箭所射的目标,如果谁不跟着我全力射击,就斩首。一开始冒顿射猎鸟兽,有人不射鸣镝所射的目标,冒顿就把他杀了。不久,冒顿以鸣镝射自己的马,左右将士有不敢射的,冒顿立即杀了他们。过了些日子,冒顿又用鸣镝射自己的老婆,有士兵害怕,不敢跟着射击,冒顿又把他们杀了。这像是在培养动物的条件反射能力。

  过些日子,冒顿出去打猎,用鸣镝射击头曼单于的马,左右的人都跟着射。经过这次试探,冒顿知道他的苦心训练有了效果。一天,冒顿跟随头曼单于去打猎。头曼单于浑然不知死神即将来临。冒顿带着自己的人马渐渐围在头曼单于身边,突然,冒顿用鸣镝射击父亲的头颅,左右士兵都跟着把箭射向头曼单于,头曼单于当场死亡。

  杀掉父亲以后,冒顿把后母和弟弟还有不服从他的大臣全部杀死,自己做了单于。他先后征服东胡、月氏、楼兰、乌孙等二十余个小国,把匈奴的疆域拓展到南起阴山(内蒙古中部山脉)、北至贝加尔湖、东抵辽河、西及葱岭(帕米尔高原),拥有士兵三十余万,匈奴族一跃成为北方最强大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