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韩信必须死

大汉王朝事略 +A -A


  项羽失败后,他麾下的将军钟离眛和韩信是老朋友,就投奔了韩信。钟离眛曾经想杀刘邦,刘邦记恨他,正四处抓捕。韩信悄悄把钟离眛藏了起来。公元前201年,有人向刘邦告发,并称韩信要谋反。

  刘邦征求朝臣的意见,大臣们都建议出兵剿灭。显然,大臣们揣摩到了刘邦的心思。也可以看出,韩信与同事们关系不好。陈平献计说:韩信擅长用兵。朝廷即使赢了代价也很大,不如谎称巡游,召见韩信,只要一个壮士就能逮住他。刘邦采纳了陈平的计谋,通知诸侯自己将巡视云梦泽(湖北江汉平原),在陈地(河南东部)会见诸侯。

  韩信接到通知,不敢去见刘邦,想举兵叛乱,又下不了决心。有人给韩信出主意:陛下恨钟离眛,一直想抓他,大王如果献上钟离眛的人头,陛下一高兴说不定就不计较了。韩信找来钟离眛商议。名为商议,实为把朋友逼上绝路的节奏。钟离眛大怒:你以为献上我的头,刘邦就能放过你吗?现在死的是我,我死后就轮到你了。枉我拿你当朋友,你不是什么厚道人!说完,自刎而死。

  韩信带上钟离眛的首级去拜见刘邦。刘邦命令武士把韩信绑起来,关进随行的副车。韩信不服气,大声喊:天下已定,我固当烹!刘邦回头就骂:别废话!有人告你谋反。回到洛阳,赦免了韩信,降封为淮阴侯。

  在对待功臣方面,常有人把刘邦和朱元璋相比较。我认为这对刘邦有失公允。刘邦翦除的主要是异姓王,和朱元璋大杀功臣不一样。

  秦末大乱,原先的六国贵族和新兴的义军首领中有不少人趁机称王。历史大趋势是统一,刘邦顺应了时代的发展。文臣如萧何、张良、曹参、陈平等人都以功名善终,武将如樊哙、周勃、灌婴等人也得到保全。明朝开国大将蓝玉仗着功劳骄横跋扈,被朱元璋定成谋反罪,再牵瓜扯蔓,一口气杀掉一万五千余人。韩信所作所为,在朱元璋手里早就没命了,刘邦只是降了他的级别。

  然而,韩信必须死。为什么?翻翻履历会发现,韩信被杀的这一年,刘邦六十岁,萧何六十一岁,张良五十四岁,算是同一辈人。韩信只有三十五岁。韩信这么年轻,又心怀不满。试想刘邦这批人凋谢之后,谁能镇得住韩信?对大汉王朝来说,韩信太年轻太危险了。

  韩信降成淮阴侯,被软禁起来,他称病不朝,“居常怏怏”。一天他心血来潮,去樊哙家玩。樊哙十分殷勤,趋拜迎送,自称臣,还尊称韩信大王:没想到大王今天能到臣家来。韩信出门后,笑着对身边人说:我竟然沦落到和樊哙这些人为伍!这句话太伤人了。樊哙本事虽然不如你韩信大,鸿门宴上连项羽都赞一句“壮士”,又是刘邦连襟、吕后的亲妹夫。大家同朝为臣,这样说话合适吗?韩信落到最后的凄惨结局,自身不是没有原因的啊!

  公元前197年,代国相陈豨谋反。刘邦率军亲征。陈豨曾经是韩信的部下,韩信准备在京城里应外合,袭击吕后和太子。韩信的家奴向吕后告发。吕后找来丞相萧何商定计策,谎称刘邦打了胜仗,陈豨已死,命令群臣进宫朝贺。韩信进宫时,武士一拥而上绑住他,斩杀韩信于长乐宫钟室。诛三族。韩信临死前,仰天长叹:后悔没听蒯通的话,死于妇女小人之手!

  刘邦得到消息,“且喜且怜之”。司马迁写的非常传神,短短五个字就把刘邦此时的微妙心态表达出来了。刘邦又高兴,又怜悯。喜的是大汉的隐患终于被消除,怜的是如此不世出的天才竟不得善终,后来人再也见不到无双国士的风采了。

  刘邦问:韩信死前可曾留下什么话?吕后把“悔不听蒯通之言”说了一遍。刘邦心里正不好受,这下找到了发泄的出口,他召来蒯通,命令架起大锅,责骂道:你为什么鼓动韩信谋反?今天我要烹了你!蒯通面无惧色,侃侃而谈:各为其主而已。从前我是韩信的部下,当然效忠韩信。现在我是陛下的臣子,同样效忠陛下。况且秦朝无道,群雄逐鹿,大家都是造反,只不过让陛下您捷足先登了,我有什么错!刘邦觉得蒯通的话在理,就释放了他。蒯通固然有胆色,敢想敢说,也要刘邦有胸怀接受,要是遇到朱元璋,蒯通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