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汜水称帝

大汉王朝事略 +A -A


  刘邦亲自主持项羽的葬礼,并哭了一场。三年反抗暴秦,四年楚汉相争,一切都结束了吗?项羽,我与你曾经携手战斗,我们终于反目成仇。漳河北岸,你破釜沉舟,以五万楚战士击败四十万虎狼之师。你是这般神勇,如此年轻!戏下分封,如果我能如约留在咸阳,结局会否不一样?莫相逢,相逢在战场,兄弟两相伤!

  项羽,你曾是我最害怕的敌人。彭城大战,我一败涂地,差点抛弃心爱的儿女。我恐惧绝望,心志愈发顽强。我发誓打败你,当这一天真的到来了,我却感到悲凉。你长眠于最初的地方,我将登上高台,感受那万丈荣光。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我的眼里藏着泪光。我想你知道,也只有你知道。

  项羽,安息吧!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终于结束战争,得到安宁。不再有剑与火,只有成群的牛羊,菽麦成浪;不再有血和泪,人们安享和平,百业兴旺。这是我的梦想,也是你的梦想,是我们最初的期望。项羽,安息吧!我们还会相见,相见于九泉,相见在永恒的春天。你英姿勃发,依稀旧时模样,我将老迈,尘满面,鬓如霜。我与你放下恩仇,笑谈风月,共饮一壶酒,一如初见时光。

  魂兮归来,呜呼尚飨!

  项氏家族其余人归降。刘邦封项伯为射阳候,封项襄为桃候,封项佗为平皋侯。刘邦又赐姓刘氏,项家后代可以姓项也可以姓刘。俗话说,墙倒众人推。如项氏这样落败的旧王族在新朝容易招人欺负,赐封国姓,显示刘项两家不分彼此,能保护项氏一族,也彰显出刘邦的胸怀。汉朝雍容大度的底色正是刘邦奠定的。

  刘邦回到定陶,突然来到韩信军中,解除韩信的兵权。《史记》中写道“驰入齐王壁”,一个驰字把刘邦急切的心情、动作的迅速刻画的淋漓尽致。此时汉军上下正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韩信想不到刘邦出手的这么快这么直接,没有防备,只能乖乖交出兵权。刘邦擅长政治斗争上的闪电战,行事常常出人意表,这一次的表演只是开始。失去兵权的韩信如同猛虎没了爪牙。刘邦暂时没打算整倒韩信,改封他为楚王,建都下邳,又兑现承诺,封彭越为梁王,建都定陶。

  新封的王联合淮南王英布、燕王臧荼、赵王张敖(张耳之子)、长沙王吴芮以及将军大臣共同上书请刘邦当皇帝。刘邦假意推辞:我听说皇帝的尊号只有贤德者才能享有,不是徒有虚名,我不敢当。意思是我要当有名有实的皇帝。众人都说:大王出身寒微,领着大家横扫暴秦,诛杀不义,安定海内,当皇帝是众望所归,我们都服从您。刘邦推让三次(后世开国皇帝登基前推让三次成了标配,不按照这个程序来,会被人骂不要脸),再顺水推舟地答应做皇帝。

  公元前202年12月28日,刘邦在山东定陶汜水南岸举行登基大典,即皇帝位,定国号为汉。中国大一统王朝中历时最长的一个朝代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