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命运女神在微笑

魔堡星见 +A -A


  局势似乎在瞬间就被扭转过来,黑棋子们士气高涨,挥舞着手里的武器,有的甚至还在对白棋子做鬼脸,而白棋子们,在经历了最开始的慌乱之后,也重新振作了起来,在国王和王后的一阵商议后,再次命令一个棋子开始行动,不过他们的目光始终紧紧盯着塔伦。

  此时的局面对白棋已经很不利了,小看了塔伦战斗力的他们,此时发现黑棋不但没有天然亏一子,反而拥有一个实力强大的士兵——塔伦,再看白棋自己,因为大意,居然损失了一个重要的主教,还把中心位置拱手让给黑棋,让对方有了灵活调动棋子的便利。

  而洞察一切的塔伦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从容指挥着己方的棋子们,一点点挤占白棋的生存空间,即使对面的国王智慧过人,花样百出,可胜利的天平依然慢悠悠的倒向塔伦这边。就这样,在又被吃掉了一个城堡后,白国王对王后点点头,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后者挪动巨大的身躯,仿佛真的如同一位高贵的王后,来到了塔伦面前。

  棋盘上的战争迎来了另一个拐点,显然,白国王决定放弃输赢,依靠最强大的战斗力——白王后,势必要将塔伦阻挡在这一关,而相应的代价,之后黑棋们就能够顺利的吃掉王后,瓦解白棋最后的反抗之力。

  “也许我们可以猜猜,塔伦能不能战胜白王后?”邓布利多打趣道,进入战斗状态的白王后面无表情,空洞的瞳孔紧紧盯着眼前的少年。麦格教授瞪了邓布利多一眼。她叹了口气:“我现在有点后悔了,也许我们不该让一个孩子来面对这种东西。”

  巫师棋的指挥非常高,他们很难在同一种错误上犯第二次,既然白国王敢派出王后来对付塔伦,那么还想依靠漂浮咒和击飞咒来取巧获胜显然是不可能的。

  只见白王后移动到塔伦面前,二话不说,拔出自己的权杖,插进了脚下的石墩里,看那个深度,显然已经从石墩深入了棋盘上,牢牢把她固定在了这个格子中。

  “她把自己钉在了地上!?”麦格教授惊讶不已:“真是简单粗暴的方法,不过即使是凭双手,塔伦也不一定能战胜她,白王后的力量比主教要强得多,就算是集中性的铁甲咒,也不一定能挡得住她的铁拳,而且白王后也比主教坚硬,就算是铁锤,也不一定砸的动。”

  果不其然,把自己定在原地王后站起身,握紧拳头朝塔伦砸过去,而塔伦这次可没有选择硬挡,他知道就算是集中于一点的铁甲咒,也最多只能偏斜这一拳,到时候还是会砸到自己身上,而事实上,他有更好的选择——魔杖上举,噼啪一声爆响,一条黑色的绳子从魔杖里喷射出来,宛如一条蛟龙,黏在了天花板上。

  “急速提拉!”塔伦话音刚落,自己就被绳子上传来的一股大力带到了半空,擦着石拳的劲风,惊险掠过。

  “哦梅林啊!”麦格教授传来一声尖叫,半空中的塔伦看到她甚至已经抬起了魔杖。

  “别担心,教授。”塔伦笑道,他一抖魔杖,黑绳从杖尖脱落,绑在他腰间,紧接着一道魔咒甩出来,打在白王后的头上,石子飞溅,露出一个坑坑洼洼的小坑。

  王后抬起头,那一记魔咒对他来说仿佛搔痒,空洞的眼神似乎有些惊讶,他抬起手想抓住塔伦,但后者刚好比她踮起脚还要高那么一点,不能脱离石墩的她完全没办法够到半空的塔伦。

  “又是一个漏洞。”邓布利多笑眯眯的说着:“棋子不能离开他们的格子,可如果飞起来的话,可不算是出格。”

  “特别是白王后刚刚将自己的权杖插进了地里,不然,加上权杖的高度,也能够打倒星眼先生了。”勒梅补充道。只见白王后在下面努力的挥拳,可依旧毫无意义。

  塔伦悠闲地吊在半空,一个又一个小魔咒出手,很快王后头上的冠冕就变得布满了凹痕,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打碎她。

  “我想,这一局巫师棋已经可以宣布结束了,米勒娃?”邓布利多想麦格问道,“是的,目前的局面,白王后完全无法碰到塔伦,而塔伦可以慢慢的击垮她,加上黑棋本身的优势,塔伦已经赢了。”麦格教授用包含着赞叹,又有点惊魂未定的眼神看着塔伦,她一挥手,白国王便垂头丧气的扔出了手中的宝剑,表示认输。

  只见场上所有刚刚被打碎的棋子们,纷纷被无形的力量牵引,复原,白王后的权杖也回到她手中,狠狠地看了一眼塔伦,她移动会了自己的原位。

  “真怕她发起火来,就用权杖揍我一顿。”塔伦也指挥着绳索,把自己降落到地面上,然后魔杖一挥,绳索便啪的一声消失了。

  “祝贺你,我们的小先知。”邓布利多走上前,“你通过了最难的考验,不论智慧,还是实力,你赢得了霍格沃茨千百年来的智慧们的喝彩。”塔伦回过头,看到黑棋子们兴高采烈的向他欢呼,虽然他们不能发出声音,但从动作上也能看出来,他们非常的高兴。

  “谢谢,谢谢您,谢谢你们。”塔伦喘了口气,接连不断的使用小魔咒也相当消耗魔力。

  棋子们整理好队形,从中间分开一条路,通向他们后面的大门。“怎么样,我们的小先知,还能应对后面的关卡吗?”邓布利多关切道。

  “您是说奇洛教授那个玩笑一般的巨怪关卡?”塔伦笑道。

  “哦别这样,他好歹也是现在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邓布利多也笑了起来。塔伦耸耸肩:“比起这个,我更在意斯内普院长的厉火关,那才是需要硬碰硬通过的。”

  “已经很晚了。”麦格教授走过来,她又恢复了那一张古板严肃的表情,“你在这一关耽误了很长时间,如果你不想明早上课迟到的话,我认为你应该快点往前走。”

  “嘿,米勒娃别这样,我们刚刚看完一局精彩的巫师棋,不要这么扫兴。”邓布利多道,“不过我们确实该往前走了,尼克,快跟上,别在那发呆了,你快和那石头一样了。”

  “看得出来,教授今晚玩得很开心。”塔伦想麦格教授做了个鬼脸,在邓布利多和勒梅的陪伴下,前往下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