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塔伦的物理学教室

魔堡星见 +A -A


  随着塔伦站在了士兵的位置上,巫师棋战争正式开始,白棋一方的国王与左右交谈一番,在王后和主教的簇拥下,挥剑一指,那前排的白色士兵便挪动了一下,上前一格。

  “标准的彼得罗夫防御开局。”邓布利多眯起了眼,“就算在近乎领先一子,以及先手优势的情况下,也选择这种策略,互换e兵简化局面,塔伦的情况不妙啊。”

  反观塔伦,无尽的变换和局势在他眼中闪过,虽然大多数都是对他不利的局面,甚至有一条未来,他被白王后一权杖打成了残废,不过他终究还是找到了一条胜利之路,虽然也不怎么轻松,但心里有底,面上不慌。他回头望了望黑国王,后者压根不操心局势的变化,把一切权力都交给了他。在三个大人担忧的目光中,他上前一步,与斜对面的白棋士兵遥遥相望。

  “王翼弃兵!”麦格教授惊呼出声。“塔伦在想什么,在本身就是劣势的情况下,轻动王翼,就算想要换取快速出子和占领中心,也太急迫了。”

  “而且,他也将自己,暴露在了对方面前。”勒梅低声道,“这孩子,真是胆量非凡啊,他真的是斯莱特林吗?”

  棋盘上的塔伦可没有空管自己是不是蛇院的,在他的操控下,黑白双方互换了一个士兵,他看到对方的白士兵被己方士兵砍瓜切菜一样剁成了石块,而己方的士兵,则被对面的骑士一剑捅穿。这些棋子间的战斗非常有特点,他们依靠脚下的石墩移动到黑白颜色的格子里,互相攻击,但石墩的位置却一动不动,所有棋子都在努力的躲避对方的攻击,同时攻击敌人,他们得在一个小小石墩上左右闪避,只有面对难以躲开的攻击时,才会用武器与对方硬碰硬。

  他们的力量大得惊人,这种战斗方式虽然看起来滑稽,但惊人的有效,在不能移动位置的情况下,他们凶狠的仿佛真正在战场上搏杀,完全没有刚才懒散状态。

  此时轮到塔伦了,对方的白国王深刻贯彻自己的战术,一点点依靠互换棋子这种办法,稳健的蚕食黑棋的力量,在黑棋天然弱势的情况下,步步紧逼,所有人都认为,一个小小的一年级学生,就算再怎么天赋异禀,也不可能是哪怕一个士兵的对手。

  高大的主教慢慢挪动到了塔伦面前,这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白棋想要在这里通过主教吃掉他,进一步蚕食黑棋力量,而塔伦也打算在这里打断白棋相当重要的力量——主教,为黑棋运营获得更多空间。

  双方都有各自的打算,但在这里,一切都要看实力,三个大人紧张的看着即将发生的事,麦格教授大有一言不合就冲上去把塔伦带下来的冲动。

  白主教石头做的长袍裹住了大部分身体,粗糙的冠冕戴在头上,一根又长又粗的权杖握在手中,巨大的阴影几乎盖住了塔伦的小身板,后者手持夜幕之杖,淡然的看着它。

  “呼!”没有过多的话语,白主教操起权杖,重重的砸了下来,可怕的劲风几乎扑面而来,身后的三个人齐齐吸了一口冷气,而塔伦不闪不避,魔杖一点,一个小小的白点准确的出现在权杖的落点。

  “那是什么!”麦格问道,“哐!”一声巨响,权杖砸在那白点上,泛白的涟漪扩散开来,权杖的力量被消磨殆尽,塔伦毫发无伤。

  “怎么可能,白主教的力量居然被挡住了。”麦格教授惊的眼睛都要掉下来了,那一权杖的力量就算是她,也要全力使用铁甲咒才能挡住,但塔伦,以一个小孩子的魔力,居然能挡住,简直不可思议。

  “是集中。”邓布利多的眼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铁甲咒会在身体周围均匀的生成一层护盾,抵挡、偏斜和反弹攻击,但对于塔伦来说,魔力较少的他分散使用铁甲咒的话,并不能起到太好的防御效果,只有集中魔力到一点,才能挡住白主教的攻击。”

  “可是,这样的难度实在太高了,要在那样的攻击中准确判断落点,稍微便宜点,就等于完全没有防护力,如果塔伦挨上一下的话……”麦格教授担忧道。

  “你忘了我们小先知的弓箭技巧了吗?”邓布利多笑道,他此时已经松了一口气,“塔伦的天赋让他可以轻松判断权杖的落点,配合集中于一点的铁甲咒,我们不用担心他会有什么危险。”

  棋盘上,白主教的权杖失利,微微一愣,他没有料到这个小人居然能挡下他的攻击,这时塔伦趁着机会,魔杖一甩,一个魔咒飞出,落在石像身上,没有丝毫反应。

  “咦?”邓布利多疑惑道:“漂浮咒?塔伦想干什么,沉重石像他根本不可能举起来。”

  这时白主教发现自己中了魔咒,却什么也没发生,干脆不管这些,一手伸向塔伦想要抓住他,另一只手,则抬起权杖,向少年砸过来。

  塔伦微微后退,已经站到了所处格子的最边缘,抬手一道魔咒,淡淡的风影击向主教面部。

  “砰”的一声闷响,巨力打在主教脸上,让他一个趔趄,手里的攻势放缓,而塔伦不依不饶,连着三道冲击紧跟着打在同一个位置。主教的头被打的不住后仰,脚下的石墩居然被打的抬起,紧接着,塔伦最后一道魔咒出手,竟直接将主教打翻在地。

  “这是……单纯的击飞咒。”麦格教授说着,带着一点赞叹:“真是聪明的孩子,用漂浮咒减轻底盘的重量,然后仅靠击飞的力量,就将棋子打倒,他又发现了一个我们没发现的巫师棋的弱点。”

  “是的。”邓布利多看着仰躺在地上,怎么努力也爬不起来的主教,忍俊不禁,巨大的石墩让他没有丝毫办法让自己站起来,而塔伦好整以暇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大锤,用魔杖操纵着,漂浮的大锤一点一点,把石墩砸烂,象征着主教的死亡。

  白棋子们惊讶得目瞪口呆,他们之间相互交流着,似乎不敢相信主教的失败,而黑棋子这边则一片欢呼,黑国王甚至直接抱着王后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