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巫师棋战争

魔堡星见 +A -A


  麦格教授严肃刻板的脸依然没变,塔伦和邓布利多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的变形术教授正站在巨大的棋盘前,对着黑白分明的棋子们训话。

  “分寸!是的,就是这个词,你们要掌握分寸,这次面对的不是恶名昭彰的神秘人,也不是什么混蛋黑巫师,他甚至连成年巫师都不是!”麦格教授对着棋子们严厉道,在他们面前走来走去,可是棋子们一幅无所谓的态度,白王后甚至还有闲心用白国王的长剑修理指甲。

  “如果你们谁敢乱来,我保证——”麦格教授用几乎快鼓起来的脸颊,气势汹汹的说:“我就把它丢到破烂堆里去!”棋子们懒懒散散的答应了,挪动着自己巨大的石头底座,回到各自的位置上站好。

  这时麦格教授才回过头来,面对两个老人和一个小鬼,她向邓布利多和勒梅点点头,快步走到塔伦面前:“听着,孩子,虽然我已经命令他们不可以太用力,不过你要明白,巫师棋的棋子们在进入战争状态后是六亲不认的,他们甚至不能听懂复杂的语言了,我要你向我保证。”她严肃的眼神里透露着担忧,“如果感觉自己不是对手,立刻认输,巫师棋会遵守规则,不攻击认输的人。”

  塔伦看着这个看似严厉,却内心温柔的老太太,不由微笑:“放心好了教授,这一关我会过去的。”

  “不要大意,塔伦。”邓布利多也一脸严肃:“巫师棋这一关可不像前面,这是确确实实的杀伤关卡,在我们原本的预计中,经过前面三关的消耗,就算是那个人,也会用掉大半的力气,因此,巫师棋正是为了击退他而准备的,事实上虽然有前面的铺垫,可我还是想不出你有什么办法,来对付这些实心石头做的大家伙。”

  塔伦深吸一口气,走到棋盘之前:“前几关我刻意保存魔力,就是为了这一关,有时候仅仅看到是不够的,还要有足够的力量应对,不是吗。”

  邓布利多上前,和他并肩而站:“纳闷我想你也看到了,这一关的秘密。”

  “是的,不同于普通巫师棋,我要代替一个黑棋子,与对面的白棋进行一场巫师棋战争。”塔伦说道,与哈利三人面对的巫师棋不同,塔伦要下的这一盘,规则大体一样,但有一点不同,那就是想要击败对方棋子,靠的是实力而不是规则,也即是说,即使你已经将军,站在了国王面前,可如果你不能在战斗中打赢国王,那么你的将军就不算数,同理,如果对方的棋子想要吃掉你,那么他也必须打败你,单单走过来就认定为被吃掉,这种好事可不会发生。

  因此,虽说还是原本巫师棋的规则,但事实上,除了各个兵种的移动规则没变,最终胜利规则没变之外,在棋盘上几乎没有规矩,只有实打实的将那石头变形成的棋子打碎,才算是吃掉对方,这也正是这一盘巫师棋的凶险所在。

  “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那么就站上去吧,选择一个你将取代的棋子,麦格教授会随时注意你的安全的。”邓布利多说着,在场的三个大人都不看好塔伦,不说别的,单单是纯石制的棋子,就已经让小巫师束手无策了,只有成年巫师,才有能力掌握击碎巨石的咒语,更何况这些棋子还具有非常高超的战斗经验,黑白双方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就在战斗,他们几乎就是为战斗而生的。

  “士兵,我选士兵。”塔伦淡然道,身后的几个大人面露欣慰之色。这一局巫师棋与哈利那局不同,巫师几乎享受不到棋子带来的规则效果,反而要充分发挥自己的力量,而假如塔伦贪图最强棋子——王后的位置,那么也许他行动上回方便一些,但他也直接放弃了一枚最强大的战斗力,转而需要自己去承担王后的责任。

  这是非常不明智的,反而,如果选择最普通的士兵,那么他损失的不过是一个士兵的战斗力,也许依靠塔伦那个聪明的小脑袋的运营,可以不用他出手,仅凭自己的棋子,就能击败对方。

  “不过这可不容易啊。”勒梅小声道,“星眼先生替代了一个士兵,我们姑且算是黑棋天然亏一子,如果面对普通的棋手,这个劣势不算大,以他的天赋,寻找到先机,扳回劣势并不难,可是……”

  “可是现在操控白棋的,可不是人啊。”麦格教授担忧的道,她以变形术赋予了这个巨大的巫师棋盘活力,但它们的智慧来源,可不是麦格教授,而是霍格沃茨城堡,千百年来,所有在这里下过巫师棋的大小巫师的集体智慧,虽然四大创始人时期,作为巫师棋原型的国际象棋规则还没有彻底建立起来,但在之后的数百年里,无数惊才绝艳的巫师们在这座城堡里学习、成长,在没有其他娱乐方式的情况下,他们大多数都会选择巫师棋作为休闲,久而久之,这些被积累下来的智慧封存在巫师棋中,飘荡在霍格沃茨里,而麦格教授所做的,不过是给了他们一个形体,让他们那惊人的智慧,再一次开始闪光。

  “以白棋的智慧,他们必然知道塔伦是黑棋最大的弱点,但我们不能肯定,它们会选择直接出动王后,把塔伦赶出场,还是无视掉这个小家伙,与黑棋展开厮杀?”邓布利多也不能明白白棋的选择,此时被塔伦选中的黑棋士兵正在退场,塔伦要站到他的位置上去,这个黝黑的士兵显得很快乐,下场时还不忘和塔伦对拳,完全不顾后者一脸手要骨折了的表情。

  “我认为,他们会选择正常的开局。”麦格教授严肃的说:“巫师棋是非常看重胜负的,他们不会因为对手是一个小孩子就轻敌,如果选择直接出动王后,将塔伦赶出局,固然塔伦会非常危险,但事实上,也会直接打乱白棋的布局,黑棋此时就会活得非常的大赢面,相比起来,塔伦的损失就变得无足轻重了。”

  “也就是说,塔伦并不会太危险。”勒梅说道。

  麦格教授叹了口气:“是的,不过,黑棋和白棋的胜负一直以来都是对半,在智慧相等的情况下,有塔伦拖累,黑棋大概依然是输掉的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