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最佳找球手伏地魔

魔堡星见 +A -A


  “精妙的布置,仅仅用一味草药,不,一味调味品,就通过了霍格沃茨的两道防线。”邓布利多毫不吝啬自己的表扬,尼克·勒梅也露出赞叹的表情,至于施普劳特教授,她的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在这种马人培育的新品种上了。

  “别这样看着我,教授,之后会给您送去两株幼苗的。”塔伦笑道。

  “别得意,下一关是弗立维教授布置的,说不定你就止步在这里了。”施普劳特教授吓唬他,让开了道路,一条狭窄的走廊,通向下一个房间。

  塔伦活动了一下手腕,向施普劳特教授点点头,便和邓布利多、尼克·勒梅一同前往下一关。

  “怎么样?有没有信心通过下一关?”邓布利多教授问道。

  “钥匙的关卡吗,对于别人来说可能很麻烦,可对我来说,实在太简单了。我甚至不用魔法,也能通过。”塔伦放出豪言。

  “你似乎在可以的避免使用魔法,是在保存魔力吗?”勒梅出声。

  “当然。”塔伦点点头,并不介意说出自己的计划,“现在魔法界的守卫原则,跟古代不同,一层万无一失的结界显然已经过时了,人们总有各种方法绕过结界,因此,现代的保护原则,多为多层关卡,层层消耗的策略,就像霍格沃茨防线,第一层的路威和第二层的魔鬼,在具有针对性的防御对象面前,都是用来消耗对方力量的,用越少的力量通过,自然后面也就越容易。”

  三人说着话,来到了弗立维教授的关卡前,一个小小的身影已经站在门口等待三人。

  “我说什么来着,塔伦的实力一定会突破前面那两关的。”弗立维教授高兴地道。

  “哦,别这样菲利乌斯,我们的小先知,可是说过要不用魔法来通过你这一关的。”邓布利多眨眨眼。

  “这不可能!”弗立维教授小小的身材跳起来,“即使是那个人,也不敢放出这样的豪言!”他瞪着眼睛看着塔伦,“小塔伦,你不知道我在这里花了多大心血,你绝不可能不用魔法就通过这里。”

  “事实上,我当然知道。”塔伦抬头,脑袋上方是一片煽动翅膀的声音,那是数百只会飞的钥匙聚在一起的壮观景象。“数百把会飞的钥匙,只有一把是真的,所有的钥匙都长得一模一样,只有一把,能真正打开教授身后的门。”

  弗立维点点头:“不错,而且这数百把钥匙,除了真正的那把,其他的都被我做成了门钥匙,只要碰到错误的钥匙,就会被传送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可能是禁林,可能是下水道,也可能直接出现在龙坑里。”

  “如果我是伏地魔,我肯定先尝试用爆破咒炸门,不过显然,教授你在这上面施了来自妖精的魔法,不用对应的钥匙就绝对无法通过。”塔伦抬头打量着。“但是对我而言,真假就好像星星和月亮的区别,我只用一眼,就能找到那把真正的钥匙。”

  “是的,我想到了这一点。”弗立维教授说道:“不过你怎么拿到它呢?就算你在这里掏出一把飞行扫帚,你也不可能完完全全不碰到别的钥匙,更何况我听说你连第一节飞行课都没去上。”

  “并不用那么麻烦。”塔伦笑道,他把手伸进口袋,拖出里面的东西。

  “嘿,我看到了什么,一把短弓?你打算把它射下来吗?塔伦?”邓布利多兴趣十足,“我知道你从小生活在马人部落,不过就算是马人的弓箭技巧,也很难穿越这么多把钥匙,射中真正的那把,更何况这些钥匙都在快速的飞舞。”

  “如果是伏地魔的话,他肯定会放一个大型的咒立停,解除掉所有的门钥匙,然后飞上去抓住那把真正的钥匙,不过我可没有那么强的魔力,就算一把一把的解咒,用一个晚上的时间,也能解除大部分的门钥匙,但那样的话,我就没有多余的力气去通过后面的关卡了。”塔伦笑着,“所以我选择暴力破局,抱歉了,教授。”

  塔伦将一只小箭搭在短弓上,闭眼瞄准,事实上睁不睁眼纯粹是他为了别人感觉不是那么别扭才做的,对他来说都一样,“我可是被排除在马人射箭比赛之外的,犯规选手啊。”塔伦微笑,预见视界中,数百把钥匙划出一道道轨迹,而真正的那把,处在所有钥匙的保护中,大多数时候都被别的钥匙的线路挡着,只有那么一瞬间,才露出它的真容。

  “就是现在!”塔伦面容沉稳,一箭射出,带着些微的呼啸声,神乎其技的穿过层层钥匙,径直命中了那把悠悠哉哉飞行的真正钥匙。

  仿佛发出了一声人类听不到的悲鸣,那钥匙在空中挣扎了一下,失去了所有力量,掉落下来,而其他钥匙像是被激怒了一般,纷纷向塔伦飞来。

  此时可不是磨叽的时候,塔伦前冲两步,一把抓住掉下来的钥匙,赶在钥匙们飞过来之前,粗暴的打开弗立维教授身后的木门,躲了进去。

  没有预料之中木门被扎的乱响的过程,塔伦回身打开门,弗立维教授已经把所有钥匙定在了空中,一脸不高兴。

  “真是,太令人失望了,塔伦你这是作弊!魔咒课上可没教过你用弓箭射钥匙!”弗立维教授说者,邓布利多和尼克·勒梅还沉浸在塔伦那惊艳的一箭上。

  “您就饶了我吧教授,真要用魔咒来解决,我后面几关就不用过去了。”塔伦挠挠头,收起弓箭。

  “不得不说,你的天赋有时候真的让人非常嫉妒。”邓布利多笑道,“不过那真是完美的一箭不是吗。”勒梅接话,“我也没想到,竟然可以用这样的方法通过这一关。”

  “不过下一关,可就没这么好运了,菲利乌斯,这里交给你了,走吧,麦格教授和他的巫师棋子们正在等着我们呢。”

  塔伦向弗立维教授摆摆手,三人向下一关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