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魔鬼也网不住我

魔堡星见 +A -A


  三头狗是一种非常敏锐的生物,即使失去了听觉,他们优秀的嗅觉和触觉也足够感知大多数的闯入者,事实上,他们几乎是完美的宝藏守卫,如果不是路威有一听音乐就睡着的毛病,那就更完美了。

  塔伦慢悠悠的走进屋子,些微的震动和陌生人的味道,立马让这只大狗睁开了眼睛。他先是疑惑了一秒,这个莫名其妙的小人跟昨晚闯进来的四个好像差不多大,可是却长的不一样。随即它立刻反应过来,这是闯入者!

  路威张大了嘴,仿佛巨龙一样的咆哮从三张巨口中发出。塔伦几乎快要被腥风吹走,而一直站在门后的海格也是一阵心惊。

  “三个头,声音大就了不起咯。”塔伦说着话,一个前滚翻躲开正面那个头的咬合,滚到路威脚下。这时侧面的两个头也紧跟着追了上来,塔伦简直要在内心怀疑,三头狗的头到底什么构造,能做出这么复杂的动作。不过这会可没空想这么多,虽说有海格随时准备救援,可是被路威咬到一口的话,大概也不怎么需要救援了,他们得去狗肚子里找自己的尸体。

  趁着翻滚的功夫,塔伦伸手从口袋里抓出一把粉末,躲开一记爪子的攻击,猛然洒出,正中了路威左面头的鼻尖。“嗷!”一声惨叫,路威的两个大爪子一起捂住左头的而鼻子,一个又一个响亮的喷嚏震得墙壁都在簌簌的掉灰,另外两个头疑惑的看了眼左头,它们感觉不到左头到底经历了什么。

  “马人特产的禁林小黑椒,不知道路威你喜不喜欢。”塔伦拍了拍衣服上的灰,站起来,路威的另外两个头看到入侵者这么嚣张,顿时又大吠起来,也不管左边的头了,爬起来就要咬塔伦。

  后者再次抓出一把粉末,不过路威也学精了,一看又是这种导致左头失去战斗力的东西,立刻停住脚步,鼓起一大口气,吹了过来。一阵腥风扑面,塔伦不得不掏出魔杖,把手里的辣椒粉固定成一团,不然反而把自己吹一脸就好笑了。

  腥风过后,路威的大脑袋再次咬了过来,毕竟是狗不是人,再聪明也有限,它以为粉末已经被吹走,毫不遮掩的扑了上来。这次塔伦可不会客气,魔杖一挥,凝固成团的辣椒粉炸成一朵黑中透红的云雾,笼罩住了路威的另外两个头。

  熟悉的惨叫声传来,巨大的三头狗抱着头在地上打滚,那浓浓的黑云依然不依不舍的黏在它的头上,可怜的路威只有两个前爪,可三个头都需要保护,他只能一会徒劳的在地上滚来滚去。

  塔伦歉意的冲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海格露出一个微笑,翻开活板门,趁着路威还没压过来,跳了下去。“别担心,辣椒云的魔力很少,五分钟后就散开了,不过你得费些功夫安抚一下路威了。”邓布利多和勒梅出现在海格身后。“看来以后还得给路威加个鼻塞。”勒梅开着玩笑。

  下落的过程不长,不一会,塔伦就感觉自己掉在了一片软绵绵的东西上,一些柔软的触须抚弄着她,慢慢缠上来。他知道,这是魔鬼,越挣扎缠得越紧,虽然不挣扎也是慢性死亡,不过这种植物还有一个怕光怕热的特性,要对付它很简单,任何一个巫师都能用魔杖放出点光亮或者火焰出来。

  塔伦掏出魔杖,放了个荧光闪烁,他倒不指望一个冷光源就能逼开慢慢缠上来的魔鬼,不过他知道,施普劳特教授就在这里。

  “晚上好,教授。”塔伦热情的打着招呼,一点也看不出是一个被魔鬼缠住,将被慢慢窒息的人。

  施普劳特教授从黑暗里走出来:“看来你已经认出缠住你的是什么了,那面你准备用一个火焰熊熊解救自己吗?”教授胖嘟嘟的脸上还带着笑容。

  “当然不是,我自然知道,这种黑暗植物在您一年级的课上就教过,不管是奇洛教授还是伏地魔都不可能会被这东西困住。”塔伦微笑,目光转到被魔鬼覆盖的墙上,一个角落里露出几个小小的字符。“不过,如果它生长在特定的地方,比如一个铭刻了禁光禁火字符古代魔文的房间内。”塔伦把手里的荧光源都出去,可是一离开魔杖,那团光明就猛地被熄灭掉了。

  “连冷光源的荧光闪烁,离开了魔杖都无法持久,更何况其他能造出光和热的魔法了。”黑暗中,塔伦的声音依然稳定,施普劳特教授也不由赞叹这孩子的胆量。

  “那你准备怎么办呢?事实上,这一关和路威一样,都是为了消耗那个人的力量,他必须在消耗大量魔力的情况下,继续使用大威力的魔咒,彻底抹去刻在这个房间里的魔文,才能继续前往下一关。”施普劳特教授似乎走远了一点,他点亮了一盏提灯,拿在手里,那里已经脱离了魔文的力量范围。

  “事实上,教授你这是在放水。”塔伦笑着道,因为没有挣扎,魔鬼这会才堪堪爬上他全身。“只要知道了安全的方向,一个速速弹射,把自己发出过去就好了,虽然可能会有些擦伤,不过一个减震咒就能无损落地,这一关的难点,一方面是在于如何处理禁光禁火情况下的魔鬼,另一方面,也在于黑暗中看不到安全的方向,如何在处理不了魔鬼的情况下脱身。”

  “波莫娜,看来你的好心被看穿了。”邓布利多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他和尼克·勒梅都下来了,拥有校长特权的他可以随意幻影移形,真是方便。

  施普劳特教授耸耸肩:“我可见不得你们这样针对一个孩子。”

  “事实上,教授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并不需要,我有更简单的方法脱身。”塔伦说着,收起魔杖,伸手摸了一下魔鬼王那软绵绵却韧性十足的藤蔓。

  “兹~”仿佛被烫到一样,那根藤蔓猛地缩了回去,其他藤蔓也停下了缠上去的速度。

  “马人是草药学的专家。”塔伦笑着说,他晃了晃手,上面还沾着有刚刚掏出辣椒粉时粘上的残余,“依然是禁林小黑椒,这种原产美洲的物种在近百年才被马人逐渐接受和喜爱,他们把普通的辣椒移植在禁林中,用照顾魔法植物的方式照顾他们,这让这些小东西有了惊人的辣度,不光路威灵敏的鼻子受不了,感官敏锐的魔鬼也受不了这种刺激。”塔伦将身上全部藤蔓摸了一遍,就顺利的脱了身。

  “事实上,就算手上沾了一点,我的手也痛得厉害了。”塔伦苦笑着甩甩手,召唤出一股清水,把手冲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