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哲人之石

魔堡星见 +A -A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学生……”“他的知识量已经超过了大部分教授……”“事实上我甚至怀疑霍格沃茨为什么还要录取他?”

  晚上的时候,塔伦再次站在八楼的石像前,他听到校长办公室内传来纷杂的声音,不由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各色星辰的光辉在里面耀成一片,那个亮的刺眼是邓布利多;稳定如宝石般的麦格;黑白杂陈,似乎随时会炸开成绚烂超新星的却晦暗无比的斯内普;横冲直撞又散发着温暖光辉的海格;还有一颗仿佛老旧的白炽灯,散发着衰朽和清冷智慧光芒的,那正是尼可·勒梅。

  塔伦推开门,大人们的目光齐齐向这边投过来,“晚上好,教授们。”他淡定的说着。

  “晚上好,塔伦,事实上,这个点你该去上床睡觉了。”邓布利多说着,“不过我们要谈论的事比较紧急,又不能光明正大的请勒梅先生白天过来,所以晚些时候,我会请斯内普教授亲自送你回去的。”

  “荣幸之至。”斯内普不无讽刺道,显然还在生中午的闷气。

  “让我来介绍一下……”邓布利多让开身子,露出身后站着的跟他一样须发皆白的老人。不过相比邓布利多,他又更透着一股暮气,一顶红黑色的小方软帽戴在头上,花白的胡须遮住了大部分脸颊,只能看到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盯着塔伦。

  “尼可·勒梅先生,目前唯一的魔法石的拥有者,650岁的炼金大师,同时,也是你今晚将要说服的对象。”邓布利多说完,又转向尼可·勒梅:“这就是塔伦·星眼,一个……”“特别的孩子。”勒梅接话道,塔伦也微笑着看着他。

  “恕我冒昧。”勒梅慢慢走上前,“我这一生,见过无数所谓的先知、神使、预见者……有精准而长远的预言,有疯癫而可笑的胡话,巫师中拥有预言天赋的不少,但强如特里劳妮家族……”他对着特里劳妮教授微微点头,后者瑟缩着身子。

  “即使是以专门预言重大事件而闻名的特里劳妮家族,也为此背负了沉重的诅咒。”勒梅低沉的声音在小小的屋子里回荡,特里劳妮教授那里也传来小声的抽泣。

  “这是代价,万物的转化与发展,都有其代价,而你呢?我们的小先知,你似乎远比历代以来的任何占卜者、预言家都看的更远,更细,也更真实?”他盯着塔伦,那双美丽的星辰之眼就算他也异常的羡慕。

  “先知,这就是代价。”塔伦认真的说,教授们都陷入了沉思。“相比其他预言者,他们只能看到纷繁幻象中的惊鸿一瞥,只能从命运女神的门外窥到那遗落的线头和针脚,而我,织命者把他的纺锤给了我,把他织就的锦缎展示给我看,我从镜中看到了真实的星河,生命已经失去了光彩,花儿在未开之前,你便已见证它的凋落,万物在既定的轨道中前行,你无法加快,也无法阻止,你仿佛局外之人,连未知,都成为一种奢求。”清脆的童声却说出这世上最深沉的悲哀,众人感受到一种自古以来的先知的悲剧色彩在他身上蔓延。

  “无趣,这也许就是成为一个先知,一个星见,最大的代价了。”

  “咳。”勒梅咳嗽了一声,把大家从那股悲凉的氛围中拉出来,“那么,我们的小先知,你知道红石的制作方法吗?诚如你所说,既然你远见一切,那么自然可看到……”

  “AnimaElementa……”塔伦吐出这个拉丁单词,尼克勒梅豁然站起“住口!”

  “灵魂的要素。”斯内普站在后面,喃喃道,随之而来的是尼克·勒梅严厉的目光。

  “所谓哲人之石,即万灵之药,它是万物归一后的一,也是一切梦幻的起始,又有什么东西,能让铅变金,能治愈百病,能让人长生不老呢。”塔伦感叹道。

  “既然你明白,你就该知道,这不是人类应该触碰的禁忌。”尼克·勒梅低声哀叹。

  “是的,来源于人,终结于人,如果流传出去,这将成为人类的毁灭之源。”塔伦的话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我原本以为,红石的秘密,将会在我死后被彻底掩埋,可没想到,命运却和我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勒梅无奈的看着少年。

  “事实上,贞德的事情,已经是一次警示。”塔伦说着,藏在最角落完全没有存在感的宾斯教授抬起头,他才想起来这是个找勒梅确认真相的好机会。

  大炼金师沉默,他转向邓布利多:“对于此事,我没有意见,事实上,他已经明白了红石最重要的秘密,就算我们拒绝他,只要愿意,他也可以独自完成魔法石的制作,只是付出一些代价而已。”

  邓布利多盯着塔伦,想了许久,又转向所有教授:“诸位呢?有什么意见?特别是,参与了补防工作的几位?”

  “我没有意见,呃,我是说,塔伦是个好孩子。”海格率先发言,看到众人看他,紧张得羞红了脸。

  “可他毕竟还太小,梅林啊,你们要让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去玩弄魔法石?”施普劳特教授说道。

  “虽然塔伦的学识在很多方面已经超过了在座的诸位,可用魔法石来增强自己的魔力,这种方法我从没听说过,我是说,不管是可行性还是危险程度,都没人可以估量,不是吗?”弗立维也不是很赞成。

  “我的观点是,学生就该做学生该做的事,这没错,就像我们不该这么晚了还叫一个孩子来开会。”麦格顿了顿,看了眼塔伦,后者还在微笑:“可是,我们还是让星眼先生来了,因为我们都清楚,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不管是心智,能力,还是别的什么,我们必须以一个平等的态度对待他,他和别的孩子不一样。”

  “哦,米勒娃,我第一次发现你比我想象的开明得多。”邓布利多笑道。“那是因为我是格兰芬多的院长。”麦格瞪着他。

  “那么,斯内普,你呢?作为星眼先生的院长,有何意见?”

  斯内普用不带丝毫感情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塔伦,“虽然我们的万事通先生确实能力非凡,颇具手腕,兼之古道热肠,好管闲事。”他说这两个词的时候重重的咬着牙,让塔伦有点想笑,“但我们并不清楚他的真实目的,是否真如他所说,仅仅只是使用一次魔法石,用以增长魔力,万一他是想偷取并独占它呢?先知总比我们看得更远,我不得不以最恶劣的结果来揣测我的这个学生,校长。”

  “我突然有一个想法。”邓布利多说道。“既然大家都无法决定,那么不妨交给星眼先生自己,我已经将魔法石藏在了四楼走廊尽头的门后,如果你能凭自己的能力拿到它,那我们当然没有理由拒绝,让你使用一次。”他的眼睛透过半月形的眼镜,看着塔伦。

  “你不是认真的吧?阿不思?”麦格惊呼,“他还只是个孩子!就算学识超人,可就凭他那点魔力?他连一个像样的攻击魔咒都放不出来!”

  “我们不能把他当孩子对待,不是你说的吗?”邓布利多笑道。

  “可……”

  “没问题。”塔伦打断了想要为他争取的麦格,“预料之中的结果,虽然很想直接闯过去拿到魔法石,可我们还是不得不在这里谈论半个晚上,这就是命运,已然定好,我们就得一步步来,不是吗?”

  邓布利多站起来:“孩子,我要你明白,你可能已经看到之后发生的事,也清楚将面临的是什么,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你将面对的,不是哈利面对的那种,一年级新生就能应对的防御措施,而是针对奇洛教授和那个人布置的,真正的霍格沃茨防线。”

  “当然,事实上,翘首以待。”塔伦在众人担忧的目光中,微笑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