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魔堡星见 +A -A


  “啊,西弗勒斯,你来了,本想请你找来星眼先生。”邓布利多看了眼坐在椅子上的塔伦。

  “不过我们的小先知显然已经预见到了。”

  “卖弄。”斯内普冷漠道,转身欲走,既然没他什么事,他也懒得逗留在这里。

  邓布利多冲少年眨眨眼:“别在意,你们的院长一向面恶心善。”

  “是啊。”塔伦用复杂的眼光看着斯内普,“校长您对任何人都那么仁慈,唯独对面恶心善的斯内普教授,竟是如此残忍。”

  两个大人都皱起了眉头,斯内普停下脚步“为什么这样说?”邓布利多显然有些不高兴。

  “仇人的孩子同时也是挚爱的孩子,这原本已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您却还让教授保护着那个孩子,这是多么复杂的感情,对教授来说,又是何等的残忍。”塔伦用仿佛咏叹调一般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迎面而来是一发含恨而出的神锋无影,塔伦轻巧的旋转椅子,如一只陀螺般闪开。

  “西弗勒斯!他还只是个孩子!”邓布利多站起身,严厉的训斥道,墙上挂着的校长们一片惊呼,斯内普也停下攻击的姿势。

  “我可不认为,一个孩子,能躲开我无声施法下的攻击。”斯内普表情冰冷,仿佛一只受伤的孤狼。

  邓布利多转向塔伦,神情复杂:“孩子,听我说,也许你能够看到足够久远的未来,能够知道哪怕我们隐藏最深的秘密,可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你还理解不了。”

  塔伦不置可否的耸耸肩:“或许吧,反正这是您和教授之间的事,我也不该多说什么。”

  “事实上,你最好闭嘴,万事通先生。”斯内普的声音里几乎含着杀意。

  塔伦毫不在意,看向邓布利多:“校长先生,这次我来找您的目的,还有一点——”

  “哦?还有什么事是你解决不了的吗?”邓布利多盯着他。

  “我希望能借用一次魔法石。”塔伦语出惊人,他能感到面前的老人和身后的毒蛇都散发出可怕的气息,仿佛下一秒就会暴起伤人,连福克斯都在架子上不安的鸣叫。

  “当然,是在伏地魔动手之前,我只是借用一次,用以增长魔力,并不会影响你们的布局。”塔伦说着,这也是他的真实打算,在他能够知道的诸多增长魔力的办法里,最温和,没有副作用,见效显著的,就是用魔法石举行一次增魔仪式了,不过这种仪式只能用一次,所以他也不贪图把魔法石搞到手。而他身后的斯内普终于按捺不住出手的欲望,想要从背后来一发恶咒。

  邓布利多突然伸手,阻止了他,又用锐利的眼睛注视着塔伦:“我听说,你有一种有趣的小玩意,叫星币是吗?”

  塔伦笑起来,从怀中摸出小小的金币,递给老人,“一个斯莱特林正在崛起的新星,收拢人心,汇聚党羽,又在谋求魔力的快速增长,听起来,确实很像一个新的伏地魔,不是吗?”

  邓布利多把玩着金币:“很精巧的手法,用极少量的魔力,构成数个联系在一起的魔法,定位、传讯,非常实用,就像——”“黑魔标记。”塔伦接口道,看了一眼斯内普的手臂。“事实上,还有一个潜在的作用,持有他的人在进行占卜时会得到一点小小帮助。”

  “那我可得把它列入考试禁止携带的名单里。”邓布利多笑道,“但魔法石并不为我所有,它的主人依旧是尼克·勒梅,我费了很大的劲才说服尼克将魔法石借出,作为引伏地魔上钩的诱饵,至于他愿不愿意借给别人用,我得征得他的同意。”

  塔伦点点头:“预料之中的结果。”

  “那你一定也知道,我打算怎么办?”邓布利多微笑。

  “今晚,尼克·勒梅先生就会来到霍格沃茨,还有所有教授,齐聚在这里,一起讨论是否将魔法石借出——给一个一年级斯莱特林新生。”塔伦淡淡道,斯内普在他身后缓慢的踱着步,他能感到那双深邃幽冷的眼睛在他背后扫来扫去。

  “那么看来你也同意这个办法,也许到时候,你可以亲自向勒梅先生陈述这个请求。”

  “那就麻烦您了,教授。”塔伦从椅子上下来,又拿起一颗糖,“味道很棒,不介意我再来一颗吧。”

  “请自便。”在邓布利多和斯内普审视的目光中,塔伦淡定的走出校长办公室。

  在八楼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前,少年驻足,盯着那面光滑的墙壁,似乎有些出神,他看到那个闪烁着黑光的冠冕,发出无声的低语,他看到老旧的橱柜内藏玄机,成为邓布利多的死神,他看到一条藏在油画后的通道直通校外,也通往数年后的胜利。

  “我们的万事通先生,似乎对墙壁产生了新的兴趣,也许是在练习晚上即将到来的碰壁?”斯内普搅动着黑袍,从楼上下来,他看到塔伦,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话。

  “为什么呢?”塔伦面向自己的院长,后者一脸疑惑,“为什么不早点让邓布利多教授看看你的守护神呢。”塔伦补充道:“为什么一定要让自己被误解,被厌弃呢?”斯内普的表情由震惊转为愤怒,又从愤怒转为一种难以言喻的落寞和悲伤。

  他猛地转头,恶狠狠地对塔伦道:“看来你真的是太闲了,星眼先生,我得考虑给你找点事干!”

  “纳威已经把长角蟾蜍收拾的很干净了。”塔伦和斯内普开着玩笑,“那就请你闭嘴!安安静静过你的学生生涯!”后者一撩黑袍气冲冲的走开。

  “星见大都缄默寡言,这也是我们的存身保命之道。”塔伦笑着,这时他听到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传来,是麦格教授走上了楼梯。

  “您好,教授,恭喜您找到了一个好的找球手。”塔伦微微鞠躬,麦格教授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你没去上课么塔伦?哦,看来你是去找阿不思了,快下去吧,对了,管管马尔福,我知道你能治得住他。”塔伦微笑,“校长先生会答应的,几个世纪以来最年轻的找球手。”

  “谢谢你,我们的小先知,不过你们斯莱特林要小心了。”麦格难得心情好的与他开了个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