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问题少年的问题

魔堡星见 +A -A


  周四的中午,塔伦来到大厅吃午饭的时候,所有的一年级新生,都在热烈的讨论下午的飞行课,每个巫师家庭出身的孩子,都能讲出一大段自己以前怎样骑飞天扫帚的惊险经历。

  不过斯莱特林长桌倒没有这么热烈,新生们用羡慕的目光看着德拉科手中的“星币”,这是他们自己起的名字,马尔福与星眼握手言和,整个一年级被统一的事在短短几个晚上就传遍了整个学院,甚至别的学院也有所耳闻,哈利此时就在用疑惑的目光打量塔伦和马尔福。

  至于这枚刻着星星的金币,则是塔伦用来发给每一个遵从自己的人的凭证,举一个不好的例子,就像伏地魔的黑魔标记,很多人都是这样联想的,甚至有人说,塔伦将会是下一个神秘人,对此塔伦淡然一笑。

  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身边的拥趸们带着欲说还休的眼神看着他。

  他掏出一枚金币,上面刻着精致的小星星,把它扔在桌子上,发出叮叮咚咚的悦耳声响。“想必你们已经知道,这个小东西的含义。”他环视众人,发现他们都露出渴望的眼神,“但我毕竟不是神秘人,不会像他那样广招门徒,我只要精英,有想法,有能力的,我不会把这东西像小传单一样随意乱发,如果那样,是对你们的侮辱。”

  孩子们露出极为受用的表情,也对能得到这枚金币表现出更大的兴趣。

  “德拉科有一枚,而你们……”他的眼神从每个人脸上划过,“也将有一枚,至于是谁……”他把金币放在桌上,起身离开。“当你们决定好了,那个人就今晚来找我。”

  塔伦离开的时候,纳威正拿着奶奶寄给她的记忆球,苦思冥想自己忘记了什么事,而德拉科看了一眼塔伦,似乎有些犹豫,塔伦给他一个微笑,快步离开,而德拉科也仿佛鼓起了勇气,悄悄走向格兰芬多长桌。

  =======================================================================================

  霍格沃茨八楼有两个重要的房间,校长办公室和有求必应屋,此时塔伦就站在校长办公室外,石头做的雕像表情狰狞。

  “冰镇柠檬水。”塔伦仿佛熟客一般说出只有教授才知道的口令,被旋转的楼梯送上校长的房间。

  “哦,看看是谁,我们的小先知,不请自来可不是个好习惯。”邓布利多正从冥想盆上起来,墙壁上的历代校长们打量着塔伦。“要来点滋滋蜜蜂糖吗?”

  塔伦从善如流,捏起一颗塞进嘴里。“事实上,教授不是正准备让斯内普教授找我来吗?我可不是不请自来,只是更主动了一点。”

  “啊,什么都瞒不过你。”邓布利多招来一把凳子,放在塔伦身后,自己坐下,好奇的目光从半月形眼镜后打量着塔伦。

  “事实上,你是霍格沃茨少见的,从入学开始就敢旷课的学生。”邓布利多用手指点了点他。“奇洛教授已经来找过我了,斯莱特林有一个只存在于花名册上的学生,而且看样子,你似乎也不打算去上下午的飞行课。”

  邓布利多的星轨光辉还是这么刺眼,塔伦微眯着眼,笑道:“事实上如果我每门课都能拿到满分的成绩,我想教授们也不会在意有没有学生没去上课,特别是——黑魔法防御术的里德尔教授。”

  邓布利多的脸色变得严肃:“你还知道些什么。”

  “比您想象的要多得多。”塔伦又捻起一颗糖塞进嘴里。“伏地魔、魔法石、教授们设置的关卡,以及怎么突破关卡,哦对了,还有哈利在这里面的重要作用。”

  塔伦看到邓布利多的手已经渐渐摸上老魔杖,不由失笑,“别紧张,教授,如果我真想做什么,我就不会至今不去上黑魔法防御术,也不会主动来找您,哦这就是老魔杖吗。”他站起来,逗弄着福克斯,后背暴露给邓布利多。可能是因为身上有掠日枭的味道,福克斯一惊一乍的飞起来。“看来福克斯不喜欢戴尔。”戴尔就是他那只掠日枭的名字。

  “所以,你想要什么呢?”邓布利多收回魔杖上的手。

  “一点小小的特权,比如不用去上课,只要我考试能通过。”塔伦坐在椅子上,双手搭成三角形,邓布利多感觉自己并不是在和一个孩子说话,而是一个比魔法部的积年老吏更难产的成年人。

  “就这些?”邓布利多问道。“当然不会,事实上,教授你不用这么提防我,我比您更清楚哈利在这里面扮演的重要地位,我对您,对哈利,对霍格沃茨和英国魔法部,都没有任何敌意,我也不想看到伏地魔重新回来,毕竟我理论上来说也是个野孩子。”塔伦耸着肩,邓布利多稍稍放松了一点。

  “那我能问问,你能看到多少吗?”老人好奇的问着。

  “全部。”塔伦淡定的说着,魔杖在空中勾勒出一幅复杂的星图。“命运从一个点开始,分叉,展开,不同的路径,不同的结果,但最后都将回到原点,让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他看着教授,用淡漠的语气说着:“对大多数人来说,未来充满了未知、惊险、有趣,就像比比多味道,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颗吃到的将会是什么。”

  他用自嘲的目光盯着桌上的糖果,“但对我而言,我在入口之前,就知道自己将吃到什么,在我眼中,这世界仿佛一出已经看过千百遍的傀儡剧,而我还不得不耐着性子把它看完。”

  老人用略带怜悯的目光看着少年,之前建立起来的警惕和防备正一点点松懈。

  “所以你来到霍格沃茨的目的是什么呢?对你来说,学习仿佛没有必要。”

  塔伦抬眼,用星光注视着校长:“既然傀儡局已经了然无趣,那么,为什么不自己亲自上台,给他一个不一样的结局呢?”

  邓布利多满怀深意,“你希望一个怎样的结局?”

  “当然是大圆满。”塔伦笑道,“我可不是悲剧爱好者。”邓布利多也笑起来。

  这时,门被推开,裹着黑袍的斯内普走进来,“我听说你找我,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