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神明的笔记本

魔堡星见 +A -A


  傍晚的伦敦,难得一见的夕阳从云层的夹缝中艰难地露出半个脸,将仅有的余晖撒给晚归的人们,他们行色匆匆,赶地铁,挤公交,他们仿佛谋生的蚂蚁,在城市中来回走动,寻觅赖以生存的的渠道。

  克里斯觉得自己已经倒霉到极点了,凡是他看中的股票,全都会在三天内大跌,一路惨绿,今天又被公司裁员,包里可怜的薪水就是他最后的一点财富。

  落魄的年轻男子抱着纸箱,看着一点点落下去的太阳,路灯渐渐亮起来,他举目四望,几乎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也许当初就不该来伦敦,在乡下做一个小农场主,不是也挺好么。”克里斯叹了口气,颠了颠纸箱,向着自己的小出租屋走去。“可是我这种金融系毕业的大学生,在农场又能干什么呢。”

  一阵扑棱翅膀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克里斯抬起头,一只大得有点夸张的猫头鹰从他头上飞过去,落在一根路灯上,漆黑的羽毛配上幽绿的眼睛,看起来鬼气森森。

  “真是不吉利,走开走开!”克里斯晦气的挥着手,大猫头鹰咕唧叽的看着他,他迈出一步,却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一本装饰精美,奇幻风格的黑色厚本子。

  “这是谁掉的?看起来不便宜啊?”克里斯好奇的放下箱子,捡起本子,打开。

  上面仿佛乱涂乱画般的写着许多股票市场的术语,一根根或红或绿的线条仿佛随性的勾勒着。

  “这是一本……股票预测记录?”克里斯凭借自己的知识,看出这是一本什么东西,可正因为如此,他才如此怀疑。

  “这,这根本就是乱写嘛,这只股票我也有关注过,一直经营惨淡,怎么可能会在之后几天大涨,还有这个,这个,根本不符合市场规律!”克里斯皱眉,一边快速的翻动着,整整一个厚本子,记录着从今年一直到三年后,每一天的股票变动情况。

  “可能是那个新手的胡乱猜想吧,能编出这么多,这么详尽,真是煞费苦心。”克里斯随手把本子扔进垃圾桶,抱着箱子继续往前走,可没走两步,他又停住。

  “不说真假,那个本子可真漂亮啊。”克里斯胡思乱想着,考虑要不要回头去把那个本子捡回来,可刚一低头,却发现那个本子居然又好端端的放在他脚下,那只漆黑的巨大猫头鹰,不知何时,又落到了他前面的路灯上,正瞪着绿油油的眼睛看着他。

  他瞪大了眼睛,后退两步,回望了一下垃圾桶,里面什么的也没有,又看看眼前的笔记本,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什么……”克里斯嘟囔着,捡起那个本子,他发现就算被丢进垃圾桶,书皮上居然一点脏东西也没有。他抬头看看那只诡异得猫头鹰,又看看手中的书。

  “拿回去研究一下好了……”克里斯把本子塞进纸箱,在渐渐显露的星光的注视下,走向回家的方向,巨大的猫头鹰扑闪了几下翅膀,也消没在夜幕之中。

  ====================================================================================

  斯莱特林的的公共休息室,德拉科带着他的两个跟班,高尔和克拉布,聊天打屁,吃着家里寄来的糖果,似乎很开心,斯内普收拾哈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德拉科总算感觉入学以来的不顺和怨气舒展了一些。

  “那个……德拉科?”“嗯哼?”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斯莱特林学生突然来到他身边,德拉科记得这是最早跟随塔伦的几个人之一。

  “塔伦让你过去见他,就在他的房间。”学生说着一边看着德拉科的脸色。

  果然,听到这种颐指气使的话语,德拉科瞬间怒火上头,白皙的小脸憋得通红,“他,他真这么说的?让我过去见他?”

  “咳。”学生咳了下嗓子,学着塔伦的语气:“哦,对了,出去的时候让德拉科来见我,他就在休息室里。”

  那种轻巧的说出这句话的语气让德拉科感觉自己的耳朵都在轰鸣,他感觉自己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就算不是那个星眼的对手,他也恨不得立刻冲进那间豪华的房间去,用魔杖甩上七八十个恶咒,把那张欠揍的脸打的稀巴烂。

  “塔伦说,如果你还是一个真正的斯莱特林,一个马尔福,就一定会去见他。”似乎已经预见到了德拉科的愤怒,学生紧接着转述塔伦的话,而德拉科也一瞬间平静下来,阴沉着脸看着学生,“他真这么说?”

  “是的,我哪敢乱传他的话。”那孩子耸耸肩。

  德拉科站起来,准备往塔伦的房间走去,高尔和克拉布也想跟去,却被拦住,“塔伦说,如果他想伤害德拉克,有没有你们俩都无所谓。”

  小马尔福愤怒的注视着这个充当传话筒的学生,后者用无辜的眼神回敬他,“你们俩在这待着。”德拉科头也不回地甩下一句话,愤怒的向楼梯走去。

  一路上,他幻想着各种见到塔伦后的的情景,是将他怒斥一顿,还是不由分说的掏出魔杖,朝他来一发恶咒,可想来想去,似乎怎么也伤害不到能够看到未来的塔伦,德拉科有些泄气,刚才的愤怒稍微平息下去一些,他站在塔伦的门前,深吸一口气。

  “门没锁,进来吧。”又是那个可恶的声音,德拉克咬牙切齿,又带着点恐惧,推门而入。

  塔伦正在壁炉前的椅子上坐着,没有面对门口,反而看着半透明的玻璃幕墙,一只格林迪洛在绿油油的水里打量着屋内。

  “坐吧。”塔轮一挥手,一把椅子从角落拉过来,摆在德拉科面前,后者一惊,无声施法和无杖施法,对魔力和技巧的要求都很高,即使是简单的挪动一把椅子,也能看出施法者的高超水平,相对于一年级新生来说。

  “你找我干什么?”德拉科没有坐下,而是直接发问。

  塔伦慢悠悠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过身,泛着星光的眼睛盯着他,一字一顿的道:“我要你,去挑战哈利波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