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绝音掠日

魔堡星见 +A -A


  周末的晚上,塔伦算好了时间,避开所有巡逻的教授和费尔奇,溜出了城堡。

  这是他入学以来第一次夜游,当然,不是为了在学校里瞎逛,他披着黑袍,融入夜色之中,径直往禁林而去,黑暗并不能成为他的阻碍,反而是庇护他的帷幕。

  站在林间的空地上,塔伦把手放在口中,吹出一声响亮的口哨,不一会,一头美丽健壮的雄鹿就丛林间跳跃而来,它机警的在林间四处张望,发现没有危险,才一点点靠近过来,用长着大角的头亲昵地蹭着塔伦,热乎乎的舌头在他脸上舔来舔去。

  “哦,谢谢你,不过时间紧迫,靠你带我回家啦。”塔伦翻身骑在雄鹿背上,拍了拍它的脖子。事实上在他长大一点之后,马人们就拒绝再驮着他了,对于骄傲的马人来说,像马或者骡子一样成为别人的坐骑是一件非常屈辱的事,就算小马人也不会驮着同伴到处跑着玩,只有费伦泽,作为一个父亲,他才会毫不在意的背着自己的孩子,当然,后来他还驮过哈利,这一点让塔伦很不爽。

  雄鹿跑起来飞快,而且能越过很多人类很难跨越的障碍,他们穿过密林,绕过沼泽,避开八眼巨蛛的凹地,塔伦抱着它的脖子,伏在它背上,远远看去,仿佛是一只披着黑披风成了精的鹿。

  没有花很多时间,他们就到了马人部落的边缘,塔伦跳下来,摸摸雄鹿的头:“谢谢你,不过麻烦你在这里等会,还需要你送我回去呢。”后者温顺的舔了舔他。

  “嘿,塔伦,你回来了,霍格沃茨好玩吗?那些人类没有欺负你吧?”一阵轻快的踢踏声,之前的玩伴跑了出来,这是一个白色带点微蓝肤色的马驹,他好奇的打量着塔伦的衣服。“好久不见,沃恩。”塔伦和他拥抱了一下,从袍子下的口袋里拿出取出一个大盒子,递给他:“我在那生活的很好,这是人类马驹很喜欢吃的蛋糕,我给你们带了一些,相信你们也会很喜欢的。”

  小马驹欢天喜地的去找朋友们分享食物,塔伦则整了整袍子,走进了费伦泽的小屋。

  “哦,看看是谁回来的!我的小马驹!”费伦泽正背对着门,捣鼓着什么,听到身后响动,一回头,就看到推门进来的塔伦,他惊喜的给了他一个拥抱,差点勒的塔伦喘不过气。

  “嘿!父亲,轻点,你的力气太大了!”费伦泽哈哈大笑着把塔伦放下来,后者苦笑着揉着肩膀,“您为我做了这么多,我怎么能不会来看看。”

  “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你。”费伦泽笑着,突然脸上笑容有所收敛,略有迟疑的道:“唔,我听海格说,你分到了斯莱特林……那个人待过的学院,我不是说斯莱特林学院不好,事实上马人并不在乎人类的禁忌,只是……”

  “我明白,父亲。”塔伦微笑着,眼眸中的星河盘旋,“四个学院,赫奇帕奇忠诚,拉文克劳聪慧,格兰芬多勇敢,斯莱特林不择手段,这是人们对它们的固有印象。”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取出大量的东西,“但赫奇帕奇太过平庸,拉文克劳不通人情,格兰芬多鲁莽冲动,只有斯莱特林审时度势。”

  “如果分院的是您,您会把我分到哪里去呢?”塔伦面带微笑,反问费伦泽,后者也被提起了兴趣。

  “你天赋异禀的孩子当然不会是赫奇帕奇,也必然不会是一头鲁莽冲动的小狮子,也许您会认为拉文克劳是最好的选择,但事实上,我并不具有过人的智慧,只是因着这双眼睛的便利,让我比别人知道的更多,也总能提前做好准备。”

  “马人是敬畏天命的种族,我也是天生的星见,我们都明白命运是何等的无常,对待命运,我们大多数时间选择旁观,可是我不一样,我能看到的更多,更远,可正是因为近乎全知,却反而让我更加迷茫,我到底是因何而存在的呢?您叫我做星辰之子,可星辰,为何要诞下我这个孩子?”一连串的问题,让费伦泽也陷入沉思,他看着眼前的孩子,似乎一个月的时间,长大了不少。

  “我不甘心做命运的旁观者,不甘心看着既定的未来发生,我想要改变它,驾驭它,我想要将它束缚在我的面前,问问它为何要让我存在!”塔伦的声音坚定沉稳,让马人也为之震惊,“所以斯莱特林选择了我,我也选择了斯莱特林,我的确称得上不择手段,因为我已经看到了结局,也没有人比我更审时度势,因为我时刻都做好了准备。”

  “别为我担心,父亲,我只不过是走在自己为自己划定的路上,我不会后悔,不会退缩,我将迎着命运,坦然接受,而不管我将来变成什么样子,我也都是您的儿子,您的塔伦。”

  费伦泽带着复杂的表情,注视着自己养育了十一年的孩子:“成长是一件好事,但你总是比别的孩子早熟的太多,马人是擅长窥探命运的种族,可就算最睿智的长老,也看不清你的命运,我不知道你为自己选择了一条怎样的道路,可我希望这条道路上还有我在你的身旁,虽然我们不同种族,但你永远是我的儿子。”

  塔伦抱住了费伦泽健壮的身躯,绒毛温暖而柔软,似乎连塔伦那日渐冰冷的心,也渐渐回温。

  “不说这些了,我可是偷偷溜出来的。”塔伦泛起一个阳光灿烂的微笑,把刚刚掏出来的一大堆东西推到父亲面前:“这是我为部落买的一些人类书籍,虽然没什么大用,可是应该能借鉴一二。还有这些人类制造的器具,很方便,我知道大多数马人都拒绝使用人类的产品,不过一点点改变,大概能容易一点,不是吗?”

  费伦泽惊讶的看着几乎快堆满小屋的器物:“这么多,可我给你的金加隆够吗?”塔伦漏出调皮的微笑:“我是谁,挣钱对我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哈哈,说的也是,不过再多的金加隆也买不来这个,塔伦,快来看看,抓住他们可费了我不少力气呢。”费伦泽让开身子,露出背后两个木质的鸟笼,其中一个装着一只蓝底黑斑的小鸟,在笼子里上蹿下跳,可就是不发出声音,而另一个鸟笼装着一只漆黑的猫头鹰,它的个头很大,眼睛也不是常见的黄色,而是一种深邃的幽绿色,它正好奇的打量着塔伦。

  “绝音鸟和掠日枭,父亲,你没必要这么辛苦的。”塔伦知道这两种鸟类有多麻烦获取,绝音鸟生活在北欧和南美地区,一生不鸣不叫,只有在死亡来临的那一刹那,才会发出一声长长的尖鸣,叫出它一生听过的各种声音,而且它的羽毛是吐真剂和回忆剂的重要材料。

  至于掠日枭,则比绝音鸟还要稀有,传说他们是死神的宠物,能够看到人们的寿命,它们会待在即将死去的人的头顶,等待吞噬他们的灵魂。当然这只是传说,掠日枭确实能看到人们的寿命,但并不以灵魂为食,他们只是喜欢生命死亡时散发的魔力,不过它们的存在本身,会影响人的灵魂,普通人眼里,他们不过是一只大号的猫头鹰,不过在将死之人眼里,他们会变的硕大无比,几乎遮天蔽日,因此,才有了掠日枭的称呼。

  “海格说,他给哈利买了一只雪鸮,我想着,我的孩子可不能没有一个信使。”费伦泽满意的拍拍手,拉着塔伦来到两个笼子面前,“来吧,选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