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魔药就是剁碎了的关东煮

魔堡星见 +A -A


  塔伦引发的浪潮并不只停留在魔法史这一门课上,在草药课和施普劳特教授探讨人类草药学和马人草药学的区别,纠正教授在使用钩吻做治疗性药物时的用量原则;在魔咒课和弗立维教授比拼咒语多样性,一个简单的漂浮咒在两人手中可以有十几种释放方式,最后还是塔伦更胜一筹,一种几乎湮没在历史中的古代巫师使用的变种漂浮咒让教授啧啧称奇;在变形术课程上,塔伦除了第一个完成火柴变针的小儿科,更开始和麦格教授争论赋予变形和自体变形(即阿尼玛格斯)的理论要点,场面火爆,看那架势,要不是塔伦魔力还不足,都准备直接用变形术和教授大战一场,而事后,麦格教授居然还气冲冲的给斯莱特林加了三分,让一起上课的赫奇帕奇目瞪口呆;而在天文学课上打瞌睡的塔伦,被辛尼斯塔教授叫醒后,直接用魔杖勾勒出整片星空并标注所有星星的名字,最后用丰富的天文学知识驳的教授哑口无言,只好放任他睡觉;至于宛如笑话一般的奇洛和他的黑魔法防御术,塔伦更是干脆不去上,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懒得搭理这个名不副实的教授,但实际上是塔伦并不想太早面对伏地魔,在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个先知的情况下。

  用一位高年级斯莱特林的话来说:“他简直就是带着对抗教授们的使命降临霍格沃茨的。”这也让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好受很多,毕竟连教授都治不了的学生,他们的失败也情有可原,而这也让更多的一年级学生加入到塔伦的阵营,很多高年级学生对他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在擦身而过时更多的是点头,而不是轻蔑的鼻息。

  时间很快就到了周五,这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一起上魔药课的日子,“有史以来最像教授的学生要上魔药课了!”“大难不死的男孩将要和星眼先知碰面了!”“救世之狮和银色之蛇的碰撞!”“地下室的老蝙蝠如何面对他最杰出的学生!”各种夸张的噱头和谣言,把这次魔药课形容的仿佛世纪末的决战,好事之徒们开始在学校各处谈论一年级最显眼的两个人——塔伦和哈利,特别是两人在分院之前还保持着良好的友谊,分院后却几乎没说过话,就好像亲密的朋友最后却不得不生死相见的骑士小说,更何况这中间还夹这一个令人恐惧的斯内普,所以虽然大家都很惧怕上魔药课,但对于这节课,所有人都满怀期待,除了苦恼的哈利和完全不在乎的塔伦。

  事实上,我们的魔药大师没有让所有人失望,从拿名册的那一刻起,他就开始努力的针对救世主。

  “哦,是的,哈利波特,这是我们新来的——鼎鼎大名的人物啊。”斯内普冰冷的眼睛注视着哈利,斯莱特林的孩子们发出哄笑,不过看到老神在在的塔伦,所有人有压抑住了声音。

  “你们来到这里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制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的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大锅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弛、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

  精彩而短暂的开场白,全班哑然无声,赫敏坐得笔直,力图证明自己不是傻瓜,其他人都恨不得缩到椅子下面,别被斯内普看到,那是幽深如隧道般的目光。

  接下来,魔药教授开始毫不留情的逼问哈利,三个问题如连珠炮一般打的男孩灰头土脸,虽然事实上在座的除了赫敏和塔伦,其他人也都不知道生死水、牛黄的出处和乌头的辨别,但所有人都能看出来,魔药课教授对大难不死男孩的厌恶。

  让所有人失望的是,就算哈利被如此针对,塔伦依然不动如山,仿佛这一切跟他无关,而斯内普好像也刻意忽略了这个斯莱特林最厉害的学生。

  “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都记下来!”教室里传来一阵摸索羽毛笔和羊皮纸的沙沙声,唯有塔伦依旧不动。

  直到斯内普的目光扫视过来,“哦?似乎我最棒的学生对此有些异议?是在为你曾经的朋友打抱不平吗?”冷冰冰的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哈利惊讶的抬起头,看向塔伦。

  “不,教授,只是这些东西不值得记罢了。”塔伦说着,教室里传来一片吸气声,敢这么跟斯内普说话,几乎就是可以预见的作死,德拉科的脸上几乎就要浮现幸灾乐祸的笑容,但看到塔伦似乎飘过来的视线,连忙低下头。

  “大概你以为,你是我的学院的学生,我就不会扣你的分?或许你更擅长处理长角蟾蜍的内脏?”斯内普的冰冷压力几乎快让塔伦的同桌窒息了。

  “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确实能得到生死水,但使用特朗普萃取法反而能得到一种冷门的兴奋剂——狂躁的卡拉多;牛黄不但具有强效的解毒作用,对于孩子们常用的恶咒门牙塞大棒也具有解咒功效,甚至,如果你懂得更高深的用法,你可以仅用牛黄,就能解开夺魂咒,不过这种方法对魔力、技巧的要求都太高,不具有普世价值,所以知道的人很少;至于乌头,这其中有一个不怎么美妙的故事,在曾经狼毒乌头和舟形乌头是两种不同的药用植物,但随着舟形乌头植株的灭绝,目前只存在狼毒乌头这一种植株,人们也在一代代的误传中,把两种成为混为一谈,如今,狼毒乌头和舟形乌头都不过是人们在称呼乌头时的不同叫法而已。”塔伦侃侃而谈,斯莱特林的学生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节奏,纷纷用崇拜的目光注视着他,而格兰芬多的学生们则瞪大了眼,其中尤以赫敏为最,她几乎就快要忘记火车上的挫败感了。

  斯内普僵硬的脸上勉强浮出一个笑容:“也许我们该看看等会的实践过程,你是否也能如现在一样洋洋得意,不过,斯莱特林加五分,以奖励他在面对其他学院时的突出表现。”一边说着,一边用轻蔑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