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露出獠牙的蛇

魔堡星见 +A -A


  “看看现在的你们,嫉妒、肤浅、软弱,盲目,怀抱纯血的美梦,沉溺在昔日鼎盛的幻想中。”一个黑影仿佛幽灵闪过,高尔被一股巨力拽离德拉科身边,连喊叫都没有发出,就消失在雾气之中。

  德拉科想要去找高尔,但他却发现在自己站在原地,已经失去的迈步的勇气。

  “斯莱特林并不只招收纯血,一半以上的孩子来自混血家庭,这里是渴望成功者的摇篮,是胜利至上者的归属,这里崇尚理智,信奉力量,有着一切要素都可以被衡量的天平,你可以不择手段的达成任何目的。但这里,却被你们那可笑的纯血理论所蒙蔽,你们以为自己主宰了斯莱特林,但恰恰相反,你们将会在这里消亡!”克拉布发出一声惨叫,可刚叫到一般,声音戛然而止,他也从德拉科身边消失了。

  “这团迷雾不过十几英尺的范围,跨出他并不需要什么努力,可现在的你,德拉科·马尔福,在失去了一层层外衣,荣耀、权力、财富、拥趸之后,你敢么?”雾中,塔伦的身影慢慢走到德拉科面前,后者已经两股战战,脸色惨白。崭新的巫师袍没有丝毫褶皱,完全看不出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他掸了掸衣袖,用轻蔑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男孩。“你弱小的让我提不起兴趣,当然,这也不失为一种面对强者的生存之道。”

  “如果我想杀你,你赖以自傲的父亲和教父,也不过是一块顽固点的绊脚石罢了。”他轻轻用魔杖敲了敲德拉科的脑袋,朦胧的白雾瞬间散开,消失得无影无踪。空地暴露在老生们眼前,华丽的战果让他们瞪大了双眼。

  满地躺着七扭八歪的新生,他们呻吟着,哽咽着,发出努力压抑后的哭声,塔伦冷漠的站在空地中心,睥睨众人,德拉科是唯一站着的敌对者,但他的样子也不好过,他看起来像是吓傻了,连动也不敢动,今晚的塔伦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要不是身体僵硬住,他可能会当场失禁。

  “你们这些袭击我的人中,有很多来自混血家庭,这很正常,适当的时候,要选择臣服强者,今晚的事只是告诉你们,谁才是强者,德拉科说的很对,斯莱特林需要一个领导者,一个真正的强者,而如果没有别的异议,那么豪华套房就归我了。”塔伦收起魔杖,抬脚从新生们之间跨过,走到男生寝室的入口处,顿了一下:“今晚的话,并不单单说给新生们。”

  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塔伦去接收自己应得的奖励了,豪华套间,听着就很不错。

  “他怎么敢!”一个高年级的新生阴沉着脸,压抑着自己的怒火,他的手指紧紧抓住椅子扶手,捏的发白,其他老生也差不多,被一个一年级新生如此教训,是谁也忍不了。

  “真是个了不得的新生啊。”马库斯眯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都去睡觉吧,一条幼蛇已经露出了獠牙,我想你们应该有点压力,愤怒的资格,也是建立在实力之上的。”

  是的,今晚的塔伦,已经表现出了远超三年级学生的实力,他的行动、谋略、战术和战斗技巧,都已经达到很多毕业生也难以达到的水平,制约他的只有魔力量这一条,仅靠几个小小的戏法般的魔咒,把一众同龄的新生轻松写意的击倒,让整个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大跌眼镜,这种惊人的事实,会在短时间内传开,通过各种渠道,传遍全校。

  斯莱特林的豪华套房,处处彰显着贵族般的格调,银绿为主色的装饰让这里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凉意,塔伦给马人写了封信,告诉他自己一切安好,然后起身,敲了敲壁炉旁一个黝黑的管道,不一会,扑棱棱的响声从那端传来,一只猫头鹰飞了进来,显然这是豪华套房的贴心服务,不至于让斯莱特林的领导者从地下室爬到猫头鹰塔楼去寄信。

  塔伦给它喂了两口猫头鹰食,从哈利那顺手抓的一把,把写好的信和两个银西可交给猫头鹰当辛苦费,便会挥手让它离开了。“对不起了父亲,也许你会发现之后的我更加冰冷,但我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结局。”塔伦望着透明的玻璃隔墙,水草映在他脸上,形成斑驳的阴影。

  第二天,新生们要开始他们在霍格沃茨的第一堂课了,塔伦发现自己被斯莱特林的老生们孤立了起来,只要他走过的地方,不管是大厅还是走廊,总会听到来自高年级学生不屑的嗤笑,还有人妄图给他的馅饼里下恶咒,或者在走廊上朝他扔大粪弹,不过这种人的结局一般都很惨,他们往往会自食苦果,或者塔伦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加点料。当然,也不乏有真正聪明的斯莱特林,面对塔伦会轻轻点头,不倨傲也不谦卑,塔伦的话对他们造成了触动,其结果就是他们在学习上更加努力,虽然有时候挣分的方式有些不择手段,但这也恰恰是这所学院的特点。

  至于一年级的新生,面对塔伦则分成了两派,占多数的小巫师被塔伦打出了阴影,不管到哪都远远躲着他,吃饭时也紧挨着高年级学生们坐,仿佛塔伦是随时会暴起伤人的猛兽,这些人以德拉科为首,他现在看到塔伦就会不由自主的一个激灵,寒毛竖立。

  而也有少部分混血巫师,被塔伦所折服,带着敬畏小心翼翼的坐在塔伦身边,发现后者并没有露出不耐烦或者别的什么情绪,反而偶尔会指导他们何时该去做什么,如何避开某些麻烦,如皮皮鬼和费尔奇,跟他一起去上课,永远不用担心会在塔楼间迷路,永远不用担心迟到,要是碰到他心情好,还会大发慈悲的提醒你等会教授会提问,你应该多看看书的某一页。

  而塔伦有时也会在走廊里碰到哈利三人组,后者那“你居然背叛了我!”的眼神让他很无奈,赫敏总用一种打量潜在黑巫师的眼神扫视他,而罗恩则显得很提防他,塔伦的恶作剧能力已经深入他的心底,他总怕已经成为斯莱特林的邪恶先知,会冷不丁把他推进水池里淹死。

  开学当夜的“斯莱特林主宰之战”已经在学校里传开,格兰芬多的学生们会在走廊里大声喊他“叛徒”,当然这样的结果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的学生们则对他敬而远之,小獾们惧怕他,聪明的雏鹰则是不想惹麻烦,他们沉浸在书海里很难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