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点小小的教训

魔堡星见 +A -A


  分院很快就结束了,不管是哈利还是德拉科都显得有点心不在焉,前者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盯着塔伦,似乎想要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答案,赫敏和罗恩在他旁边,提供着各种解释,“也许他之前的行为都是装出来的?”“他可能有一对非常厉害的黑巫师父母?”“他一定是想利用你,毕竟你是大难不死的男孩!”

  德拉科就是单纯的厌恶了,他满脑子都在想怎么整治这个进入蛇院的野孩子,以至于整个晚宴都没吃多少东西,直到最后的甜点也从盘子里消失,他才反应过来,狠狠地从高尔手里抢过最后一块蛋糕,尽量保持优雅的塞进嘴里。

  塔伦内心对哈利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在这孩子幼小的心灵里,自己的行为仿佛背叛。但命运的轨迹已然昭示,如历史的车轮碾过尘埃,塔伦以三十岁的心智洞见之后的道路,冷静的选择代价最小的旅途。在他看来,这是最明智的选择了,分院帽看不到他的想法,但能够看到他的性格,斯莱特林需要他这样的人,同样,他也需要斯莱特林。星见们往往是历史的旁观者,过多的感情会让心灵失去平衡,在万千幻象中寻找唯一的真实已然不易,更何况对命运施以影响。

  从塔伦降生那一刻起,这个世界的未来就发生了扭曲,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没有动机,没有动力,他能隐约看到这个有他存在的魔法世界的未来,无数的分支有好有坏,他下意识地保持这原本剧情的稳定,却不知为何要这样做,直到他忽然意识到,他要给这个世界,一个另外的结局。

  塔伦抬起头,遍布星光的眼眸望向邓布利多,侃侃而谈的老人似乎略有感应,转过头来对他微笑。塔伦回以微笑,他心中编织出一条属于自己,也属于这个世界的命运轨迹,他将以一人之力,影响整个世界。

  斯莱特林的休息室的入口在地下室,湿乎乎的石墙间隐藏着一扇石门,口令两个星期一变,不过塔伦没有注意,事实上他要是愿意,可以瞬间知道今后一年的所有口令。

  他走在斯莱特林新生的队伍里,周围尽是些不友好的目光,塔伦眼神冰冷,这些孩子需要一点教育。

  跟着级长来到休息室,这是一间位于湖底的半透明休息室,墙由黑色的哥特式大理石砌成,天花板是水晶雕刻的透明半圆,可以看到头顶上粼粼的波光。天花板上用链子栓着泛绿光的灯。室内有一个壁炉,带有雕刻精美的壁炉台,旁边有些雕花椅。透过窗户,可以看见一些巨大的章鱼和奇奇怪怪的生物。

  “好了,这里是公共休息室,男生寝室在左边,女生在右边。”这个名叫马库斯·弗林特的级长随意介绍了一下,然后不怀好意的看着新生们:“斯莱特林是荣耀与成功的诞生之地,不同于其他几个学院,在这里你们并不一定需要住多人间,每个年级会有少数的豪华单间供学生居住,不过听清楚,是少数。”说完话,他微笑着退后一步,和其他高年级的学生们坐在周围的沙发上,看着新生们的表现。

  刚刚入学的新生们蠢蠢欲动,但他们并不知道如何获得这种权利,只是下意识地感觉到,刚刚还一起聊天的朋友,此刻已经成为了潜在的竞争者。

  “显然,这是一次筛选,领导者与被领导者,在任何社会中,特权阶级总是存在的,不是吗?”德拉科略带兴奋的跳出来,“武力,财富,权力,交易和妥协,就像我爸爸那样,哦,你们知道的,我姓马尔福。”他环顾四周,“同时,斯莱特林的现任院长,伟大的魔药大师,西弗勒斯·斯内普,是我的教父,这是众所周知的。”不少孩子慢慢退开,似乎在表示臣服,高尔和克拉布得意洋洋的站在德拉科身后,似乎这荣耀是他们的。

  “那么,我将拥有一个豪华单间的居住权,应该没有意义吧?”德拉科带着胜利的微笑扫视众人,一种被人敬畏的虚荣感由心底膨胀,突然,他看到了施施然站在人群中的塔伦,突兀的几乎刺眼。

  “哦,在这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给某个人一点教训?”德拉科带着恶毒的微笑,和众人站在了塔伦面前。

  “是的,这一点,我们不谋而合,我是应该,给你们一点,小小教训。”塔伦他慢悠悠的踱步,缓缓抽出夜幕之杖,站在了休息室中间的空地,四周的高年级生们预见到即将发生的事,纷纷挪开凳子,围出一大片空地,马库斯·弗林特微笑:“哦,很久没看到这种场面了,我是说,除了不能造成严重伤害,别的随意。”

  他的话仿佛发令枪,马尔福的簇拥们猛地扑向了塔伦,几个似乎学过魔法的新生掏出魔杖,打算从背后偷袭,不过塔伦并不在意那可笑的恶作剧般的咒语。

  他脚步轻动,闪开最先扑上来的几人,夜幕之杖在他手中仿佛轻巧的指挥棒,挥舞间,那些孩子的魔咒被偏斜,打在其他新生身上,造成诸如呕吐,腹痛等负面效果。

  “也许你们已经忘记,斯莱特林的含义。”塔伦魔杖向下一划,地毯被局部变形出一个档杆,一个新生被绊倒,连带着两个孩子滚成一团。“那么就由我来告诉你们,怎样做一个真真的斯莱特林!”塔伦挥动魔杖,一大片灰尘从杖间喷出,笼罩住几个新生,他们被辛辣的雾气呛得直咳嗽,连腰也直不起来。

  “高贵、权势、抱负、真诚、责任!”塔伦每说出一个词,就击倒一个孩子,擦身而过的魔咒和拳头连让他皱眉也做不到。“这些名词,你们也许做不到全部,但你们应该努力尝试。”他举起魔杖,放出一声巨大的爆响,白茫茫的雾气笼罩了空地。

  “精明、审慎、圆滑、野心、明哲保身以及不择手段,一个斯莱特林应有的品质。”雾中传来塔伦冰冷的声音,德拉科在高尔和克拉布的保护下面色慌张,仿佛下一刻,那个恶魔就会从雾中的任何方向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