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分院

魔堡星见 +A -A


  一直到火车停下,学生们有序下车,都再也没有发生更加劲爆的事情,塔伦远远地看到德拉科用冰冷仇恨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他恶趣味的对他比了个口型,大概意思是“我们还会再见的。”后者不知有没有看懂,不过依旧狠狠地盯着他。

  “一年级新生走这边。”海格巨大的身躯和黑暗中的提灯让他看起来很显眼,塔伦随着新生组成的人流,涌向海格那边。

  “嘿塔伦,你这身行头真不错,看来费伦泽不用冲出禁林来追杀我了。”海格在黑暗中眨眨眼,“他可是发誓,只要他的宝贝儿子哪怕少了一根头发,他就要拿弓箭射我屁股。”

  “谢谢你的关心,海格,我过得很好。”塔伦没有刻意压制自己眼睛的光芒,这让他在夜里显得非常显眼,周围的小孩子们都在看着他。

  “好了不说废话了,大家还在霍格沃茨等我们呢,每条船不能超过四个人,不要都挤在一起,如果谁掉进水里也不要惊慌,会有人来救你的。”

  哈利和罗恩上了一条小船,紧接着赫敏和纳威也跟了过了。

  “额,一条船只能坐四个人。”哈利有些为难,显然纳威已经把赫敏视作他的救世主,如果要纳威自己单独去做一条船,估计他会被吓死,但是驱逐一位女士也显得很不近人情,哈利把求助的目光头像塔伦。

  “没关系,我还想恶客们亲近亲近。”塔伦耸耸肩,在纳威感激的目光下走向德拉科他们,此时他正在两个跟班的帮助下登上一条小船。

  “让我看看是谁来了,似乎我们的小乞丐被排挤出了救世主的小团体。”德拉科站在船上,满怀恶意的笑着,两个跟班也嘿嘿傻笑起来。

  “看来某些人确实需要长点记性。”没有掏出魔杖,塔伦只是挥了挥手,黑暗中的湖水猛的晃动了一下小船,吓得三人组连忙坐倒在船上,动也不敢动,塔伦能看到德拉科的脸更加惨白了。

  “别担心,最多只是一场感冒。”塔伦施施然踏入小船,三个人不敢有半句意见,黑暗中如幽灵一般的双眼,也确实非常有威慑力。

  渡湖的过程很有趣,三人组坐在船的一边谨慎的防备着塔伦,而塔伦却早已将视界延展到湖水之下,看着奇形怪状的人鱼们在湖下为孩子们保驾护航,谁要是不小心跌落水中,他们会第一时间把他推回船上。

  而当小船靠岸,孩子们鱼贯下船,塔伦突然蹲下,张开双手,吓得德拉科急忙跳开,以防这个邪门的家伙再整他们一次。然而塔伦只是微笑着等着一只蟾蜍跳入他手中,然后冲着后面的纳威大喊:“嘿纳威,我说什么来着,看好你的蟾蜍。”

  纳威再次感激地跑过来,看来除了赫敏,他有多了一位再生父母。德拉科在一旁憋红了脸,整个晚上有种快要被玩坏了的感觉。

  海格带着大家来到大厅门口,捶了捶门,一个表情严肃的女巫开门出来,“一年级新生,教授。”

  “谢谢你海格,剩下的交给我了。”麦格教授面无表情的讲了一大堆,而塔伦却神游天外,他看到自己的马人父亲站在禁林的边缘,远远眺望霍格沃茨,弓箭上还沾着些微血迹,看来路上还跟八眼巨蛛打了一架。塔伦内心有浅浅的暖流涌动,他以为自己已经很难被感动,洞彻命运的双眼会让大多数感情变得冷淡麻木,常年挂在脸上的微笑仿佛面具,只有这个异族的父亲能让他感觉到自己真正活着,而他也知道费伦泽之后的命运,如果没有他的影响,这个亲善人类的马人最终会被部族驱逐,成为霍格沃茨的占卜学教授,与特里劳妮共事。

  塔伦内心充满犹豫,他能够看到无数种可能的未来:因为救援失败,被马人们攻击杀死的费伦泽;在霍格沃茨,被特里劳妮怨恨的费伦泽;因为塔伦的帮助,生活在部族中,却不得不与自己断绝关系的费伦泽。塔伦第一次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拨弄他人的命运似乎已经成为自己的日常,他毫无心理负担的替他人做出这样那样的选择,指导他们走上各自的人生轨迹,他的智慧远超群伦,就算邓布利多,在他看来也不过是棋盘上的棋子,然而面对这个抚养自己十一年的人,他发现再多的智慧也不够用了。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将塔伦拉回现实,他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霍格沃茨的大厅里,身边的一年级新生已经所剩不多,哈利刚刚被分到格兰芬多,小狮子们狂欢,邓布利多点头微笑,海格也为他报以热烈的鼓掌。

  “塔伦·星眼。”麦格教授拿着长长的名单,念出这个名字。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过来,奇怪的姓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更奇怪的眼睛让大家窃窃私语。

  塔伦被这么多人注视着,有些不适,他快步上前,带起分院帽,坐在椅子上,一个细小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哦,让我看看,又是一个奇怪的孩子,我甚至不敢将思维深入你的脑海,我感觉自己会迷失在里面,太可怕了!”分院帽和塔伦交流着。

  “你知道该将我分到那里去,不是吗?”

  “但我得听听你的看法,孩子,如果你想去别的学院,我会考虑你的意愿,霍格沃茨从不强迫学生。”分院帽显得很和善,这大概是他第一次碰壁,“你那星空一般的心灵太深邃,我无法像别的孩子帮你做出决定。”

  “你知道,我能看到一些未来,如果我抗拒那个未来,必然会选择其他道路,而现在的我并没有抗拒,不是吗?”塔伦微笑着。

  “那么,我明白了。”

  “斯莱特林!”分院帽高喊道,大厅陷入了短暂的平静,紧接着就是哈利的大喊:“这不可能!”德拉科坐在斯莱特林的长桌上,也跳了起来:“这绝对不可能!”

  众人的目光被他们俩吸引,哈利讪讪坐下,但依然小声的和周围的格兰芬多们说着:“这不可能,塔伦非常乐于助人,他在火车上还帮我们对付过小马尔福。”

  纳威也在一旁小声道:“是……是的,他……他还帮我找回了莱福,两……两次。”纳威也谨慎的发声。

  “我发誓,他恶作剧的能力甚至高过弗雷德和乔治,他是天生的格兰芬多!”罗恩也惊诧不已。

  “也许分院帽有他自己的理由,你们不觉得塔伦有些太强了吗?完全不像一个一年级新生,他之前还是一个孤儿。”赫敏分析着。

  “不管怎样,我们不能让他分去斯莱特林,他们会杀了他的!”哈利忧虑道,他已经看到目露凶光的德拉科。

  而在斯莱特林长桌上,小马尔福可没有这么多的顾忌,他大声的跟周围的人说着:“这顶破帽子是不是该烧掉了,它竟然敢让一个野孩子来斯莱特林!要知道,我在对角巷看到他的时候,他穿着个麻布袋,活像个乞丐!”

  有别的斯莱特林也小声道:“听那个半巨人说,他是被禁林里的马人养大的。”

  “我们绝对不能让这种人进入斯莱特林!”

  邓布利多有趣的看着下面的场景,斯莱特林与格兰芬多竟然统一了立场,他听海格说过这个孩子,天赋异禀的盲眼先知,他还考虑过将塔伦接出禁林,送去人类家庭抚养,不过看着眼前这个孩子,他明显成长的不错,面对这么多人,也没有显得紧张。

  “似乎很多人都对这次分院存在疑问?也许我们该听听帽子先生怎么说,米勒娃。”邓布利多制止了大家的讨论,出声道。

  麦格教授点点头,把帽子从塔伦头上拿下来,“分院帽先生,也许你可以跟大家解释一下你的这次决定?”

  分院帽毫不客气,大喊道:“哦我的梅林啊,如果斯莱特林学院还有比古代占星术士中的贵族,星见们更高贵的血统,那就请你们把我烧掉好了!嘿小姑娘,你弄疼我了!”麦格歉意的松了松手。

  分院帽的话让全场再一次安静,不管是格兰芬多还是斯莱特林,对此都无话可说。

  塔伦从椅子上跳下来,对哈利他们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微笑,又转头看向德拉科,此事他的脸黑得像锅底一样。

  “我说过我们会再见的。”塔伦走到斯莱特林长桌,挤开克拉布和高尔,坐在德拉科旁边,热情洋溢。

  德拉科:“我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