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火车进站

魔堡星见 +A -A


  塔伦现在有点后悔,上了霍格沃茨特快后,不该这么早的摘下墨镜,这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罗恩除了缠着哈利,对他这双奇异的眼睛也产生了巨大的好奇。

  “所以,你其实是个盲人?”

  塔伦叹了口气,用手指堵住了耳朵:“是的。”

  “还是一个先知!”罗恩抱着脸几乎尖叫起来,哈利被他震得头脑发麻,架在行李架上的一大摞书几乎摇摇欲坠。

  “那个······”哈利挠挠头,“我能问问,为什么要把书都架在那里吗?你明明可以都收在百宝袋中,还是说这是某种巫师坐火车的习俗?”

  “不,只是为了挡住某些不请自来的恶客。”塔伦放下堵住耳朵的手指,推开隔间的门,买零食的小吃车刚好走到门口。

  “哇哦,这可真酷,不是吗,一个先知的神秘行为,默默的保护着身为普通人的伙伴!”

  “额,我想你们应该饿了。”火车晃动,架子上的书摇摇欲坠,哈利很担心会砸到那位热情的小推车女士。

  最后当然是毫不客气的蹭了一顿哈利的零食大餐,塔伦虽然半个月的收益,已经足以和波特夫妇的遗产媲美,但明面上他还是一个靠马人爸爸养活的野生小正太。

  话题在塔伦的带领下,终于从“如何用星光眼在考试中作弊”,转到由罗恩来演示,如何把斑斑变得好看一点。塔伦装出一脸期待的表情,和哈利仅仅盯着罗恩,这时门再一次被推开,一个骄傲的女声传来:“嘿,你们有看到一只蟾蜍吗?”架子上的书晃得更厉害了。

  “命定的三人组终于相遇。”塔伦眼中星轨挪移,巨大的命运光辉从三个小小的孩子身上迸发出来,如化学反应般的碰撞,塔伦不得不短短屏蔽了一下自己的视觉,免得被晃得睁不开眼。

  “当然,如果你指的是那只的话。”塔伦回过神来,指着行李架上的鸟笼,海德薇瞪着大眼睛看着下面几个孩子,蟾蜍压在它爪下,已经看不出死活了。

  “哦不!”赫敏身后的纳威带着哭腔扑了上去,“别担心,只是面对天敌的装死行为。”塔伦淡定的看着纳威努力抢救那只不省心的蛤蟆,反倒是哈利有点过意不去,毕竟凶手是自己养的鸟:“额,如果你不介意,我是说我可以帮你再买一只。”

  好不容易安抚住哭哭啼啼的“格兰芬多勇者”,四个人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罗恩身上,小小的隔间里挤了五个人,显得非常拥挤,因为几个小孩子里只有他出身正常魔法家庭,大家都想看看他能做到什么程度,这里面尤其以好胜的赫敏最为关心。

  “雏菊、奶油和阳光,把这只傻乎乎的肥老鼠变黄!”罗恩挥舞着旧魔杖,指向自家那只懒洋洋半死不活的老鼠。

  半晌,什么都没有发生,场面陷入冷场的迷之尴尬中。“额,我就知道乔治告诉我的这个咒语有问题,瞎炮瞎炮!”罗恩愤怒的甩着魔杖,发泄着对不靠谱哥哥的怒火。

  “是这里吗?哈利·波特,那个救世主?全车人都在谈论。”倨傲的声音从车厢外传来,一股大力推开了隔间的门,“刚刚好。”塔伦微笑,行李架上摇摇欲坠的书籍终于全部砸下来,落在闯进来的不速之客头上。

  “哎哟!”随之而来的是不断砸下的大部头,小先知给马人部落带去的都是百科全书式的大号书籍,考虑到人身安全问题,他还没有吧那些棱角包铁的放在外面,不过光是这重量也够小马尔福受得了。

  剩下的几个小伙伴全都傻了眼,那个数量的大书砸下来,看着都疼。“这就是恶客吗?好厉害!”罗恩看到了那标志性的白金头发,自然知道那是谁,开始欢呼。

  “罗恩,可不要乱说,这只是一次意外不是吗?他们推门太用力了。”塔伦老神在在,看着德拉科在书堆里挣扎,他的两个跟班努力的帮他搬开书籍,但是显然进展缓慢。

  “嘿,塔伦,听我说,你一定会是一个成功的格兰芬多,比我那两个整天恶作剧的哥哥还成功!”罗恩非常兴奋。

  “那可不一定,不过我们还是先收拾一下残局吧。”塔伦说着,掏出夜幕之杖,轻轻在空中点了点,那些凌乱的大部头就被无形的手一本本收了回来,塔伦打开百宝袋,一本本书籍就有序的钻进口袋之中,几个小孩子都看呆了。

  “原来你才是我们中最厉害的!”罗恩不满的看着他,“你刚刚一定是在看我的笑话!”

  “哦,别这么说,我也想见识见识一种新的变色咒。”塔伦眨眨眼,完全无视了德拉科三人组的怒目而视。

  “你是在挑衅马尔福家的尊严!”德拉科狼狈的站起来,保持着仅有的贵族风度。

  “让我看看,一个纯血巫师家族中的败类,一个野孩子,哦,还有个泥巴种和鼻涕虫,哈利·比特,你要和这样的人混在一起吗?”赫敏不知道泥巴种是什么意思,但其他几个人都对这个小孔雀投以怒视。

  “我不许你这样说我的朋友!”哈利愤怒到。

  “我想你还不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塔伦懒得动嘴皮子,拿着魔杖挥了几圈,马尔福的两个跟班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他们都没有能力如此自如的使用漂浮咒,显然,塔伦比他们强很多。

  马尔福故作镇定:“哦,你想在霍格沃茨特快上伤害一个一年级新生?现在可马上就要到站了。”

  “也许可以把你们挂在车窗外试试?”塔伦不怀好意的瞅着他们。

  “哼,咱们学校见。”德拉科三人撂下一句狠话,落荒而逃。

  “唔,我们也走了,你们记得换校服。”赫敏显然有点被塔伦打击到,刚刚学会修复咒的骄傲也没了,现在的她指向快点回去再把教材翻一遍。

  “学校再见,纳威看好你的蟾蜍。”塔伦从箱子里扯出校服,开始给自己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