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来自九又四分之三的问候

魔堡星见 +A -A


  “哐!”一个巨大的皮箱被摔在古灵阁银行的柜台上,坐在后面的妖精被吓了一跳,他站起来,盯着眼前那个跟他差不多高的人类小孩,巨大的墨镜几乎挡住了他一半的脸。

  “这些,全部换成金加隆。”塔伦气喘吁吁,这个箱子几乎有他三分之二大,他要一路拖着它穿过人来人往的麻瓜街道和对角巷,他第一次感觉需要认真考虑锻炼一下自己的体格了。

  “嘶——”妖精打开箱子,感觉像是被蟾蜍咬了手指,“你确定吗?这位~小先生?”“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妖精点了点手指,似乎是一种用来点钞的魔法:“150万英镑,也许我该找找您的父母?”

  “古灵阁从不问来源,不是吗?”塔伦隔着墨镜紧紧盯住妖精,后者打量了一下那个装满钱的箱子,又看着塔伦好半天,终于开口:“我建议您在古灵阁购买一个金库,随身携带这么多金加隆可不是一个好主意,由专业安全的妖精替您看守财富,保证万无一失。”

  “当然。”塔伦从善如流。

  一个月的时间弹指一瞬,当然哈利·波特可能不这么想,不过对塔伦来说,在掌握了三年级的咒语后,他终于还是没办法用仅有的魔力放出更强力的魔法,不过这也足够了,他靠着精妙的变形术和几个扭曲感官的小把戏,成功伪造了一个麻瓜世界的成年人身份,接着在证券交易所七进七出,翻云覆雨,疯狂敛财,短短半个月,以马人给的那点金加隆做启动资金,直接赚到了150万英镑的巨款。

  要不是还记得霍格沃茨开学的日子,塔伦差点就沉迷在从别人口袋里拿钱的快感里无法自拔了。

  从古灵阁出来,塔伦的腰间多了一个精致的小袋子,那是古灵阁对贵宾级会员的小福利,一个施了无痕伸展咒的口袋,可以装进很多东西,非常方便,以塔伦目前的魔力,还放不出这个魔法。

  “我想我得快点,哈利和他那个麻瓜姨夫已经出发了。”

  因为当初答应了要和哈利结伴去学校,所以需要提前去国王十字车站等他,其实塔伦是蛮想看哈利找不到入口的窘迫的,不过就算没有他,韦斯莱一家也能按剧情需要顶上。

  从对角巷出来,一身麻瓜装扮的塔伦熟练地在伦敦的大街小巷穿行,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个在与世隔绝的马人部落生活长大的孩子。

  随着满怀恶意的巨大关门声,德思礼一家开车扬长而去,哈利拖着行李箱,站在国王十字车站门前,心中忐忑,所谓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到底在哪?自己是被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如果根本没有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自己要这样狼狈尴尬的回到德思礼家吗?去上那个什么石墙中学?不,首要问题是,如果没有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自己该怎么回去?

  “哈利,这边。”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哈利的危机联想,他急忙抬头望去,一身现代装束的塔伦站在角落里,向他招手,他几乎没认出这个时尚的小孩,就是之前那个穿着破麻布长袍的野生人类。

  “嘿,塔伦,你这身衣服真酷。”

  后者耸耸肩:“快走吧,再晚霍格沃茨特快就要出发了。”

  “幸好之前约了和你一起走,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去那个····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哈利一脸庆幸的说着,笼子里的海德薇应景的咕咕了两声。

  “事实上,所有麻瓜家庭的学生,都很难找到这地方,不过今天是开学日,巫师家庭的孩子们,也会从这里前往霍格沃茨,你总能找到同类,然后得到答案,看到前面那个红头发的一家了吗,他们就是一个巫师家庭,我们快跟上去。”塔伦说着,拉上哈利跑了过去。

  “嘿,孩子们,你们是在找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吗?”热情的韦斯莱太太看到两个小正太跑过来,立马知道了原因。

  “来跟着我们吧,我家的孩子都是霍格沃茨的学生。”

  韦斯莱一家的热情让哈利对巫师界有了新的认识,当然,知道他是救世主时大家的反应也让他非常尴尬。

  “哦,我竟然没注意,塔伦你的行李呢,难道丢在了路上?这可麻烦了,亚瑟你能帮这孩子回去找找行李吗?”韦斯莱太太显然也把塔伦误认做了麻瓜学生,谁让他穿的实在太现代,又跟哈利一起过来。

  “等等,我说是,我的行李都在这里,谢谢您的好意。”塔伦拍了拍腰间的小口袋。

  “哇哦,你爸爸妈妈居然给你买了这个,我是说,我爸爸妈妈可没这么大方。”罗恩羡慕的吐槽道。惹到亚瑟一脸尴尬:“适当的锻炼还是有必要的不是吗。”

  “我是个孤儿,被禁林里的马人养大。”塔伦微笑着。

  “哦,对不起,我们只是······”韦斯莱太太满怀歉意。

  “没看出来,对吗?看来我一个月的人类社会适应生活没有白费。”塔伦对着大家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此时热闹非凡,不怎么在乎规矩的巫师们让这里看起来很混乱。

  塔伦走着走着,突然蹲下,手冲着一个方向张开,似乎想要接住什么。

  “塔伦,你在干什么?”哈利疑惑道。

  “这个。”只听呱的一声,一直大蟾蜍不知从哪跳出来,刚好落入塔伦手中,被他稳稳抓住。

  “哇哦,这可真酷,也许我也该试试,说不定就不用带着这只懒耗子了。”罗恩摸着从他口袋里露出个脑袋的斑斑。

  “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能力,我们快走吧,这只蟾蜍的失主等会会来找我们的。”为了避免这家伙乱跑,塔伦直接把蟾蜍塞到了海德薇的笼子里,“嘿,伙计,帮忙看住它,但是不要吃掉它,好吗。”“咕咕咕?”

  哈利忧虑看着海德薇把蟾蜍踩在脚下,用喙啄来啄去,想着等会要怎么向失主解释他宠物的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