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只要努力就能看到成果的能力

魔堡星见 +A -A


  “······目前还不能确定,这种白天出现的星空是一种什么现象,不过天文和气象学家正在对此进行深入的研究,相信很快······”隔壁的电视在呲啦啦的响声中播报着当天新闻。塔伦穿着牛仔裤和小格子衬衫,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抱着一大杯冰淇淋吃得开心,两条小腿晃荡着,俘获了不知多少母性爆表的女性的芳心。

  “嘿小家伙,你爸爸妈妈呢?”一个不怀好意的猥琐中年男子悄悄靠了上来。“我知道那边有家新开的甜品店,想去试试吗?”

  塔伦眼皮子也不抬,专心舔着冰淇淋:“前面转角30米就有一个警察,我劝你往反方向走,你欠债的那家赌场后台刚刚倒台。你没必要这么急切的还账。”中年男子一脸见鬼的表情,后退两步。“还有,那个叫吉米的不是什么好人,他想让你染上毒瘾,我看你还有救,才说这么多。”中年男子疑神疑鬼,跑入人群中。

  塔伦三五口将冰淇淋吃完,从凳子上跳下来,瘪瘪嘴:“想安静的吃个冰淇淋都不行,还是会破釜酒吧练练魔法好了。”

  昨天在奥利凡德魔杖店的经理依然历历在目,塔伦与夜幕之杖的契合超出了奥利凡德的想象,看那遮蔽了整个对角巷上空的星河夜幕就能明白,巫师们对这奇怪的景象啧啧称奇,不过很快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古灵阁被抢劫事件上,奥利凡德也不是个大嘴巴,这件事就这样慢慢平息了。反倒是麻瓜们,突然出现的星空让他们非常感兴趣,不少天文学界和气象学家从各个方面举例论证这件事,连新闻也大肆报道这件事。

  好在他们找不到对角巷的位置,也没有看到任何巫师施法,这件事虽然让魔法部的人神经紧张了一阵,不过慢慢就会传为都市怪谈,不会造成恶劣影响。

  而塔伦也和海格、哈利道别,他们一个回霍格沃茨,一个继续回姨夫家遭罪,留下小先知自己住在破釜酒吧,所幸费伦泽是个财大气粗的,马人部落不花金加隆,费伦泽托海格卖了不少特产,赚了大把的金币,这个心疼儿子的马人临走的时候把这些黄澄澄的小可爱全塞给了塔伦,他才不怕孩子乱花钱,懂事的塔伦一直很让他放心。

  塔伦留在破釜酒吧的目的也不是像之前说的为了适应人类社会,上一世他在人类社会摸爬滚打快三十年,反倒是马人部落的十一年对他来说更像是一种异国的体验。他留在外界的目的,更多的则是为了赚钱,因为本来就熟知哈利波特七部曲的剧情,加上塔伦那双神奇的眼睛,让他很早就推导出了自己未来七年的大致命运,他知道自己将来会面临什么,更知道怎么做才能选择无数命运支流中他最希望的那条,而为了达成这条路,他必须现在就开始赚钱,而最快的赚钱途径不在魔法界,虽然点石成金的魔法石很好用,可是塔伦想要的可不是难以脱手的巨大金块,以他的能力,人类世界的股票市场简直就是对他敞开的巨大钱袋子。

  为了能顺利的从钱袋子里拿钱,塔伦需要先具备一定的施法能力,不然一个小孩自然是没能力在大人的世界里愉快玩耍的,特别是麻瓜的世界。

  “金属魔杖真是重。”塔伦抱怨的活动了一下胳膊,拿到这根特殊的魔杖后,塔伦眼前的迷雾也消散开来,他能够清晰的看到这根魔杖的原理,用途,制作手法,也明白了为什么别人拿到它就会变哑炮。这根魔杖的“内心”太强大了,它的灵性已经超越了几乎所有巫师的心灵世界,当巫师们持有它时,夜幕之杖的灵性能轻而易举的挤占巫师自己的心灵世界,这时巫师们就会感觉思维混乱僵化,心浮气躁,所有的施法动作都会变成无意义的挥杖和喊叫,就算抛掉魔杖,这种挤占的后果也会持续几天才能缓过来。

  而塔伦这个异类就不同了,他的心灵中有着一整个星空,无穷的命运和纷繁的幻象,夜幕之杖虽然同样蕴含着星空的缩影,但和塔伦的内心相比,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反而,有一个能够合拍的与自己配合的持有者,让已然沉寂了两百年的夜幕之杖欢呼雀跃,塔伦时常能感到,自己施法时,夜幕之杖那种带领着自己完成魔法的舒畅感。

  对于塔伦来说,魔咒和施法动作没有丝毫隐秘可言,在他的视界里,三大不可饶恕咒也不过是颜色难看一点的咒语,魔法的体系,传承,发展,他可以如数家珍的念出来,除了某些隐秘的对自己释放了保护咒语的学派和法术,没有什么是塔伦不知道的。有时候他也会吐槽,自己这种人干嘛还要去霍格沃茨上学,明明坐在家里就能成为大法师,不过想想参与剧情本身也是一种快感,而且命运的脚步不可阻挡,塔伦对于去霍格沃茨还是充满期待的。

  因此,制约他施法的只有魔力量和熟练度的问题了,有夜幕之杖的辅助,他可以在几次练习后,就熟练的掌握大多数魔力允许范围内的魔法,唯独魔力量这个东西,他知道有不少方法能提升,可都不是现在的他能办到的,短期内,他只能老老实实的靠长大这种方法来获得魔力的增长。

  短短一天的时间,塔伦已经可以熟练运用一年级教授的所有咒语,不管是漂浮咒还是初级变形术,对他而言都没有难度,挥了几次胳膊,他已经可以轻松地让板凳变得泰迪熊调踢踏舞了。现在的他正在尝试二年级的咒语,一些低级的恶咒和黑魔法也在尝试范围之内。用星眼观察世界的他可没有什么道德洁癖,魔法好用就好,除非真的会污染灵魂,不然只是人为定义的邪恶他还真不在乎。

  塔伦的目标是在一个礼拜内掌握三年级的全部咒语,低级的所有恶咒、黑魔法,然后尝试一下以现在的魔力量能不能使用四年级的咒语,如果可以就多练习两天,不行的话将就将就,也足够他用来糊弄麻瓜,进入证券交易所翻云覆雨了,塔伦才不会说自己的本来目的是直接学会夺魂咒,控制几个麻瓜操盘手远程赚钱呢,可惜他的那点魔力,也就能影响影响哈士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