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哑炮之杖

魔堡星见 +A -A


  “来试试这根,桃花心木,龙的心弦,热烈而强健。”奥利凡德长长的手指拂过一排排长纸盒,好像拂过琴键,塔伦的视觉里,那一根根魔杖都有着自己的灵性,散发着和人一般的星轨光辉。而奥利凡德就好像他们的父亲,随着他手指的滑动,那些星轨光辉竞相雀跃着,仿佛海潮。

  “就像织命的女神。”塔伦喃喃自语,魔杖是巫师的延伸,这位老迈的魔杖大师,连同他的店铺,影响着大半魔法界人们的命运,这个老人的一生都用在观察人和魔杖的契合,他已经摸到了命运的裙角。塔伦仿佛对命运和星辰的理解又加深一层,可又好像什么都没明白,纷杂的幻象再一次包裹了他,连奥利凡德递到他面前的魔杖也没有注意。

  “塔伦?他怎么了?”哈利在他面前晃了晃手指,后者全无反应。

  “哦,真是令人惊讶的小伙子。”奥利凡德饶有兴趣的放下那根魔杖,“看看这双眼睛,他正陷入深沉的冥思,也许我们应该点一根藏香?”老人从柜台下翻出一根弯弯曲曲的香,捻了捻手指,将其点燃,甜腻的味道扩散开来,哈利捂住鼻子,那感觉就像达力吃过的玫瑰馅饼。

  而塔伦正沉浸在一个万花筒般的世界里,恢弘的宇宙浓缩为一个点,又像花朵绽放,斑斓的星云一化为三,旋转扩散,耀眼的恒星从塔伦身边擦身而过,却倏忽间变成九个一模一样的星辰,不带丝毫温度。一个星空分裂为两个,两个拓印为三个,无穷多的星星之外还有无穷多的星空,无穷多的星空各自运行着不一样的轨迹。

  塔伦并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似乎大脑已经适应了这种几何增长的信息,似乎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将无穷多的可能容纳于心,他能明白所有可能,洞见一切偶然与必然,他能穷搜过去,能广渡未来,直至时间的尽头。

  但塔伦明白,人是有极限的,眼前的万能万灵,不过是大脑传递给他的错觉,是虚荣和自满的膨胀,如果他不能尽快从万物命运的岔路口走出去,他将永远迷失在星辰之中,他的肉体将会死去,灵魂则会化作星辰间的精灵,成为下一个预见者眼前的烟尘。

  而在小店之中,一老一小大眼瞪小眼的注视着静止不动的塔伦,后者在甜腻的藏香气味中,留下一道鼻血。

  “哦天啊,我第一次见到在冥思中流鼻血的!”奥利凡德有点慌乱,急忙找了包纸巾递给哈利,自己则一头扎进纸盒堆中。

  “让我想想,这也许是一种非常罕见的魔力暴动,也许一根足够坚韧的魔杖能帮他度过困境!”奥利凡德快速的翻着魔杖堆、

  “排除孤僻的独角兽毛和狂躁的龙心,具有复生力量的凤凰尾羽是最合适的,至于木材,也许可以试试圣橡木?”奥利凡德快速翻出一根白皙的魔杖,“九英寸,小巧而坚韧,带着温和的春风。”

  “请快点先生,鼻血有点止不住。”哈利努力的替塔伦擦着鼻子,可鼻血依然流淌。

  奥利凡德快步上前,将魔杖塞进塔伦半握的手中。

  “啪!”一阵烟雾伴随着爆响,魔杖被直接弹出塔伦的掌心,如果奥利凡德拥有塔伦的视觉,还能看到那魔杖的星光都发出哀嚎。

  “不行不行!还是太柔弱,也许该试试坚强的榆木?或者东方的紫檀?”奥利凡德再次从魔杖堆中直起身,手里拿着三根各具特色的魔杖。

  “先来试试这根,榆木,凤凰尾羽,贞烈的女士。”啪的一声弹开。

  “别急,还有这根,紫檀,凤凰尾羽,神秘的治疗。”又是一声爆响,塔伦的眼角也开始流血,两人都有点慌了,奥利凡德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情况,看看魔杖就七窍流血,真是怪胎。

  “最后这根,如果还不行······不,一定可以的,阴沉木和独角兽毛的搭配,轮回的隐者,非常强力!”奥利凡德略显粗暴的将魔杖塞进塔伦手中,然而结果,依然是让人绝望的爆响。

  塔伦在星河中遨游,他尽量的收束自己的意识,不去关注那庞大到无穷的轨迹,他想找到自己在命运中的原点,回归身体,然而这太难了,仿佛在宇宙中寻找一粒尘埃。

  奥利凡德烦躁的抓着头,“我从没见过这样挑剔的顾客,就算是小哈利,也能找到合适的魔杖,哦我没有别的意思哈利,只是这孩子······”奥利凡德突然眼前一亮:“我怎么能忘了它!哑炮之杖!是的,只有它能做到这个程度了。”

  老人挥手招来一架长梯,爬到货架的最高层,颤颤巍巍的捧下来一个精致的木盒子,上面的灰已经有一寸厚,打开的时候几乎呛得人睁不开眼。

  哈利好奇的向里面观望,却被老人拦住:“小心点,这根魔杖可不普通,从没人能驾驭它,甚至连接触都不行,这是祖先留给我的失败品,但同时也是最完美的杰作。”

  奥利凡德小心翼翼的用镊子夹起那根魔杖,它的全貌终于暴露在哈利面前,这是一根纯金属的魔杖,大约十三英寸长,杖身闪耀着奇异的银黑光泽,十二颗星星一般的光点从杖身上透射出来,缠绕在杖身上,构成奇特的花纹。

  “大约两百年前,一颗陨星落在我们家族的后院,我的先祖认为这是上天赐予的素材,便将陨星的星核融化,铸造了这根金属的杖身,而星核中无论如何也无法融化的十二颗闪烁着星光的金属粒,被作为杖芯,镶嵌在魔杖内部。”奥利凡德感怀的看着这根魔杖。

  “然而也许是这根魔杖太过强大,也许是他违背了魔杖的制作原理,总之,不论多么强大的巫师,只要握上这根魔杖,就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哑炮,甚至放下魔杖后,也需要好几天的缓冲,才能慢慢地恢复施法能力,人们惧怕它,厌恶它,它从天上掉落的星辰变成人人诅咒的魔星,于是,这根魔杖便一直被封存在店铺里,流传至今。”

  奥利凡德慢慢将魔杖塞入塔伦的手中,这一次,没有爆响,没有火光和烟雾,一切如常。

  “似乎有用?”哈利问道。

  塔伦感到一阵阵疲惫从精神上传来,他知道自己快支撑不住了,而就在这时,突兀的,一道深沉的夜幕横亘天穹,无尽的星空被掩盖在神秘的黑色面纱之下,塔伦一阵轻松,知道自己得救了,他好奇的追向那夜幕的,不知飞越了多远的空间,一颗明亮的星辰仿佛白洞,喷吐着耀眼的星屑。

  “那是,我自己!”塔伦兴奋异常,一头扎进了星辰之中。

  “啊!活过来了!”小店之中的塔伦一声大叫,吓了奥利凡德和哈利一大跳。

  “看来,哑炮之杖找了个好主人。”奥利凡德擦了擦头上的汗。

  “不,他不叫哑炮之杖,他叫——夜幕之杖。”塔伦举起金属的杖身,异象覆盖了天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