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虽然活的像马,可是我长得可爱啊

魔堡星见 +A -A


  马人部落的生活新奇而平淡,他们的习俗与人类有很大差异,但同样追求幸福美满的生活,除了需要小心偶尔昏了头跑过界的八眼巨蛛,禁林里大部分生物与马人的关系都很好,当然没有智商的巨怪除外,这些只知道把一切不能吃的东西砸烂的大个子被马人驱逐到了禁林深处,塔伦长到现在,也没见过这种据说奇蠢无比的生物。

  马人是一个强大的种族,他们在魔法治疗、射箭、天文学和占卜领域都有独到的见解,然而这样一个拥有高度文明的智慧种族,却让魔法部把自己划入动物的范畴,塔伦曾不解的询问长老,得到了四个字作为回答——保持谦卑。

  作为一个人类小孩,在马人部落中生活还是有点别扭的,周围的小伙伴刚学会跑,速度已经逼近博尔特,这让塔伦很受伤,虽然他也是喝马人乳汁长大的,可也没能让他体格上有什么突破,反而可能是因为物种不太对的缘故,他的体魄还显得有些瘦弱,这让费伦泽一直有些自责。有时候为了跟上小伙伴们的速度,他不得不让比较强壮的小马人驮着他在密林中穿行。

  而这些幼年马驹拿着属于自己的短弓开始在丛林中狩猎野兔的时候,塔伦只能羡慕的看着,倒不是说他受歧视得不到短弓,费伦泽在他刚能跑的时候就为他做了一副精致的小弓,然而以塔伦的体力,开弓三次就不得不让手臂充分的休息,这种CD出去狩猎也太麻烦了点。不过相比其他小伙伴,塔伦的命中率高到一个让人嗔目的地步,在初步掌握弓箭的用法后,塔伦就再也没失误过,射程之内,三箭必中,不管是蚊虫还是树叶,在星辰之眼的注视下,一切影响命中的要素不过是早已确定的数据,塔伦只要顺着命运的轨迹,射出一箭,目标自然会自己撞向箭头,根本不用多操心。

  当然,这也让塔伦被小伙伴们排挤出了每年的射箭比赛,那种犯规的箭术根本是在破坏平衡,就算成年马人也做不到的百发百中用来欺负孩子,长老都要看不下去了。

  而塔伦也有自知之明,拿这种箭术去羞辱小伙伴,以后还给不给骑了,不被尥蹶子就算好了。所以塔伦在学会了英语后,大多数时间都在学习草药和天文学,他可以通过眼睛看到植物的生长和死亡,看到服下后的效果,却不能系统的总结草药的知识,至于天文学,塔伦只是单纯的把眼中的星星和人们给他起的名字联系起来而已,人们赋予星辰的意义和内涵,对塔伦来说有些帮助,却也没有太大用处,毕竟自己是个能直接解读命运轨迹的挂逼,马人的天文学虽然领先世界,可也强不过金手指。

  反而是马人们丰富的占卜手段,让塔伦兴趣盎然,年轮的生长、水流的走向,一组数字,一团烧焦的皮毛,马人把占卜发展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不像霍格沃茨还局限在算术和茶叶上。对于塔伦来说,学习这些五花八门的占卜,就好像学习不同的解题方法,在已经知道答案的前提下,他的占卜学进程就像是在直接抄答案,马人长老面对这种学习速度,除了面部肌肉抽搐也没别的方法。

  至于魔法治疗,深信自己具有魔力的塔伦终于在七岁时迎来了自己的魔力暴动,长老心爱的透明水晶球被他铭刻进了一片星空,虽然除了好看之外没什么卵用,但也让塔伦兴奋不已,毕竟一个不会魔法的算命先生只能被称为神棍,而一个法力强大的占卜家可是被尊为先知的。

  拥有魔力后,塔伦开始缠着费伦泽要他教授魔法治疗的知识,已经预见到自己会收到霍格沃茨录取通知的他倒不急着学别的,马人独有的魔法治疗知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而费伦泽也乐意将自己会的都交给这个小家伙,一把年纪还没对象的魔法师费伦泽把塔伦视如己出,除了跑的慢点,体力太差,马人对自己这个人类儿子非常满意,心理年龄超过三十的塔伦太会装嫩了。

  而所谓魔法治疗,也不像游戏里那种biu的一道圣光,剩一口气的尸体就能活蹦乱跳的去砍BOSS。虽然有一些能够愈合伤口和简单治疗的咒语,但多数的治疗手段还是通过药剂和各种鬼畜方法。比如被某种毒蛇咬到,学鸡叫可以解毒,对付大面积烧伤,用特殊手法可以把坏死的皮肤揭下来披在树上,树木的力量可以让皮肤复原,之后再放回伤者身上。

  但是很多手段需要施法能力,塔伦可没有马人徒手施法的本事,他还得一步步来,先等到11岁有资格买到属于自己的魔杖,熟练之后才有可能去尝试无声施法和无杖施法。

  “嘿,塔伦快看看是谁来了。”费伦泽的声音从茅草屋外传来,塔伦坐在地上,一直只受伤的小鹿在他怀里安静地躺着,他熟练的将各种草药混合,敷在小鹿身上,狰狞的伤口慢慢缩小愈合,小鹿很快站了起来,舔了舔少年,跑出了屋子。

  “海格先生,谢谢你帮我带了岩皮饼,不过这并不能改变你忘了帮我买上次说好的巫师棋的事实,不过没关系,我已经快11岁了不是吗,父亲。”塔伦淡定的站起来,看着费伦泽带着巨大的海格挤进屋里,马人为了自己的小马驹操碎了心,也间接导致他和这个半巨人的关系更加紧密,毕竟想买什么人类的东西都得找他帮忙。

  费伦泽无奈:“小塔伦,你这样人生会失去很多乐趣的,未知不也挺美好吗。”塔伦耸耸肩:“小孩子总想快点知道自己的礼物。”海格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额,下次,我是说下次一定不会忘得。”接着掏出一大堆费伦泽托他买的人类用品,最后把一块巨大坚硬的岩皮饼塞到塔伦怀里,后者感觉自己抱了块石头。

  “我去找牙牙玩了。”有两个体型庞大的家伙杵在屋里,塔伦呆的气闷,索性跑出去找那只体型庞大却胆小粘人的猎犬玩耍。

  “真是个活跃的小马驹,不是吗?”费伦泽溺爱的看着跑出去的背影,“可是他也长大了。”海格费劲的扭动身躯,“他总要离开你。”

  费伦泽沉默了一下,微笑:“但这并不影响命运安排的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