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马人部落

魔堡星见 +A -A


  塔伦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能够感到自己已经身处一个温暖的室内,虽然四周依然是无尽星空,不过被命运轨迹蹂躏过的心灵让他很快接受了自己瞎掉的现实,“大不了以后就通过预知视觉观察世界嘛。”塔伦这样安慰着自己,虽然他才刚刚能稍稍屏蔽筛选星海传来的信息,但也足够他解放出一部分心智来感知周围。

  塔伦小心翼翼的从星海中寻找到此刻自己所处位置的命运轨迹,将它引入自己的心灵,观察着刚刚发生的事,以及正在进行的谈话。一幕幕画面在脑海中浮现,他可以看到自己目前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皮肤白皙,发色深黑,毛茸茸的柔软兽皮包裹着他,放在一个藤条编织的篮子里。周围是一座石制神庙,火把微微晃动,头顶是一片敞开的天井,可以看到闪烁的星空,“好吧,并不想再看一遍。”塔伦心里吐槽,视角转向下方的两个马人。

  “长老,您能看清这幼驹的命运么?”费泽伦恭敬的屈下前腿,他的面前站着一位垂垂老矣的老年马人,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太多痕迹,虬曲的胡须宛若苍老的枝干,盘旋在身上,他的眼神凝视着神庙顶端,星象的变化映刻在他眼里。

  “火星的躁动将要平息,灾厄被迫离开黄道,月亮牺牲了自己,哦,这伟大的母爱。”马人长老盯着天空,木杖在地上无意识的勾勒,一幅星图一点点展现。

  费伦泽也抬起头:“那个人失败了,预言应验了。”“是的,星辰会揭示一切。”老马人缓缓走近,触摸着塔伦柔嫩的脸颊,砂纸一样的触感让塔伦想要躲开,可篮子就这么大,他只能翻着带星光的白眼随老马人折腾。

  “这幼驹是个本不该出现的异类,天空中没有属于他的星星。”费伦泽大惊,刚想说话,“但命运的玄奇即使是我也只能解读表象,那个人并没有死去,未完的战争会在之后接续,也许这孩子的存在正是长河的另一条分岔口,他叫什么名字?”马人长老自顾自的说着。

  “塔伦·星眼,我给他起的名字。”费伦泽柔和的注视着那小小的生命。

  “哦,星眼,真是贴切,也许他的星星不在天空中,而藏在他的眼里。”马人长老若有所思,“就由你来负责这幼驹的抚养吧,不过只能在他成年之前。”

  费伦泽的眼里露出惊喜的光芒。“不过在这之前,你也许得先给他填饱肚子。”塔伦的肠胃不争气的响了起来,费伦泽罕见的脸红了一下,急忙抱起塔伦。“或许该给你找一个马人乳母?不不,人类马驹消化不了马人的乳汁,那么调和一些月见花花蜜呢?大概是个好主意?”费伦泽逗弄着塔伦,抱着他走出神庙。

  马人的部族不算大,塔伦的心灵视界里,大概能看到上百名马人生活在这里,除了中心的石制神庙,周围大多是一些茅草房子,简单编织的木篱笆圈出生活的范围。塔伦可以看到,有的马人在做手艺活,用晒干的藤条编织篮子,或是熟练的制作一把新的短弓,把色彩艳丽的羽毛削成合格的箭羽,用一点点铁皮包出一个完美的箭头。还有的马人在照顾草药,奇异的魔法植物们非常骄纵,塔伦预见到那个马人下一刻会被喷一脸孢子,他幸灾乐祸的闭上眼,饥饿让他感觉越发男抵抗星海幻象的侵扰。

  “哦!该死!”费伦泽看到了那个脸上沾满毛毛绒孢子的马人,憋着笑走开,今夜正好是满月,远处可以看到酷似羊驼的大眼睛月痴兽在山坡上蹦跳。他找到一对正在哺育幼驹的马人夫妇,求取到一些乳汁,又用一袋龙粪肥从护树罗锅那里换来以后稳定供应的月见花花蜜,总算解决了小塔伦断奶前的伙食问题。

  看着吃饱了在兽皮里活动手脚的塔伦,马人露出满意的微笑,“也许该给他做点衣服?”费泽伦看着自己粗糙的大手,理智的决定放弃。

  而塔伦,在享受了一顿风味独特的马人乳汁加月见花蜜特调饮品后,精力充沛的投入到与命运长河幻象的对抗中。

  重生的灵魂让他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所处的世界,不管是马人长老的话语,还是命运长河中透露出的幻象,都让他确定了目前的时间,正是伏地魔败亡,哈利比特成为救世主的那天。

  “所以本身就熟知剧情的我,干嘛还要有个代价是瞎掉的预言系外挂啊。”塔伦内心吐槽,他慢慢捋清了自己的特殊之处,那双汤姆苏一样的星辰之眼,是整片星空的拓印,世间万物的命运轨迹由群星昭示,同理,也直接向塔伦昭示。

  但万物的命运是多么庞大的信息量,就算前世最先进的计算机,也无法容纳这样庞大的数据流。所幸星辰之眼只是映射的映射,相比直接观察命运,塔伦只是通过镜子来观察另一面镜子折射出来的景象,当他熟练的掌握星辰之眼,就可以屏蔽掉绝大多数对他无用的信息,而通过观察以他自身为圆心百米内的命运轨迹,也可以像常人一样正常的生活,甚至这种无死角的视觉,比普通人更强大,更有预见性。

  “变相的白眼呢,感觉是个了不起的外挂。”塔伦叹了口气,他倒不想打乱哈利波特的剧情,在马人部落安稳的生活到十八岁,看着救世主怼死伏地魔,然后在便捷舒适的魔法界开个什么马人特产之类的小店活下去,也挺好。然而拥有预言能力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虽然他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让他窥视到十八年后的遥远未来,但一些只言片语的片段也展示了自己以后精彩或者说闹腾的生活。

  “真是苦恼啊。”塔伦在马人怀里翻了个身,突然想起自己前世连四级都没过的英语水平。“听倒是不怕,但是总不能以后都做哑巴啊,这两年的幼生期先学好英语吧,也不知道马人口音在英国潮不潮。”塔伦嘟囔着,陷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