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星辰之子

魔堡星见 +A -A


  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他看到了星空,那是美丽的不带丝毫遮挡的星空,星辰们闪耀着各自的光辉,似乎在诉说什么。

  “塔伦·星眼。”一个名字突兀的跳入他的脑海,他清楚地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名字,一个有别于前世的名字。至于前世,他清楚地记得经历过的一切,父母,亲朋,恋人,他记得自己的出生和死亡,记得每一次哭泣和大笑,记忆成为铭刻的画卷,他可以任意的翻阅调取。但他忘了,唯独忘了,他叫什么,他的名字,似乎命运长河与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他明白这种经历,统称作“穿越”,他将抛弃过往,以塔伦·星眼之名存在。

  下一刻,不待他细想,那纷繁的星河宛若倒卷,空间颠倒,四维混乱,置身群星之间的塔伦茫然无措,他分不清,是自己融入了星河,还是那群星汇向了自己,纷乱如麻的轨迹挤入他的脑海,无数片段在他眼前闪过,过去,未来,现在,时间仿佛失去了意义,众生成为他眼中流过的水滴,他拼尽全力,才从那幻象中捕捉到唯一的真实,发了求救的呼喊,下一刻,他又淹没在众生的星轨中。

  “什么声音?”费伦泽警醒的竖起耳朵,虽然马人已经是禁林的统治者,但近来越发膨胀的八眼巨蛛族群让马人们感受到了威胁。还好那些八条腿的家伙虽然嗜血,却有一个亲善人类的祖先——阿拉戈克。虽然无法理解那个混血巨人是如何跟各种凶猛生物打成一片的,但这并不妨碍马人们凭借海格的关系与八眼巨蛛达成和平协议,两个族群不会刻意互相杀戮,但如果闯入对方的地盘,该下手时也不会留情。

  “似乎是人类马驹的哭喊?”走在他身边的罗南出声。“可这里是八眼巨蛛的边界了,怎么会有人类的幼驹?”费伦泽握紧手中的弓箭,向声音传来的丛林处走去。

  “小心些,那些巨蛛非常狡猾,也许是陷阱。”罗南紧随其后。

  “嘿,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一个刚出生的人类幼驹!”费伦泽轻柔的抱起那个躺在树叶间的孩子,柔软的胎毛在月光下仿佛轻纱。

  “可这里为什么会有人类的马驹,看看这可怜的小东西,他可能出生还不到一天!”罗南有些愤怒,幼小的生命需要得到呵护和抚养,而不是不负责任的遗弃。

  塔伦感知到一双毛茸茸的大手抱起了自己,勉力从星海的幻象中挣脱,他睁开眼,想看看这个拯救者,可举目四望,星空依旧,塔伦有些慌乱。

  “哦!天啊,看看他的眼睛!”费伦泽惊呼起来,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仿佛是整片星空的倒影,又好像那两枚眼眸,本就是两片星河。“这孩子,没有视觉?”罗南也被那惊艳的双眼震惊,但同时他也发现,这孩子茫然的四顾着,仿佛眼前这两个半人半马的大块头不存在。

  塔伦听到两个男性声音的对话,那是口音非常重的英语,他理解的很吃力,不过并不需要他做过多的理解,身处星海的他似乎并不需要语言的媒介,那些话语中的意思清晰地传递到他的心灵,震惊之余,塔伦再次陷入那无休止的幻象之中。

  “这是他被遗弃的原因吗?”费伦泽皱起了眉头,就算没有视觉,他的父母,难道看不出这双眼眸的神奇?这简直就是星空的馈赠。

  “卡啦卡啦”的声响从密林中传来,马人抬起头,神色凝重:“是八眼巨蛛!稚嫩的马驹散发着它们无法抵抗的诱人气味,我们该庆幸早到一步。”

  “快离开这!带他回部落!”费伦泽把塔伦装进胸前的皮囊中,四蹄翻滚,两个矫健的身影飞驰而去。

  “这样不行!我们闯过了边界,这些巨蛛为了美食,一定会穷追不舍!”罗南奔跑着,手中的短弓不断开张,一只只从林中窜出的蜘蛛被钉在树干上,等待死亡。

  “这些疯狂而邪恶的生命,早在海格带来阿拉戈克时,我就有所预见。”费伦泽咬着牙,一箭将一直蜘蛛射死,空出一只手对着罗南视线盲点推出,白色的魔法光辉将那只偷袭的巨蛛化作石像。

  “谢了,不过现在说这些没什么意义,快想办法逃出包围吧!”罗南加快了速度,前蹄高举踏下,马人的体重可不轻,惯性的作用下,轻而易举踢翻了两只巨蛛,费伦泽紧跟而上,奶油色的身躯健壮而结实,在星光的照耀下,连开几弓,射死围上来的蜘蛛,撕开一个了缺口。

  “就快到了,坚持住,过了河就是我们的边界,没有阿拉戈克的命令,那些巨蛛不敢过河!”看着前方的河流,倒映着月色的小河从没有像今晚这么美丽,费伦泽有些走神,不过到了这里,危险已经基本解除,有罗南在旁,他也可以不用那么谨慎。

  “是部落的支援!”罗南看到了河对岸闪烁的火光。一支长箭带着破风声飞来,擦着罗南的发梢,射中了追上来的蜘蛛。“长老预见到了我们的危机!”“感谢星辰!”费伦泽赞叹着,两人在马人们箭雨的掩护下跨过小河,岸边留下一地蜘蛛的尸体。

  “真是恶心!”一匹棕色的马人从人群中走出来,“贝恩,谢谢你的支援。”

  “不用说感谢的话,是长老的命令,哦,这是什么,一个人类的幼驹?”贝恩看到了费伦泽怀中那小小的生命。

  “是的,我们在巨蛛的边界发现了他,一个被人类遗弃的小东西。”费伦泽怜爱的抚摸着塔伦稀疏的头发,后者恍惚的睁开眼,又很快闭上。

  “看看这璀璨的眼眸,这是星辰的孩子!”费伦泽感叹着。

  “那些愚蠢的人类,连自己的幼驹也忍心抛弃。”贝恩厌恶道,“可是这孩子怎么处理?他总要长大的,我们不能把他养在马人的部落。”

  “嘿别这样,贝恩,这只是一个幼驹,即使人类这样的短生种,他的成长也要十几年。”费伦泽辩解着。

  “还是交给长老来判断吧,他已经在神庙等你了。”贝恩转身,马人们分开一条道路。

  “你准备抚养他?”罗南凑上来,他的背上刚刚被蜘蛛咬了一口,这是正在接受解毒处理。

  “这样不好吗?看看这幼驹,多可爱。”费伦泽饶有兴趣的逗弄着茫然的塔伦。

  “那你准备叫他什么?他狠心的父母似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塔伦吧,塔伦·星眼。”费伦泽说着,星空倒映在塔伦眼中,也倒映在费伦泽的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