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空头支票.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要说官爵,诸葛松今晚可以说是毫无片功,要是仅靠和关羽、张飞二人的赌注就混上一个大官,刘备手下的所有人都肯定不服。可要只混到一个在众人看来已算不错但在诸葛松看来却毫无用处的小官对他来说又聊胜于无。诸葛松觉得这刘备虽说是什么皇叔啊、左将军、豫州牧、宜亭侯什么的,这官爵和地位听起来响亮,可他实际上现在充其量也就是个新野县的县委书记兼县长,就算让他看在关羽和张飞的面子上使劲封自己,估计能封他个什么乡长镇长的都已经不错了。当关羽和张飞二人喜气洋洋的对诸葛亮表示了心服口服之后,面对着诸葛松的注视,这二人却显得很是尴尬,诸葛松趁热打铁的对张飞说:“三将军,如今我家先生的计谋应了,是不是您就该兑现您的诺言了?”诸葛松有意没对关羽说,果然以关二爷的性子还没等张飞说话,便抢着大声的叫人拿绳子和皮鞭来。刘备和诸葛亮都大惑不解,待听张飞细说了原委,刘备反而笑着对张飞$∞,↗anshub☆a.说:“三弟啊!让你随便打赌,这下连大哥都帮不了你了。”说着却将视线看向孔明,很明显他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照顾着自家兄弟的,他的意思再简单不过,那就是要孔明开口做老好人,既能让他的两个兄弟免于受辱,又把这个人情卖给了孔明。凭孔明的智商又怎会不能明白刘备的意思,便笑着对诸葛松说道:“松儿,得饶人处且饶人,今日二位将军都立了大功,又岂有被捆起来鞭打的道理?难得今天大家都高兴,你就不要煞这个风景了。”孔明这么说很明显是给诸葛松一个很好的台阶,诸葛松也知道自己如果真要当众鞭打了刘备的两个兄弟,在现在这种其乐融融的良好气氛里,就不光是得罪刘备三兄弟了,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再得意他了。诸葛松如果能顺着孔明的话对关羽和张飞说:“这只是一个玩笑,两位将军又何必当真!”不但能一扫这二人之前所对他的敌视,肯定还能获得刘备三兄弟的一致好感。可在这个随时都充斥着刀光剑影的三国时代,仅仅拥有他人的好感又有什么用?况且诸葛松要救关羽的意愿十分迫切,自是不会让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在他面前白白溜走的。要知道孔明已经显露了他算无遗策的才华,以后再想从刘备的两个兄弟这里找这么大的赌局可是几乎不可能了。但鞭打关羽和张飞的事诸葛松是肯定不能干了,先别说得罪不得罪人的事,就是从他自身来说,也不可能对他一直崇拜的两个神将下手啊!想到这儿,诸葛松便将自己早已想好的要求提了出来,他对刘备说:“我家先生说的很对,二位将军都是有功之人,又岂能鞭打。”诸葛松见刘备脸上的神色果然变得很满意,心想:“可也不能这么算了。”便接着对他说道:“可我好不容易赢了二位将军一次,主公是不是也该替他们赏我一些什么,做个彩头啊!”刘备听此便哈哈大笑,在场的众人也都露出了很是轻松的表情,只听得刘备对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只要我能做得到的,但凭你这小小孩童开口,我都替我两个兄弟答应你就是了。”这样这个人情便又落到刘备身上了,他这么大方的说,自是有在他两个兄弟面前卖好的意思。“我看他啊!是想让翼德给军师磕头!”此时赵云在旁边也看得兴起,便在一旁打趣张飞道。赵云这么一说,便引得笑声一片。张飞是个直肠子,虽然这比被当众鞭打只好上一点,却也一副豁出来的样子,硬撑道:“磕就磕,只要军师能帮大哥打败曹操,别说这次,胜一次磕一次都行!”众人再次哄堂大笑,都将目光集中在诸葛松身上。可诸葛松此时心中却早已有了计较。他笑着对张飞说道:“我可不敢让三将军在众人面前如此难堪。”“那你究竟要什么?”张飞见不用磕头,心情也是大好。诸葛松将身体转向刘备,深鞠一躬道:“但请主公许我将来做武陵郡的太守!”诸葛松此言一出,众皆愕然。向一个县委书记要市委书记的职务这种事,从古至今,估计也只有诸葛松能干得出来。刘备显然是被我惊到了,张飞则直接就冲他喝道:“诶,我说你个小毛孩子,你知道一郡的太守是多么大的官么?毛都没长齐呢,胃口居然就这么大!”刘备此时已经稍缓了过来,只见他苦笑着对诸葛亮说道:“军师,你看你这书童一张口就管我要武陵郡,可武陵郡是景升兄的,这事我可做不了主啊!”“那主公您就接受了刘景升的荆州,到时候让松儿做武陵郡的太守不就行了?”孔明居然不但没有转身斥责诸葛松,反而趁势又向刘备做起来让他接受刘表相让荆州的工作。接下来便是刘备一顿说他那老生常谈的不忍趁其病重夺其基业的话,说得孔明一脸的无奈。最后刘备很是抱歉的对诸葛松说道:“松儿你还是换一个我能为你达成的事情吧!我保证,只要我能做到,就一定替两位兄弟帮你实现。”“不换!不换!”诸葛松仗着自己是“小孩儿”坚决不肯让步,反而一本正经的对刘备说道:“主公是要匡扶汉室,一统天下的,区区武陵一郡早晚还不都是您的囊中之物?您现在说没有,可以先不给,我可以等,等到您什么时候有了,再把它赏给我也不迟!”“好,好,好,等我有的时候便一定给你!”正所谓空头支票随便开,刘备现在正处在人生的低谷,前途暗淡,根本没信心能得到荆州,这就好比在向一个当了几十年还得不到升迁的县委书记说等哪天您当了省委书记,便给我一个市委书记当当一样。他自然就随口答应了。这件事在众人看来算是就算完了,倒是关羽和张飞二人有些不好意思,好像赌输了却什么都没有给诸葛松,平白糊弄了他这个小孩儿一般。只有诸葛松自己知道,他这次真的是赚大了!为什么诸葛松偏偏想要武陵郡而不是刘备得到荆州后的其他郡呢?因为一是武陵郡离江陵比较近,这样万一东吴来袭,他就能在最快的时间前往救援,二是刘备日后肯定会迫于外交和军事压力,将江夏、长沙、桂阳三郡县交给东吴的。诸葛松要是选这三郡,刘备到时候一交,他可就要被自动免职了。所以诸葛松便先下手为强的管他要了武陵郡,虽然诸葛松现在还“小”,可等到刘备攻下武陵郡时,诸葛松的“年纪”应该也快二十了,他觉得到时候凭他主观上的努力,再加上手握一郡的军力财力,只要能时刻注意着东吴的动向,想是要阻止关羽被偷袭荆州败走麦城就大有希望了!当然,这只是他个人的计划和梦想,来日方长,在庆功宴上诸葛松也并没有获得和其他将领一样能陪着刘备大吃大喝的机会,不过因为刚刚大胜曹军获得军粮辎重无数的关系,他晚上的伙食也好得不得了,吃得也算开心。很快,随着夏侯惇兵败博望坡的消息传到许昌,曹操自领了五十万大军来攻新野,刘琮的投降也让刘备方寸大乱。现在已不光是没有荆州军做后援的事情了,曾经的友军现在也都变成了敌军,形势再次的变得岌岌可危起来。孔明要火烧新野,诸葛松也只好依他的吩咐领着仆人带好他的东西去樊城暂避。诸葛松虽说知道今夜又将有一场好戏,曹仁那家伙肯定会被在新野城中烧得七荤八素的。可他此时已没有了看戏的心情,只能在到了樊城之后简单的替孔明收拾了一下房间,因为他知道,刘备大逃亡马上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