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智激关张.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话说刘备自得孔明,以师礼待之。关羽和张飞二人很是不悦,显然是因为觉得刘备太重视孔明而冷落了他们。诸葛松因为在孔明身边的机会也少,所以也没有听到刘备对关张二人说的:“吾得孔明,犹鱼之得水也”的话。不过从这两人偶然看见他时那一副仿佛他欠了他们八百辈子的脸色来看,他们显然已是对孔明不满到了极点。孔明和关张二人的关系自不用诸葛松操心,这两人虽然眼高于顶,却也钦佩真正有才之人,只要孔明在博望取胜,这点小问题自然便会迎刃而解。诸葛松最近一直在苦苦思索的,却是自己该如何在刘备军中暂露头角的方法。按理说他“现在”才十三四岁,年纪尚小得很,慢慢等总会在以后得到机会。可俗话说出名要趁早,现在是公元208年,距离关羽败走麦城的时间最多还有十三四年,也就是说那时候诸葛松在三国的“年龄”也才不到三十岁,很接近孔明现在出山的年龄。如果他像孔明一样要在那么年龄才能得到显露才能的机会,可实在是太晚了。待得刘备一行人从≠±,■ans+◎om荆州回来,诸葛松已知道他终是按照历史上所说没有接受刘表对荆州的相让。想来这也并非真的是刘备不肯要荆州,他现在应该比任何人都渴望地盘以图成就霸业,可是荆州此时的军政基本上全由蔡氏宗族所把持,先别说刘表是不是真心想让,就算刘表真的要让,刘备想接管荆州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他要是盲目接受了相让,很可能连新野都回不了。所以对此诸葛松也没感到怎么可惜,反而因为一切真的在按照书中所写的发展而变得对自己预判将来的能力越来越有信心起来。终于,随着哨探回报曹操命夏侯惇领军十万来攻新野,在满城担忧恐慌的气氛之中,诸葛松终于觅得了一个有利于他的良机。孔明从刘备那里得到了剑印召集众将,按理说诸葛松身为书童本该侍立在侧,可诸葛松却推说肚子痛离开了孔明身边。孔明虽有经天纬地之才,不过这毕竟也是他人生第一次真正的调兵遣将,所以也无暇顾及到他,而诸葛松却没有真的去茅厕,只是仗着人小,躲在了刘备府宅外墙角的拐弯处,专候关张二人领完军令出来。候不多时,就看见关羽和张飞都很不高兴的出来了,关羽的样子还算自持,而张飞整个的就像要炸开了,诸葛松知道诸葛亮肯定已经给他们两个分配完任务了。孔明命关羽引军往豫山埋伏,张飞往安林背后山谷埋伏,关平、刘封引军备引火之物准备火烧博望坡的计划诸葛松是早已事先知道的。虽然张飞那一脸怒容的样子很是可怕,但诸葛松为了自己今后的锦绣前程却只能豁出去了!想到这儿诸葛松便壮着胆子从墙角后走出,径直的挡住了关张二人的去路。关羽和张飞二人因为刘备的关系而被迫听命于孔明可以说正在气头上,诸葛松知道此时要不是有关羽同在,他现在向张飞挑衅很可能就会立刻被张飞给宰了。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这二人一直都是诸葛松所崇拜的勇将他也不得不得罪了。想到这儿,诸葛松在心中默念:“关二爷告罪,我这可都是为了救您啊!”脸上却露出了一副很不屑很嚣张的表情。这副表情在关二爷和张三爷二位看来自然是欠扁到不行,张飞甚至直接就向诸葛松走了过来,打算把他吓得让开以免被他撞到。可诸葛松硬生生的立在那里没有动,开口便对他们说道:“怎么?你们两个看样子是不信我家先生能打败曹军么?”张飞此时正没处撒气,见诸葛松居然还敢来触霉头,眼睛几乎立刻就瞪圆了。诸葛松一看不好,忙捂住耳朵,心想:“这三将军长坂坡能一声喝退百万曹军,还让夏侯杰那小子直接肝胆俱裂的栽下马来,直接死在当场。现在他正在气头上,可别直接就把我ko在这里,那我可就冤枉得不得了了。”想到这儿诸葛松便捂着耳朵降低了自己的嚣张程度对关羽和张飞说道:“二位将军都是就事论事,君子动口不动手,却也不能大声吓唬我这个小孩子!”此时诸葛松倚小卖小,把这两位架了上去,张飞竟也发作不得。要是他此时是个“成年人”,估计张飞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把我给活劈了,再去找刘备请罪。可诸葛松现在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儿,与他计较对张飞来说却是太**份了,这就是大人物对小孩子甚至小人物的悲哀。倒是关羽拦住了正怒不可遏的张飞,沉声对诸葛松说道:“我们二人自是不会与你这小小孩童一般见识,你也不用猖狂,待孔明那胸无点墨之辈的计谋不应,再把你和你家先生一起捆起来收拾不迟!”张飞本来正被诸葛松的话将得发作不得,听得他二哥如此说,便也顺着对诸葛松说道:“对!到时候三爷爷亲自拿皮鞭好好的修理你,让你也知道不要小小年纪就嚣张得不行!”诸葛松虽然还半捂着自己的耳朵,却也觉得自己的耳膜被震得嗡嗡直响。不过心中却窃喜道:“这一仗诸葛亮又怎么可能不胜!“便信心十足的用言语来挤兑他道:”我家先生的计谋要是不应,我自然甘愿被你们鞭打。可要是应了,你们却待如何?”“你要如何便如何!”张飞果然是急性子,一下子便合了诸葛松的心意,中了他的圈套。诸葛松见好就收,还没等关羽劝阻,便侧身笑道:“那我便静候两位将军佳音!”张飞“哼!”的一声,便当先从他身旁走过,关羽看了看诸葛松想说什么,可终是也默认了张飞刚才的回答,想是也被孔明和诸葛松气的不行。很快城中各军便都陆续出城,诸葛松计谋得成,也就回到了孔明的身边,孔明似乎心情也很不错,不但没有责怪他,反而关心诸葛松肚子好些了没有。与他泰然自若的神情相比,刘备则显得有些疑惑不定,焦躁不安的样子。待到赵云从樊城回来,刘备也开始与其一起点军,按照诸葛亮只许败不许胜的计谋前去迎敌。当晚浓云密布,又无月色,昼风既起,夜风愈大。诸葛松陪在孔明身边和他一起在城楼上向博望方向眺望。忽见得博望方向火光骤起,随后便是震天的喊杀声响彻云霄。诸葛松虽然早已知道结果,却也是兴奋异常。大声的冲稳坐在城头上的孔明喊道:“先生!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只见孔明微微一笑,开始吩咐糜竺和糜芳与他一起准备去迎接得胜归来的将士。诸葛松很开心的跟着孔明一起从城楼上眺望博望坡燃起的胜利之火,他知道这火将是孔明在军中树立威信和刘备迈向帝业的开始,心中也在想着:到底要关张二人答应他何事才能有助于他今后的仕途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