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梦醒草庐.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诸葛松小的时候并没有现在这么多的电脑游戏、娱乐节目还有电影电视剧,所以从他会读书写字的时候起,看小说便成了他许多人生乐趣中最重要的一个。

    在众多的小说中,最先也最让他着迷的,那就是罗贯中所写的三国演义了。

    那时候的书籍还远没有现在这样的精装本,样子古旧,书页泛黄,再加上小得像米粒一样的蝇头小楷,似乎已经成了那个时代书本的一贯样子。不过虽然看起来稍微有些费劲,但那时候他的眼神要比现在要好得多,反而乐得每页的内容装得够多,省得不断的翻页,看起来很是过瘾。

    可能是受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尊刘抑曹的影响,也可能是刘备的那几个¢∧,a≠nshu∧ba.手下诸如关羽张飞赵云诸葛亮等都是除了勇猛无比就是智谋非凡的缘故,反正诸葛松第一次看的时候便很自然的将刘备这一方看成了正义的,凡是和刘备敌对的自然也便都成了他假想的对立面。

    诸葛松第一次读三国演义的时候就开始有这样有的感受,那就是从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开始,他的心便随着刘备事业的兴衰而起起落落。刘备虽然只是个卖草鞋的,但因为是传说中的中山靖王之后,从不以自己的身份低微而自轻自贱。他从一开始便立下了复兴汉室,让人民都过上好日子的宏图之志。而关羽和张飞,便俨然成了上天派下来帮助他复兴汉室的左右“护法”。

    刘备在中兴汉室的路上遇到了诸多的磨难,他在中年时最好的机会莫过于接替了病危的陶谦当上了徐州牧,然而收留吕布来对抗曹操的他却在征伐袁术的时候因为张飞醉酒而失去了徐州。

    从此刘备便陷入了寄人篱下颠沛流离的生活之中,虽然一度韬光养晦用计从曹操那里夺回了徐州,但当时的曹操已经羽翼丰满,不仅很轻易的击败了他,还造成了他和关羽张飞的失散。

    诸葛松第一次看到这里时的心情是很是郁闷的,幸好就在他悲伤无奈的继续往下看时,投靠了刘表的刘备终于得到了成就他一生帝业的天才军师诸葛孔明,自此火烧博望、赤壁鏖兵、南收四郡、西取西川,这一切,都按着孔明出山前与刘备的隆中对在顺利的进行着。

    可就在刘备攻取西川的过程中,凤雏庞统的战死使得诸葛亮不得不离开荆州,这一去虽然帮助刘备转危为安终于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蜀地,但被抽走了刘备方大量精锐的荆州却在东吴的背盟之下失去了。

    不仅如此,军神关羽的战死,再加上执意复仇的刘备被陆逊在夷陵一把火烧掉了好不容易因得西川而得到的许多家当,五虎上将五去其三,自此无论孔明之后再如何努力,复兴汉室也就只能成了镜中花,水中月,五丈原的星落,又碎了多少人的心。

    最近诸葛松闲得无聊,再读三国演义。读到关羽败走麦城,接着刘备被陆逊在夷陵彻底的烧掉了复兴汉室的所有希望时,纵是早已知道结局如此,却还是又愤怒又悲凉又无奈。他恨不得自己穿越到三国去,劝关羽对东吴多加小心,或者让刘备在盛夏的时候先退兵几个月,不要将部队都移居在容易着火的丛林茂密之处!

    然而他也只是个只会周末宅在家里看小说打游戏的普通人,他知道这都是不可能的,历史是不可更改的,纵使心中有千般的不甘,看书看累的他也只好叹息一声,在暖暖的阳光下闭上眼睛美美的睡一个午觉,让自己的身体能过得舒服一点了就算不错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到这一觉睡得可真甜!真是要多舒服有多舒服。朦胧中却觉得有一个又细又硬的东西在轻轻的捅着他的腰眼。

    虽然不痛,可这一下又一下的实在是太痒了!他真不知道是谁在和他搞恶作剧。他突然一激灵,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并没有和父母一起住,而是自己在其他的城市租的房子,这房子的钥匙也只有他一个人有,难道是屋里进贼了?这又细又硬的东西难道是入室强盗手中匕首的尖部?

    想到这儿诸葛松不由得浑身发抖了起来,可他也只能慢慢的睁开眼睛,接受这突然袭来的一切。

    没想到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年轻俊秀的脸,只见那脸的主人笑意盈盈的对他轻骂道:“懒童子!年纪轻轻就不知道多读点书,难道就真想这样伺候着先生一辈子么?”

    这张脸的所有者在诸葛松看来大概有二十七八岁样子,刚刚捅他腰眼的也并不是什么入室强盗的匕首尖部,而是他现在正拿着的鹅毛扇的扇把,这家伙刚刚肯定是倒拿着鹅毛扇,用本该手持的那一部分捅他的腰眼玩来的!

    诸葛松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看着这个身高足有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帅哥,这才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

    天啊!诸葛松突然发现,和这个大个子帅哥相比,他的个子现在也有点太小了吧!他惊慌地将自己从手看到脚,和之前自己那不算高大却也不算矮小的身材相比,现在的他最多也就一米四出头的样子!而且这还不算,现在的他不光个子小了,手也小了,脚也小了,身体所有的部位通通都变小了!

    诸葛松大叫一声猛的跑出了这间简陋的木制房间,全然不顾身后那大个子帅哥很是不安的叫道:“松儿!你想到哪里去?”

    诸葛松跑出房间,又推开了院门,终于在草庐前找到了一条小河。他站在河岸边向河中看去,万幸那河中的脸还是他自己的,只是那脸也太稚嫩了点,他猛然发现,现在的他,不正是他小时候十三四岁时的样子么?

    他不知道自己就睡了个午觉怎么就变成这样了,综合他以前所看过的小说和电视剧,没用上几分钟,他就不得不既兴奋又不安的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他恐怕是穿越了!”

    那这又是哪里呢?他又穿越到什么时代了呢?看着小河上那连接草庐与对岸的小木桥,再加上刚刚那大帅哥的样子,熟读三国的他很快便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难道我穿越到了三国时期的南阳卧龙岗了?”

    也就是说这里是诸葛亮初出茅庐的地方,那、那他刚才所见到的大帅哥岂不是——岂不是——

    此时身着单衣的诸葛松不禁被冻得瑟瑟发抖起来,看这四周的景色应该是初冬,河水虽然没有冰冻,却也是无法下去洗澡的。

    就在这个时候,大个子帅哥已经从草庐里追出来了,他的神态看起来有些面露不愉,见诸葛松正站在河边没有跑远,便快步走到他身前轻斥道:“松儿你发的是什么疯!外面天冷,也不怕冻坏了身体,快和我回屋中去,我有事情要吩咐你!”

    此时诸葛松已经认定这个大个子帅哥就是孔明了,听他叫自己松儿,便心想:“难道我在这个世界里也叫什么松?不过诸葛松现在除了听孔明的也没什么办法,只有强压内心的激动和孔明又回到了刚才的草庐之中。

    不过这次回的却不是他先前醒来的那个房间了。他跟着孔明进入的房间要比刚才醒来所处的那个要大一些。孔明的房间陈设也很是简朴,除了木案上的许多竹简,比较引人注目的便是挂在墙上的那把宝剑了。

    孔明在木案的内侧坐下,示意诸葛松也坐。说是坐,其实便是屈膝跪在那里,诸葛松虽然不太情愿用这种姿势,不过想到既然诸葛亮都已经先给他跪下了,他也不好再摆什么架子,便也只好跪在孔明的对面,等待他对自己说些什么。

    因为地上是有铺着一块比较大的毯子,所以在这个时节离也没有让诸葛松感觉膝盖太凉。他见诸葛亮一本正经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要说些什么。诸葛松现在虽然看起来是孔明的书童,不过此时他可对“这个书童”以前的事一无所知,孔明这时要是问他些以后发生的事,他倒还差不多能答上一些。

    当然孔明现在是不可能知道诸葛松对于三国这个时代是有些“未卜先知”的本领的,他一脸严肃的对诸葛松说道:“昨日徐元直来时对我说了刘皇叔的事,当时你在一旁想也是听到了。”

    “徐元直?徐庶?”诸葛松一听这个名字便算是彻底肯定了自己之前的所有猜测。话说徐庶走马荐诸葛那段他从书上是读过了,不过他是今天才穿越到这里的,孔明昨天见的徐庶他怎么可能知道他们俩都说了什么?

    于是他只好似答非答的勉强应了孔明一句:“是的,先生。”

    好在就这样的回答还是让诸葛松过了关,孔明点了下头,继续说道:“元直这么一去必定是有去无还,我虽然已经对他说明了形势,可他为人至孝,救母心切,方寸已乱的他还没等我再劝便已拍马而去。

    说到这儿孔明便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接着对诸葛松说道:“现在刘备的形势已经日趋恶化,曹操自平定北方之后便在玄武池操练水军,不日即将南下,刘表又年迈多病,刘琦也不会为蔡瑁所容,可刘琮又实在太小。只要曹操南下,关张赵三将再勇,凭新野小城区区几千人马也是肯定抵挡不住曹操的铁骑的!”

    当然现在不用孔明说诸葛松也知道刘备此时的形势有多险恶,要不他好歹也是名义上的左将军、豫州牧,也不会以皇叔之尊前后三次来卧龙岗请孔明了。

    按照正常的对答诸葛松现在应该是要说:“是啊!那可怎么办?”只要他这么说,诸葛亮便可以接着他的话头说下去,没准他就可以先于刘备之前听一场现场版的隆中对了。

    可要是这样,诸葛松觉得自己岂不是就成了说相声里的捧哏的么?书上说诸葛亮是刘备三顾茅庐请出来的,既然难请,那自然也该是不愿出山才对。不过他却知道,越是有才能的人,想实现自己抱负的心思就越强烈。想到这里他突然决定先试探一下诸葛亮,想看看他到底是真的因为刘备几次三番的拜访恳求才感动的出山,还是他其实早就想出山却故意这样对刘备好让刘备更重视他,以便今后能在刘备军中得到更多的话语权。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