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随机应变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一连十几日,于禁都只屯兵在新野,只是每日派些游骑来我军营前哨探,且一触即走。关羽欲起兵去新野与于禁对战,又怕大军远去,廖化在樊城外围有失。身边关平、周仓等人,虽勇武过人,在智谋上却难以给其帮助。

    时至建安二十年七月,从我从武陵带军出来已经过了一年又三个月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晴儿在武陵已经产下一子,来信告知并询问我怎么起名字时,我心中有愧,便回信要晴儿自己定孩子的名字。不久晴儿回信说叫诸葛兴,这名字有点土,不过我还是接受了。

    历史上关羽水淹七军恰逢多雨的八月,七月虽也有雨,但也远远达不到让汉水暴涨的程度。一日晴天,我因为于禁不肯向前而左右无事,忽然来了兴致,便骑上骏马带上数十骑的亲卫队打算去历史上曾经水淹了于禁的罾口川看看。

    罾口川是汉江改道后留下的低洼地区,肚大口小,谷地两侧均是峭壁难以攀岩,不能从两侧攻击,又因肚大,屯军可以远离峭壁,所以就算派人行险攀上峭壁,人数太少也难以从峭壁上向谷内进行弓箭射击。历史上于禁就想军屯于此处,并重兵守住谷口,至使关羽只能与其相持,不能全力进攻樊城,待到大雨连绵,才成了大功。

    我带军在谷内慢慢的走了半日,一边观察谷内的地形一边也算是欣赏风景,期间还遇见了于禁的几骑哨探,仗着马快,看到我们人多,便远远的撤了,直到我带人走到了面向新野的那一侧谷口,看到谷口宽度不过三四十丈,便心生一计,带军回营了。

    回到营中日已偏西,一名小校早早的等在营门外,一见到我便对我说:“将军,君侯有要事要与你商量,叫你回营后速去他的帐中议事。”

    我不知关羽所为何事,下马后也来不及休息,便前去他的大帐。待到了他的大帐外,帐外报信进去,很快我便得令进帐,而看关羽帐中的样子,诸将均已等候我多时了。

    关羽见我进账,示意我落座后便急急的对我说道:“松儿,我军在此已与于禁相持半月有余。于禁素来治军严谨,略懂韬略,不知此次为何如此胆小,屯扎新野不进不退,兄长在汉中与曹贼对峙一日,蜀中便一日不得安宁,我意留一军在此把守隘口虚张声势,我自统军回樊城外围连日攻城,想樊城城池不大,只要督促全军连日攻打,早晚便会攻破此城,之后再全军进攻新野,直驱宛城!不知你意下如何?”

    我听关羽如此说,心中已有计较,便开门见山的说道:“松儿但凭君侯号令!只是不知,君侯此去樊城,愿意给松儿留兵几何?”

    关羽略一沉吟,显然早已想好:“此处隘口也算险峻,樊城若四面攻打非两万兵不可!我自带本部五千军回,留你七千人在此把守隘口,就算于禁大举来攻,数日之内想也无碍,到时你一旦你向我求援,我便带兵来救如何?”

    “七千人啊!”我在心中盘算,没想到关羽会这么够意思,想也是因为我毕竟“年轻”,怕我有失,才肯让我留这么多兵在此。按照关羽的想法,留下七千人给我,就算于禁真的带兵前来,我依托隘口,早早的布置好防御,想也确实能坚持几日。但这样一来,关羽攻樊城打得狠了,万一曹仁有别的办法能让于禁知道他形势危急,引于禁前来攻我,关羽若救我则攻城必功亏一篑,若不救我,我怕我到时候真的难以抵挡,形势便会演变成不利态势。

    想到这儿,我还是决定实施我之前在罾口川想出的办法,我对关羽说道:“君侯所言极其有理,不过曹仁在樊城尚有军近万,若将军只驱动两万人攻城,松儿还是觉得略有不足。”

    关羽听我如此说略感惊讶,问道:“那依你之见该留军多少合适?”

    我伸出食指和中指向他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笑道:“松儿只留两千军足以!”

    “什么?”关平闻听此言惊呼出来,关羽虽然持重,却也一脸惊讶,惊愕道:“于禁在新野可有两万军士,且这十几日已经在樊城休息多时,若其倾力来攻,你将如何抵挡?”

    我对关羽拱了拱道:“此事不劳君侯挂怀,今日松儿前去罾口川哨探,见此谷肚大口小,极容坚守,明日将军便可与我拔营前去罾口川,在我方川口处起一营寨,鹿角陷坑之类,越多越好,由我引两千军至面向新野的川口再起一营寨以拒于禁如何?”

    关羽听我这么说,便手摸着胡须沉吟道:“就算设两道营寨,也不过能多撑些时间,兵力如此悬殊,你确定真的能守到我攻破樊城之时?”

    此时不光关羽如此说,就是帐中诸将也都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我笑着摇了摇头:“曹仁乃曹操亲信,又兼有满宠在旁画策,必深知樊城若失,我军便再无后顾之忧,必定直驱许昌,故必定死守与城共存亡。君侯纵有兵五万,急切之时,也必难在数日内攻下!,所以松儿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指望君侯能在于禁攻破我营寨前攻破樊城的!”

    “那?松儿你到底是何意?”关羽见我如此轻松,细一思索,便知道我必定是已有良策,只是在他面前卖关子而已。当然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知道我究竟打得是什么算盘,便只能面露笑容,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到此时我也不愿再卖圈子,便直接对关羽说道:“如今曹贼远在汉中,许昌空虚,于禁之所以一直驻扎在新野不敢向前,必是惧君侯虎威,怕一旦有失,许昌不保。但他又每天又派许多拨哨骑沿大路小路一齐向樊城方向侦查我军动静,必是既不敢救,又因曹仁在樊城怕樊城有失!只要君侯带大军连日围攻樊城,做出樊城危急的态势,我这边再故意示弱让于禁觉得有机可乘,到时候就算于禁想不来救樊城,也必由不得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