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博取好感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不知是谁说过,要是某个人从心里就不认同你,那么无论你向他提出多少好建议都不会得到采纳。好比孔明刚出山的时候,面对曹军的第一仗,关羽和张飞就根本不想听他的调度,最后还是靠着刘备的强压着才勉强执行的。

    同样的,以我目前在关羽心中的地位,我要是反复在他的帐前劝他不要再进攻樊城,要小心东吴,最好退军回守荆州的话,说的次数多了,杀我也许还不至于,但肯定会被关羽以扰乱军心为由打我一顿乱棍,让我再也进不了他的中军大帐。

    自从上次关平带人来我这里强征军队之后,这么久以来我也算是想明白了,既然无法从根本上让关羽听我的话,还不如在接下来和他相处的过程中好好“表现”,尽量博取他的好感,也许这段时间好好和他处一段,之后陷入恶劣形势时自己劝他时能增加一点成功的可能。

    我带着仅剩的一百亲兵到达樊城前线时,我军在樊城外围已经构筑了数不清的营垒,这些营垒将樊城团团包围,不过当日倒是维持着只围不攻的状态,想是因为于禁的援兵将到,关羽可能正在帐中思考对策,所以暂缓了对樊城的攻击,毕竟要是放任于禁的军队到达樊城外围,双方的兵力就已经不想上下,再全力进攻樊城,就很有被里外夹击的危险。

    可能是由于关平之前顺利的从我那里带走七千军的原因,这次去见关羽时,他虽然自恃身份没有到帐外迎接我,可还是让关平到营门外出迎了,待我很关平同进了关羽的大帐,关羽居然也很罕见的站起身来对我说道:“松儿你来了,军务在身,就只能让关平去迎你,不要见怪。”

    虽然关羽这么说时脸上没有一丝抱歉的神情,不过他能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就已经很欢喜了。便也连忙顺势客气道:“松儿小辈,有少将军迎我已是荣幸,哪敢想麻烦君侯。”说完便对关羽深施一礼。

    “哈哈哈,松儿你几日不见,倒是变得谦恭了!快坐!”关羽一副很满意的样子,挥手让我坐下。我虽然年龄较小,但因为在这帐中有着仅低于关羽的身份,便在他下首第一张桌子后面坐了,而廖化则坐到了我的对面,关平坐到了我的右手边,至于周仓,则一直站在关羽的身后。

    片刻之后,下人上茶,大家都喝了一点,寒暄了一点杂事,我也算稍微休息了一下,这才拿出刘备给关羽的军令。

    这军令本是该郑梁送的,但他被我安排去麦城挖地道去了,反正这军令郑梁来时刘备交付给他时已经明说了意思,便不存在保密的问题,我便让他临走时直接交给我,反正我也要到樊城,也为他节省了来回的时间。

    我走到帐中,边拿出军令边向关羽传达了刘备要他继续进攻樊城,以便牵制曹操的命令。关羽站起来双手接了锦囊,又将军令从锦囊中取出细看,看完之后便遍示诸将,看他的神情在接到这个军令后不仅没有一丝忧愁,反而是很高兴的一样。

    待到诸将都看了一遍将军令传回关羽手上时,关羽便兴致勃勃的对大家说:“大家刚才也都看到了,这军令确是主公的手笔无疑。现如今跟着主公入川的将军们都不仅帮主公平定了西川,又取下了汉中,我们虽然也打下了襄阳,但唯有在这里击破于禁,攻下樊城,将曹贼从汉中调回来,才算是胜过那些将军们的大功劳!”

    “愿听君侯号令!”此时帐中的其他将军听关羽这么说,哪能不赶紧表现,纷纷表示同意。

    “不过,于禁此人虽然不足挂齿,却也略懂兵机,此次带两万军从汝南前来,我自当亲率兵马迎击。”关羽说到这儿,却是将目光看向了我:“前番关平从松儿你那里调出七千人来本就是为壮我军声势,关某无意并吞,此军到此之后也只是驻扎,并没有参与围攻樊城,此番你已到此,不如和我领兵同去迎击于禁,由廖化统军一万五千在此继续包围樊城,你意下如何?”

    其实以我如今平西将军的身份,自是该在关羽去迎击于禁时留在这里负责继续包围樊城。很明显关羽是怕我留下后,廖化就要听我号令,不太放心,这才提议我和他同去。不过这样他便只能带五千人,相反我却有七千人,反正是在军队构成上我更有优势。

    当然,现在大敌当前,关羽也不会考虑太多,反正我就算所部再多在实际上还是要听他的号令,他将那七千军还给我,完全是他光明磊落的性格使然,根本就不屑于借此机会“吞并”我从武陵带来的军队。

    对我来说,关羽所让人敬仰的,不仅仅是高超的武艺,他身上所体现出来的忠义、诚信等各种优秀品质一直都是让我所赞叹的。可以说在这个时代,他身上唯一的确定就是他太高傲了,高傲到一系列的胜利之后让他近乎于忘乎所以。

    也许这种高傲在他打败于禁前还没有到达极致,而且我更关心的是,由于历史的改变,于禁这次前来是没有庞德来做他的先锋的。

    这件事从表面上看也许是于禁少了一个强力的先锋来和关羽对战,可从某种程度上讲,于禁在历史上之所以被水淹七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嫉妒庞德而和他斗气造成的。

    也就是说,于禁这次很可能不会再出现在历史上所做的昏招,那这次关羽要如何打败他呢?想到这儿,我甚至起了要不要我在后面拖关羽点后腿,让他不能击败于禁,而只能相持的念头。

    不过在和关羽到达距樊城北十里的一处易于扎营据守的隘口后,我还是放弃了扯关羽后腿的念头。毕竟现在曹操的大军还在汉中与刘备对峙迟迟不肯撤兵,而蜀中现在也仅仅是名义上被平定了,刘备之前先是出援荆州,又回军去夺汉中,表面上虽然是在与曹操的作战中取得了短暂的胜利,可实际上他现在在汉中所能维持的军力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要是关羽这边不能在面对于禁时取得一场大胜,相持起来肯定是对我方越来越不利的。毕竟曹操此时无论是在兵力还是在物资调度上还是远胜过我方。

    探马回报,新野城目前依然只有不到千人的驻军,很显然于禁的援军此时还没有到达新野。以我军目前的军力要是此时要是急行军去强攻新野,新野的守军也只有弃城而逃的份,可毕竟现在曹仁还据守着樊城,此时我军要是贸然进攻新野的话,攻是能攻的下来,但离樊城就较远了,只留廖化在那边毕竟很难让人完全放心,并且攻下新野后于禁完全可以绕过先去救樊城,攻击廖化,这样我军就不可避免的要出城回救,与其那样和于禁野战,还不如就在这里守住隘口,使于禁只能与我军正面相持。

    没过几天,探马便回报新野有大量的军队进驻,想是于禁已经到达新野了。至于曹仁,因为信息早已断绝,只知坚守待援的他虽然从城上看到我军从营垒中往新野方向调动军队,却是在亲眼见到援军前害怕着是我军的诱军之计策不敢出击,一直在樊城内呆的很老实。

    于禁到达新野后很快便向樊城方向派出了斥候,在得知我军屯扎位置后,他居然没有急着救援,相反开始在新野不紧不慢的住了下来,没有一点主动出击的意思,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