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来劳军的郑梁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看到郑梁的时候,我刚吃完午餐不久。见他一副“正规军”的样子,真是让人不禁感叹在我手下当先锋和给刘备当保镖完全是两个样子,和之前的勇猛略显粗犷不同的是,感觉他现在居然有点文邹邹的样子。

    我拿这点和他开玩笑,他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对我说:“还不是给主公当护卫当的,说是护卫,打仗的时候呆的地方比谁都安全,每天除了当摆设,就是摆设,遇到其他的将领或者文官,都要学着得体的应答,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能怎么样?”

    我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对他说:“你小子就别不知足了,你现在的位置不知道要羡煞多少人?当初赵将军就是从这个位置干出来的,说不一定哪天主公遇险了,就轮到你大发神威了!”

    郑梁叹了气:“那都是过去家当少的时候了,现在主公领有荆益两州,身边常有雄兵十万,上将百人,一个个都恨不得疯了一样的为他建功立业,哪还有机会轮到我?”

    听他怎么说我便心中一动。我挥了挥手叫其他人都先下去,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郑梁被我这个举动弄得有点困惑,但很快他便反应了过来,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蹲在我的旁边问我:“大人您又有好计划了?”

    在郑梁还没被刘备要去当护卫头领的时候,每次我突然有关于作战的好主意时,都是像刚才那样招手让他过来的。郑梁虽然离开我有了一段时间,但闻弦歌而知雅意,一见我这样招呼他,便像小狗见到骨头一样凑了过来。

    我在心中不禁叹息一声,虽然我知道我这样做对他来说很不公平,因为我只要不让他去为我做事他就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到蜀地,将来还会有一个很好的前程。可是这件事对我来说还又非要他去做更好不可。这样不仅做起来起到的效果要比我去做会好,并且我还可以脱身去做好一件我让别人去做不怎么放心的事情。

    于是在片刻的迟疑之后,我还是对郑梁笑了,我没有直接就对他说我要他去做的事,反而是先问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其实要刘备的贴身护卫从那么远的汉中到襄阳来,肯定不会仅仅是刘备怕我想郑梁这个手下,所以放他来见我一面这么简单。结合着我军现在和曹军对峙的形式,我对郑梁此行的目的多少还是能猜出一点,不过我还是想听他主动对我说出来。

    郑梁也没有和我啰嗦,他先是从斜着挎在身上的小挎袋里拿着一个锦囊给我,对我说:“还不是因为主公听说关将军打下了襄阳的事情特别高兴,所以着我带着赏赐他的东西前来劳军,并将新的军令传达给他。”

    “那这个是?”我拿着一看就是我家先生专有的锦囊问郑梁。

    郑梁有些没好气的说道:“大人你不知道,我听孔明军师说关将军似乎对你不怎么愿意发兵助战的事情很不满意,在给主公报捷的文书里提到为了尽快攻下樊城,希望主公降一道命令给你,让你将手上所有军队的指挥权都交给他后老实的回武陵接着做你的太守去。”

    我无奈的苦笑了一下,关将军对我不满已久我是知道的,要不前几日关平就不会带着五百精锐骑兵来找我“调兵”,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问郑梁:“这么说主公降军令给我了?快给我看看。”

    郑梁摇了下头道:“主公怎么可能对你做出这种事,毕竟您还有助他取西川的大功在那儿摆着呢,更别说还要看孔明军师的面子,所以临行前主公并没有多少什么,只是军师私下里给我这个锦囊,叫我到这边来多劝劝你凡事还是不要太和关将军相争,一切要已大局为重。”

    我打开锦囊取出里面的短信,果然里面的内容和郑梁说得差不多,无法是一些开解规劝我的话,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事情嘱咐我。看来就算是神算如孔明,在我军的节节胜利面前,也没有看出东吴这只一直装做睡着了的猛虎很快就要扑过来了!

    想到这儿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我对郑梁说:“刚刚你说我家先生私下里嘱咐你,可他现在不应该是在成都辅佐着三将军么?他怎么会到汉中的?”

    郑梁道:“还不是三将军在成都听前线的战况听得心痒,非要写信求主公让他也去和曹军对战,加上主公也想孔明军师了,这才叫赵将军和法正换他和孔明军师过来。”

    我这时想起历史上刘封和孟达攻取上庸诸郡的事情,便问郑梁关于上庸那边的情况。郑梁告诉我,刘备确实之前传令孟达从驻地北上进攻房陵,待其攻下房陵后也从汉中分一支军叫刘封带着从汉中方向与孟达一起夹击上庸,只是因为现在我军和曹军还未在汉中决出胜负,所以上庸的曹军守将还在坚守待援,而他就是和刘封一起从汉中向东,之后再上庸分开经过已被我军攻占的房陵到襄阳来的,否则要是从蜀地绕过来的话,还不一定要多久才能到这里。

    听他这么说,我便问他是不是还没到关羽阵前劳军呢,郑梁说他到了襄阳便第一时间来见我,等到见我之后看看我对目前战事的态度再渡河去樊城前线劳军。

    我能明白郑梁这句话里面所包含的意思,很明显要是我还没有率军去樊城前线的话,他可能就要起一个监督的作用,在给我看了孔明的锦囊后催促我带兵和他一起去樊城了。

    我对他说:“前几日关平将军已经从我这里先带走七千人到前线去了,至于剩下的三千人,守备襄阳如此大的城池尚略显不足,何况我还有两件很紧迫的事情去做。”

    郑梁一听我这么说,一下子就想起我刚才屏退众人招呼他的那股神秘劲了,他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有些不敢相信的后退几步,语气中却带着惊喜的问我:“大人该不会又想像之前在武陵和长沙时那样,只带几百人独自去奇袭吧!”

    说完不等我回答便自己在那里乱猜:“是要去奇袭于禁的部队?让他到不了樊城?不对!你——该不会是想直接去偷袭许昌,将天子救出来吧!”

    我感觉我要疯了,我也站了起来双手叉腰,颇有些气急败坏的对郑梁道:“大哥,于禁从汝南来的援军可有两万人,许昌就更别说了,留守的部队最少也得有一两万人不说,光是曹操这些年修筑加固的山一样高的城墙你以为就凭我手上这点人就能给攻下来?”

    郑梁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一听我要干的“买卖”没有他想得那么大颇有些沮丧的说道:“当初在长沙,我们不是曾打得东吴苦不堪言,还烧了他们的营寨么?”

    我懒得在这个问题上和郑梁纠缠,毕竟当初在长沙城外的山林中偷袭吴军成功完全是因为东吴将心思全放在了长沙城上,我之所以带着郑梁偷袭吴军的营寨成功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攻其不备和心理战,而且那次的战果虽然对我那么一支很小的队伍来说已经算很大了,可对于吴军来说除了让他们有些气急败坏外,其实也没造成多大损失。这和傻呵呵的就带几百人半路上去伏击于禁乃至去偷袭许昌那样的大城完全不能相比。

    我直接就对郑梁说道:少跟我废话,你知道主公给关将军的新军令是什么吗?”

    郑梁有些悻悻的,不过还是告诉我说:“为了迫使曹操尽快从汉中退兵,主公给关将军的新军令是要他击破于禁并攻下樊城,待曹操从汉中回救时便放弃樊城,撤回到襄阳据守。”

    “那关将军要是攻下樊城后曹操还是不从汉中撤兵呢?”虽然郑梁所说得和我心中担心的一样,我还是心有不甘的追问了一句。

    郑梁告诉我:“主公说要是这样曹操还不退兵,就让关将军率军向许昌进发,直接将天子给救出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