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两种选择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人的一生中总会有站在十字路口的时候,当面临了选择,很多人都会犹豫不定,到底是向左?还是向右?选对了很可能是锦绣前程,选错了则总会濒临绝境。

    在如何在荆州之地与魏吴两军交战的选择上,其实长久以来,我一直也是有些犹豫的。

    当我还在现代的时候,作为刘备一方的忠实拥护者,面对荆州乃至夷陵惨败,我是做过无数次的假设和兵棋推演的。夷陵暂且不说,对于荆州之战,我在未到这个时代之前就已经形成了一套自认为可行的战略规划,这也就是我为什么那么看重武陵一郡的原因。

    因为我早就知道,要想阻止关羽北伐,让他老老实实的呆在南郡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不说他看着汉中捷报频传,肯定立功心切,就是刘备那里,也指望着能借助关羽对襄樊的压力来迫使曹操放弃汉中。这招棋本来挺妙,正常的话曹操从汉中一退,关羽就退回南郡,这样等曹操下次再去进攻汉中,刘备就已经有完全的准备,有恃无恐了。没想到关羽居然来了一个水淹七军,将曹操援助樊城的精锐部队全都灭掉了,士气高昂之下便开始有恃无恐,不仅不撤退,反而继续包围樊城,才导致了后来的悲剧。

    我的第一个方案,就是我许久以来一直盘算好的策略部署。既然历史上关羽可以水淹七军,将曹仁紧紧包围在樊城,那么此次战役的关键无疑就是与东吴方面的作战了。因为假如不是后方被端掉,就算是徐晃到后胜了关羽一阵,也不至于让关羽进退失据,无心恋战的向南郡撤退,最落得个陷入绝地的下场。

    东吴对占领荆州全境可以说是昼思夜想,要想防止他们在对其有利的态势下偷袭荆州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的。这从我之前去鲁肃那里见到吕蒙的表现就可以完全断定。当我对鲁肃说他要一年之内不动刀兵时,吕蒙那气愤的样子可是一点假都不是做的,也就是说在我去见鲁肃之前,东吴很可能打算或者已经暗中和曹操达成联手,所以我不让鲁肃出兵才会激起吕蒙那么大的反应。

    关于如何对付东吴偷袭的问题,我之前的想法是,假如我手上有一支兵,不用太多,哪怕只有万余人马,我完全就可以率军隐藏在吕蒙打算白衣渡江的线路上,一旦他行动起来,我就给他当头一棒,干掉他的先锋,他必然就是惊慌失措,不能妄动。然后我再将东吴偷袭的消息传给关羽,铁证之下,他就只能回军,这样荆州便安全了。

    当然,我之前那么长时间的计划和兵棋推演并不会只有这么简单。因为伏击吴军这方法虽然不错,但却也有很多难以克服的困难。首先,东吴垂涎荆州已久,在取走三郡之后必定往南郡这边派出了不少探子,上万军马可不是小数目,如果我领着这么多人沿江埋伏被东吴知晓,就丧失了伏击和出其不意的意义,并且以关羽的性子,要是久攻樊城不下,必定会想方设法的增兵,也就是说,就算我率兵沿江埋伏能暂时镇住东吴的野心,可一旦关羽攻打樊城兵力不足要我领兵增援到樊城听调,那早晚还是会被东吴等到机会,让历史重演。

    所以除了到江边阻止东吴白衣渡江外,万一关羽非要掉走我手上的军力,我的想法便是先取得南郡的控制权!

    要知道南郡城又高又险,城中物资充足,远不是小小的一个麦城可比,要是在南郡城中镇守的是我而不是糜芳,手上再有个上万兵马,在早做准备之下,我坚信就算东吴动用大军团团包围,我也能坚守许久,等到关羽回援。要知道,历史上关羽在败给徐晃一阵后,事实上并没有元气大伤,手中的军力还很强大,他的败亡,完全是因为南郡失守后军心涣散,士卒逃亡太严重所造成的。

    要是东吴久攻南郡不下,关羽再率军回援,东吴便只有撤兵一途。这样虽然关羽前期的战果很可能化为乌有,但最少曹操已经放弃了汉中,我方又守住了荆州,对我来说就已经是一个完全可以接受的结果了。

    至于第二套方案,则完全就是一种很悲观的作战方式了。如果说第一套方案的核心是守荆州,甚至是在守住南郡的前提下多占襄阳一郡的便宜的话。那么第二套方案的核心,则就是守关羽了!

    什么是守关羽呢?意思就是字面上意思,就是守护好关羽,保证他不死在麦城。本来我研究这套方案初始的想法完全就是为以防万一给关羽也给自己留一条退路。这套方案的核心很简单,关羽不是难敌魏吴两方的军力只能退到麦城,最后又在突围去上庸的路上只被东吴埋伏了五百人就丢了性命么?那我就在那条路上早早埋伏下三千人,干掉东吴的埋伏,将关羽护送到上庸甚至汉中就是了。虽然现在刘备还没有攻取上庸,但我猜想曹操大军一退,刘备平定上庸肯定是指日可待了。

    我一直觉得,相比于丢掉荆州,关羽的死其实对刘备的刺激更大。原因很简单,地盘丢了可以再打回来,可结义兄弟死了,拿刘备的话说,那就是:“纵有江山又何用?”

    要是关羽不死,如果文武百官都死劝的话,加上庞统和法正现在都没有死,我估计还是可以劝住刘备伐吴的,纵是劝不住,刘备也不会被怒火烧坏了脑袋,丧失一个主帅在战场上该有的冷静。那么就算再出现一次夷陵之战,只要有孔明和庞统他们两人中的一人随军,就算陆逊真有绝世的才华,又抢先占据了地利,谁胜谁负,也还是很难说了。

    当然,有荆州总比丢荆州好,毕竟就算救了关羽,也意味着失去了荆州半州的军力。可为什么说两套方案各有利弊呢?表面上明明是第一套方案更好,更能保护我方的利益,第二套方案损失的实在是太大,根本不应该是一个可考虑的方向。

    可实际上,在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只凭史书就觉得能掌控住三国的一切的我的时候,在见识了曹操为了攻取汉中居然动用三十万大军做攻取汉中的诱饵后,我承认我实在是被他的磅礴气势所震撼到了。

    历史上曹操在收复襄阳后便不再进军,只让东吴去对付关羽,是因为当时关羽已经陷入了绝地,他确信只凭东吴就可以让关羽兵败身死,他也可以将刘备的怒火全转到孙权那里。

    可如果我真的帮关羽守住了荆州,或者说当南郡的守将是我,东吴已用重兵将我包围却急切难下时,为了大大削弱我方实力,那曹操会不会不再像历史上那样停军观望,而是死死地拖住甚至将关羽包围在襄樊一带,等南郡城破再放关羽突围?

    要是这样的话,和近似于与两大军事集团死抗胜固然好败则血本无归的第一套方案相比,早做好退路,虽然损失掉荆州一地却能将荆州的大部分将领和文官安全护送到蜀地的策略,反而显得相对更好一些了。

    当然,虽然有着对第一套方案的种种顾虑,可在见过马良之后,在等待鲁肃的箭枝送到的日子里,虽说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可我还是和绝大多数人所想的一样,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第一套方案。

    因为这毕竟是荆州!虽然我方如今只有一半,却已足够支撑近十万士兵的物资供应!是孔明三分天下直指宛洛必不可少的一块跳板!

    我决定等鲁肃的箭枝一送到我就先带五千人去江边驻防,要是关羽要调我去樊城我就能拖就拖,实在拖不了我便去南郡取得控制权,将糜芳和城中原有的守军赶到前线去增援关羽就是了。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曹操援助樊城的动作比我想象的还要快,我还没等等到鲁肃的箭枝,却先等到了关羽的军令,并且手持军令命我带兵去樊城的,居然还是关平。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