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关羽动兵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在我在南郡城中驻守的这段时间里,汉中我军与曹军交战的战报不断传来,刘备进军到阳平关后与坚守在那里的夏侯渊、张郃进行交战。因为刘备只有五万军,而曹操留在汉中的士兵不下十万,所以在夏侯渊坚守不战的前提下,刘备强攻了几次阳平关都伤亡惨重,不能前进一步。直至刘备在法正的建议下自阳平关南渡沔水,在定军山作营,夏侯渊引军来争,刘备使黄忠居高临下趁夏侯渊军在山下久不得战变得疲惫之时对其采取突然攻击的手段,不仅大破了曹军还斩杀了曹操的大将夏侯渊,杀死并俘虏曹军三万余人,局势才开始渐渐向我方倾斜。

    更好的消息是,在汉中的曹军因为主将被杀本就士气大降,军心不稳,可曹洪急于为夏侯渊报仇不顾张郃的劝阻执意与刘备交战,带走五万军队的曹洪被黄忠用诈败的手段所引诱,当他的前部兵马因为追击黄忠而刚刚渡过汉水的时候,早已埋伏好的赵云、马超和刘备本部中军突然一起出现,将其三面包围于汉水南岸,曹洪战不能胜,退不得退,只能抛下部下拼死往汉水南岸撤退,被大杀一阵后死命逃回阳平关的他所带回的残兵败将只剩下不到万人。

    曹操在这期间本已起兵到了长安,只是因为刘备之前拿阳平关没办法和顾忌孙权再攻合肥才迟迟没有增援。当夏侯渊被斩和曹洪大败的消息一连串的传到长安之后,曹操终于不能再忍,起二十万大军由斜谷道向汉中进发。刘备敛众拒险,与曹操相持,曹操虽然因为汉中险远而粮运艰难,可终究不肯轻易将汉中舍弃,于是双方又进入了漫长的相持阶段。

    这种相持对我来说本不算什么,除了不能早点回武陵看晴儿外,在江陵城中大小事务都有糜芳负责,我只是没事就练练兵,开始三两天一练,后来时间久了荆州这边也没有战事,便懒到七八天才整军操练一回,可就是再闲,终是因为关羽引军在外,我也不能擅自离开江陵回武陵去看看,好在以谢贤的才能治理一郡居然也毫不费力,每隔数日与他进行一次书信来往交流郡事,与晴儿进行书信来往询问她的身体,倒也都很省心。

    没想到没过多久,在某一件事情上,僵持在汉中的曹操和刘备居然开始变得惊人的吻合了。

    这件事就是——既然在汉中决不出胜负,那就在荆州打开局面,迫使汉中的敌人退缩!

    早已洞悉三国这出大戏的剧情主线的我在得知曹仁从襄阳出兵迫近关羽营寨试探与关羽交战的行为可以说是一点都不吃惊的。现代的书上早已记载,曹仁之所以这么做,是由于曹操与孙权早已暗中达成某种协议,所以曹仁才这么肆无忌惮的。可已经憋了很久的关羽面对曹仁的到来也可以说是喜出望外,略施小计的他不仅轻松击败了曹仁,还顺势占领了襄阳,将曹仁赶到了樊城去了。

    关羽派人到江陵找我去襄阳之前,我就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所以就叫上了沙娜,只带我和沙娜的亲兵到襄阳去。当然,我没有蠢到带沙娜和我一起去关羽,而是先安排她到馆驿休息,给了她一些钱让她可以带着她身边常带的十几个女兵在襄阳城内四处逛逛。

    关羽果然是刚打了胜仗心情不错,在关平于一旁轻描淡写的说了他们如何将曹仁杀得大败,我也顺势恭维了关羽几句后,关羽稍稍的谦逊了一下,便向我提起了他所谓的“正题”。

    可能是要让我为他办事的缘故,他居然没有直接叫我松儿,而是很给面子的对我说:“我说诸葛将军,虽然现如今我军刚刚大胜,杀得曹仁匹夫丢盔卸甲的逃到樊城去了,可有一件事,依然让我深感忧虑。”

    我心想:“你想打樊城就说打樊城呗,还和我绕什么圈子啊!”却不便当着他面说破,只好顺着他的话问:“襄阳如此大郡落入我方手中是极大的扩充了我方的实力,主公听闻君侯捷报定会大喜,君侯还有什么好感到忧虑的呢?”

    关羽手捋着胡须叹道:“诸葛将军你有所不知,近日大哥从汉中来信说,曹操虽然运粮困难,士卒士气低落,可却依然不肯放弃汉中,看样子要长时间的与大哥在汉中对峙。而蜀中初定你是知道的,虽然有三弟和诸葛军师坐镇很难起什么乱子,但曹操不退,蜀地就人心浮动,所以大哥在汉中也整日忧虑,希望曹操早日能够退回长安。”

    “那君侯的意思是?”我虽然嘴上这么问他,可内心其实早就知道他的答案。

    果然关羽对我说道:“近日我闻东吴的都督鲁肃病重,东吴对我南郡的威胁可以说是减少了不少。现如今曹仁在樊城收拢的残兵已不到万人,我意由你将从武陵所带兵马带到襄阳,留下三千人给你负责把守,其余尽皆交付与我进攻樊城,若攻下樊城,便可直取许昌,迫使曹操从汉中回军,你意下如何?”

    关羽说完这话,便拿眼冷瞧着我,我估计我若是出言反对,引起他不悦不说,肯定还会拿他统领荆州的身份来压我迫我就范。既然这形势看起来是那么的难以阻挡,我便打定主意先不出言反对他,更何况他对我提出的理由是鲁肃病重,而鲁肃这家伙很久以前还有一笔五万支箭的账没和我销,心思急转之间我对关羽说道:“君侯此意甚好,只是鲁肃是真的病重还是故意放出消息想麻痹我军还有待证实。”

    关羽听了我的话便有些不悦,他问我:“难道诸葛将军怀疑我刚刚说的话?”

    我连忙向他堆笑道:“在下怎敢?只是东吴向来狡诈,上次趁曹操攻汉中之际便硬是落井下石的从我们这里夺走了三郡,此番君侯攻下了襄阳,东吴又如何不眼红?所以依在下的意思,我先从江陵调五千军予君侯,而我则以看望的名义去陆口探探鲁肃的虚实,若鲁肃真的病重,君侯再攻打樊城如何?”

    “待你这一来一回,岂不是贻误了战机?”关平在旁听了,立刻便出声反驳我。

    却是关羽摆了摆手道:“也罢,反正樊城区区小城,曹仁兵马也不算多,你就先将五千人马调过来守襄阳,自去东吴那边打探,我起两万人马去战曹仁,待取了樊城,再增加人马进攻许昌不迟!”

    事到如今,我有心想再劝劝,但一看别说关羽和关平,就连廖化都怒目而视的看着我,到嘴的话便只能先咽下去,拱手应了,自回驿馆等沙娜回来再说。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