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牵制曹军的军令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建安十九年四月的一天,我因为晴儿被诊断出有了喜脉而整天沉浸在幸福之中,这一天我破例没有亲自处理任何公事,一整天都在太守府里陪着她。和我一起陪着晴儿的还有沙娜,娶沙娜那天我喝了很多酒,一回到新房时便不省人事,第二天醒来她跟我发了好大一顿脾气,吓得我再也没敢去她的房间去睡,所以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在真正意义上碰过她。

    沙娜这位蛮族公主也很骄傲,放话说除非哪天我去求她,要不就别想进她的屋子,整天只是和她那些一起陪嫁过来的女侍卫们以练习武艺为乐,我也乐得清静,虽然沙娜对我的诱惑力一直都很大,但在我的内心之中,还是一直都有些怕她,这也正是洞房那天我故意喝得烂醉的原因。

    不知怎的,沙娜和晴儿的关系倒是除得很好,晴儿自从嫁给我后,变得越发的贤良淑德,虽然身为我的正室地位要比沙娜高些,可见到沙娜从来都是妹妹长妹妹短的,完全没有过架子,而沙娜虽然难免会有蛮族的公主脾气,性格有着直爽,却也是心地善良,所以尽管他们两人的生长环境曾经是那么的迥然不同,可随着相处的时间慢慢长了,却也愈发的融洽起来。所以当沙娜得知晴儿有喜了,也是第一时间从练武场赶了过来和我一样喜上眉梢。

    然而,就是就在这么一个欢乐祥和的日子,从南郡来的传令兵去很是不合时宜的进了我的家门。我一听他对我说:“诸葛大人,关将军有令,命你火速点兵一万前往南郡听调!”我的心就咯噔一下。

    现如今我方与东吴刚讲和不久,东吴又刚在合肥被张辽大败士气低落,短时间内难启战事,关羽要从我这里调上万人的部队去南郡汇合定是要与曹操交战!

    难道是刘备已经在葭萌关准备就绪,开始向汉中进军了?

    我怀着这个疑问迅速的打开了关羽写给我的手令,这手令一看就是文书起草的,只过下面有着关羽的签名和他的大印以保证这封手令的真实性。

    手令中的内容很简单,大概意思是刘备已经从葭萌关出兵五万向汉中进发,前锋是马超、黄忠,刘备自统中军由赵云随行,庞统、法正为军师为刘备出谋划策,我家先生孔明则留在成都辅佐张飞继续安定蜀地。而为了牵制曹操对汉中的增援,刘备命关羽在南郡整备军马,做出要进攻襄阳的姿态却不强攻,以吸引曹操的部分注意力,缓解汉中将可能出现的压力。可关羽现在手中不足三万人,而襄阳的曹仁却也有不弱于三万人的军力,这就是关羽现在调我带人去南郡的原因。

    军令如山,况且关羽还规定了我到达南郡的期限,我也不想触他的眉头,便立刻安顿好郡中的事务点兵向南郡开进,郡中大小事务则全都拜托给了谢贤打理。

    因为刘备之前将郑梁从我这里要去当了他的随身护卫头领,我又没有别的将领可以用,便有心想让沙娜和我一起去撑撑场面,只是现在她正在和我冷战中,这口我也难开,便装做无意的对沙娜说:“沙娜,南郡的郡城可要比武陵城大多了,城内特别繁华,要不你和我同去,一起去游玩游玩如何?

    没想到沙娜立刻就瞪了我一眼,对我说:“我才不和你一起去呢!我要留下来陪姐姐!”直接就拒绝了我。

    晴儿拍了拍沙娜的手对她说:“妹妹你还是和夫君去吧,男人一个人在外面很不容易,之前夫君去蜀中,我不能随军陪他他已经够寂寞的了,现在我有孕在身更是不能随行,夫君武艺只是一般,有你随行我还能放心,再说他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有你在他身边也方便得多。”

    我看到沙娜的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晴儿最后这句话说得太暧昧,我连忙上前拉住沙娜的手臂对她说:“是啊!沙娜。你要是不和我去,我要出了什么意外,你晴姐腹中的孩子可就没有爸爸了!”才算是把晴儿话中的意思给缓掉一点。

    沙娜听了我的话立刻便甩掉了我的手,对我大声说:“好!那我就看在晴姐姐的面子上就跟你去上一回!”之后对晴儿说:“姐姐你多保重,我去收拾行装去了!”说完便急匆匆的离开了,可能心里也因为晴儿之前的话而羞的不行。

    晴儿看着沙娜那落荒而逃的样对我笑着说:“我可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夫君,这回你要再把握不住,以后你就再也没机会了!”

    我无奈的苦笑着摇了摇头,对她一抱拳说:“多谢夫人,那我就尽量想法驯服她好了。”

    就这样,第二天我带着沙娜和我们两人各自的护卫队,点起一万军马沿着大道昼行夜歇,缓缓的向南郡开进,沙娜一身的红盔红甲与我并骑而行,一路山的山山水水两人之间虽免不了抬杠却也毫不寂寞,到了港口下马上船,下了船再继续骑马,除了晚间沙娜还是自己睡一个帐篷,我下不了决心留她,她也不可能主动留在我的帐篷里外,我们也算是在关羽规定的期限前一路无事的到达了南郡。

    在江陵城外迎接我们的是糜芳,因为在之前在公安我已经见过了博士仁,所以在这里见到糜芳我也一点都不惊讶,我问他关将军在哪里,他告诉我关羽已经等不及我的军队到达自行领兵向襄阳进发,并叫我先将军队驻守在江陵城随时听调,也可以暂时增加江陵城的守备。

    糜芳见了沙娜的样子很是惊讶,问我这是不是就是那位蛮族的公主,我告诉他是,他便在入城的途中一直说些我艳福不浅的话,沙娜在旁边自然听得很不舒服,开始还强忍着,后来实在嫌糜芳太啰嗦了,便不再愿意和我同行,对我说声要去后军看看,便驱马跑到后面去了。糜芳也自知没趣,便解嘲似的笑着对我说了声:“你这公主变的妾脾气可不小啊!”就不再说这方面的事了。

    到了糜芳安排给我的住处,我和他做在一起,才又向他打听关羽自从出兵向襄阳可有什么进展。糜芳告诉我,关羽此次所带军马只有两万人,其余万余除江陵和公安各留三千外,都是四散在各处隘口守卫,所以虽然这兵是出了,却也只是在襄阳城外三十里安营扎寨,既不攻打襄阳,也不与前来挑战的曹仁交战,每天只顾加固营寨,没什么别的动静,刘备给他的私书他也从没叫第二个人看过,看起来似乎是想等汉中那边打起来把曹操的主力调走再进攻襄阳。

    我觉得关羽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刘备的意思,否则以我们关二爷的脾气,虽然现在手中的兵力还没有曹仁,可肯定也会想和曹仁先干上一架试试。但就他现在手里这点兵力要是与曹仁交战的话,就算能占到便宜,击败曹仁,可要是惹来曹操的大军先来荆州这边的话,到时候别说要攻下襄阳,难不能保住我们的江陵都很难说了。

    就这样,看到关羽没有轻举妄动的我也算是稍稍安心,自此便开始在江陵城安顿下来,静心等待汉中那边的消息。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