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终于能亲政了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自东吴退兵之后,我和沙娜的婚事便又被沙摩柯反复提上日程,他的两万大军虽没有翻脸,但迟迟赖在武陵城下不久就更加的说明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程度。

    因为沙摩柯只要求他妹妹做我的侧室,并且又有这次率军来援的大人情,于情于理我都再也无法拒绝。通情达理的晴儿也劝我,要我以大局为重,说她不会在意。沙摩柯因此事还特地命人带笔给还在南郡的刘备写了书信,刘备不久就回信赞同,并命孔明亲修了一封书信给我,孔明在信中的言语之中也表达了他的赞同之意,说什么与五溪蛮族的联姻对稳定荆州有着巨大的作用,要我一定要服从。

    事已至此,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况且以沙娜的条件,虽说公主脾气多了点,别说是侧室,就是侧室配我都绰绰有余,于是我也就欣然领命了。

    当然在婚礼之前,我亲自带兵从东吴那里接收了零陵,东吴也没客气,虽说将零陵郡还了回来,但府库都被他们给搬空了,只将之前投降的郝普和随他一起投降的零陵降兵都还给了我,我还要从武陵郡的财政上拨钱出来养活他们。

    郝普见到我满心的羞愧,直接就给我跪下了,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承认错误,说他不该中东吴的计投降东吴,接着又说一些什么当前的险恶形势,试图想让我饶了他。

    对他的处理刘备早就交代我了,说要杀了他的话和他一起投降的零陵军士难免都人心惶惶,但不处理他又不行,便免了他零陵太守一职,让我自行决定想个办法安置他。

    我方几乎所有的人都对郝普的投降行为极为不屑,在场的人也都纷纷要求我要对他进行严惩。不过我对郝普之前的行为还是有着一定程度的谅解,毕竟当时吴军大举来攻,关羽又和鲁肃相拒于益阳,难以来援,急难之下,做出投降的举动也并非没有苦衷。

    当然,此时我也不能为郝普开脱,毕竟他有着降敌的事实,便只好命人将他先押在军中,待回武陵后再决定是否给他一个差事做。

    至于零陵的新太守,我临来之前曾向刘备推荐了巩志,毕竟巩志在武陵树大根深,虽说有他在许多政事我都省事得多,但做什么难免也束手束脚,将他弄到零陵对他来说也是高升,想他自己也会十分乐意。刘备可能也考虑到本来当初攻取武陵的时候,以巩志献城的功劳就该让他做武陵太守,现在由我提出让他做零陵太守也是对他的一种补偿,也便同意了。

    果然巩志对于能去零陵太守显得很开心,毕竟做一把手的诱惑力对他来说是相当强的。他一个劲的谢谢我在刘备面前对他的推荐,当然在言语中也不免试探着隐约透露出问我可不可以去零陵让他在武陵的意思。

    我对此没有正面回答,因为毕竟这段时间来我和他的关系表面上还算融洽,我不想很直接的就扫他的面子,只是露点自己要离关将军的南郡近点的意思。加上之前那次酒宴他从我酒后听到的话,他便明了,知道我在武陵不仅仅是只起个郡守的作用,便不再提留在武陵的事,而是欢欢喜喜的回去准备到零陵上任了。

    巩志这次随我到零陵上任,几乎带上了他在武陵城中的全副班底。他在这件事上求我的时候,我二话不说都答应了,毕竟少了他的这些亲信我在武陵郡才能真正建立起自己的班底。

    当然他的这些亲信在武陵时因为很多都身居要职,所以都离开难免还是会对郡事产生一些影响,对此我也想到了对策。

    因为他这些亲信到了零陵难免要在零陵继续做在武陵时的类似工作,所以我告诉巩志,他接收零陵后他亲信替换的官员都交给我,我要拿到武陵去用。

    这样,尽管这些被替换下来的零陵官员到武陵去做官难免要熟悉一段时间,但因为是和替换他们的人相当于对等交接,只是相互换个地方,这样交接就顺利的多了。

    他们之间因为都要对方的帮忙,所以谁也不会为难谁,并且这些零陵的官员本来都是要被裁撤的,此时虽说换了地方,要带上妻小搬家,可基本上是官复原职,对我都是感激涕零。到了武陵之后,他们每个人做事都十分用心,对我的命令也都很坚决的执行,不再像巩志之前的那帮亲信,只要巩志心里不同意,他们就对我阳奉阴违,用各种理由来搪塞我拖着事情不办,今后我想做什么事一下子都顺畅多了。

    我回到武陵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谢贤谈谈。

    谢贤自从吴军从汉寿退走之后,便被我接到武陵的郡城之中好吃好喝好住的养了起来。之后我忙着带兵帮巩志接收取零陵,可是着实让他没事做了好久。

    他因为之前我一退蛮兵,二退吴兵的事现在对我简直可以说是五体投地来形容。见我来忙迎了出来,我跟着他进屋按主客落座不久,他就开始向我提想回汉寿继续任职的事。

    我笑着告诉他:“汉寿县我已经委任了新的县令了,我要留你在郡城做更重要的事!”

    谢贤一听不能回汉寿难免有些黯然,问我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时情绪便不是很高。

    我对他说:“别不高兴嘛!你可以想想,就算你回了汉寿,将汉寿县治理得和之前一样井井有条,但哪天吴兵又来犯界,数万大军将你的小县城给围个水泄不通,到时候就你手上那几百军士能防止城破,能防止百姓遭殃么?”

    谢贤被我这一问便没法回答了,只能说道:“东吴不是已经和主公达成协议了么?怎么可能再来犯界?”

    我对他说:“你可要知道,东吴想要的可是整个荆州。现如今曹操进攻汉中,从大的局势上侵害了我们与东吴两家的利益,主公又答应先以湘水为界,使东吴拿到了三个郡,这才暂时的与我们恢复了和平。但我方剩下的荆州三郡东吴也都还是想要的,我方在与东吴的协议中约定,一旦东吴进攻寿春,迫使曹操撤军回援,使我方能取得凉州,我方便是要将荆州的全土都给他们的!”

    在湘水之盟签订的时候,东吴怕我方今后在取得凉州之后不给荆州剩下的三郡,在盟约中可是约定了盟约签订后,各自都要大力向自己领地上臣民告知盟约内容的,所以我说的这些谢贤都知道。

    谢贤当然不好当着我的面说不管汉寿归刘备还是孙权统治,只要让他干,他都会只管为民做事之类的话。况且一旦汉寿真的归了孙权,孙权很可能也会有他的任命,汉寿县令能还让谢贤当的概率其实是很小的。于是他露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对我说:“如果主公真的攻取了凉州,要将武陵给东吴,那我们也只能接受,难道我们还能抗命不遵,用郡中不足万人的军队在这里对抗东吴的大军么?”

    我喝了一口茶对他说:“虽说现在主公平定了益州,军力和财力都增长了很多,可与曹操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况且益州新定,百废待兴,有许多事情都需要去做,就算主公出兵将曹操从汉中地区击退,再加上东吴进攻寿春迫使曹操去救援等有利情况都发生,曹操也一定会在凉州留下重兵猛将镇守。况且汉中现如何还是张鲁的,我军想跳过张鲁进攻凉州可以说是相当不实际,也就是说凉州在短时间内是难以攻取的。凉州攻取不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谢贤想了想,仿佛领悟出了什么,他问我:“大人您的意思是,东吴会等不及我方攻取凉州就会先对武陵下手?”

    我笑着点点头,告诉他:“你答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