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湘水为界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对于有读者询问为何停止了更新的问题,虽然觉得很抱歉,却还是很开心,说明还是有喜欢的人看的。马上又要新年了,小虾尽可能的更新吧,保证不会太监的,在荆州与曹操和东吴的大战是要大写的。

    ............................................

    那歪打正着的一箭为我赚足了威势,沙娜见到我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

    我心想:“你等着看吧!更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呢!”

    我将五百亲兵带回到沙娜阵中,告诉她可以命人扎下营寨,等待吴兵撤军了。沙娜见了我之前那一手,这次虽然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却也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的反驳我。她只是问我:“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看了看太阳,很坦率的告诉她:“太阳落山之前。”

    而实际上吴兵远比我想的退得还要快,我笃定潘璋的营寨四周一定还有潜藏起来的吴军,因为潘璋撤得一点都不谨慎,也没有丝毫顾忌我会追击他,他甚至连建造坚固的营寨的没有拆毁,只是迅速的撤走了他的人马,很快,我的视线中便不再见一个吴兵了。

    潘璋之所以撤得这么快,自然和我在箭上绑得那封信有关。信中我也没绕什么圈子,很直截了当的告诉潘璋:吕蒙想诱我攻打他的营寨,并进而奢望拿下武陵北上夹击南郡的小心思我都知道了,叫他赶紧和吕蒙滚出武陵,不然的话,我就粘在他的营寨前,不打也不退,叫他到时候想滚也滚不了!

    沙娜对吴兵的撤军可以说要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了,她问我到底在信中写了什么,我故作轻松的告诉她:“没什么啊?我只是将他们的军事计划写给了他们,他们一看没戏唱了,只好灰溜溜的撤啦!”

    吴军撤军后,我便也领兵回了武陵,当然回军前不忘将谢贤带回武陵,说是有要事相商,回到武陵后却只好吃好喝的供着他,只顾派人继续探听吴军的动向。

    果然在潘璋离开汉寿不久,从洞庭港方向便传来消息,吕蒙的军队开始大批的出现在洞庭,上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吴军船只往益阳而去。得到援军的鲁肃开始对关羽进行反击,双方互有几场胜负后,兵力不足的关羽转入守势,紧把通往南郡的隘口,等待川军的增援。

    建安十八年,公元年五月,刘备在蜀中的军事准备全部完成,命黄忠守葭萌关,张飞和庞统留守成都,自己亲率五万大军带着赵云、魏延等诸将出川口来援南郡。

    刘备军到益阳后不久,吴蜀两军便在益阳发生了一场正面大战,陆战偏弱的吴军败下阵来,退至陆口,用水军封锁了长江,与我军隔江相对。

    由于从川中来的援军全是陆军,荆州水军又新建不久,根本无法与吴军在水上交战,所以双方隔着长江陷入了对峙状态,刘备一方面无法进攻陆口,一方面又无法派将大批军队通过长江调来武陵,收复桂阳、零陵和长沙。

    年(建安十八年)九月,韦康手下杨阜、姜叙等人合谋,将马超击破,占据冀城,并杀害马超全家。马超大怒,但又回不到冀城,于是袭击历城,杀死姜叙母亲。杨阜与宗弟七人来战马超,全部被马超杀死,杨阜自己也身负重伤。马超无家可回,只得投奔汉中张鲁。

    曹操趁刘备和孙权的大军都云集在荆州,命夏侯渊引军十万出长安,做为前部汇合杨阜、姜叙等人进攻汉中,自统大军三十万从许昌出发进抵宛城,打算经上庸诸郡从东面进攻汉中。

    张鲁一面紧急备战,一面发急信给刘备求援。蜀中此时虽说有张飞和庞统坐镇,但因为刘备带走了大部分军队来荆州对抗孙权,蜀中刚定不久,蜀中剩下的军队只够勉强维持蜀中的稳定,根本无力出兵援救张鲁。

    就这样刘备被迫派使者过江与孙权议和,但曹操征伐汉中这件事不只他刘备一个人知道,孙权知道后大喜,答复也变得很强硬,说议和可以,但必须将荆州全数交给东吴。刘备一想那还议什么和?有那他直接放弃荆州全军撤到蜀中算了,这也太熊人了!可以说是大发雷霆。

    但不议和,就无法救援张鲁,不救援张鲁就要丢掉汉中,进而蜀中这个刚好不容易得到的大本营就危险了。东吴也恰好抓住他的这个心思,咬死说要拿回全部荆州。

    关羽提议让刘备先回军去救张鲁,由他率领荆州军死守南郡,维持现状,待刘备助张鲁击退曹操再来与吴军决战。刘备犹豫未决,孔明对此虽然表示反对,可眼下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于是我军与吴军的对峙只好依然就这么耗着,孔明甚至表示要亲去江东做一次说客,去说动孙权降低条件,但刘备死活不让,生怕我家先生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十月,曹操大军到达上庸,在沔水上收拾船只,准备水路并进进攻汉中。而此时夏侯渊已经领兵到达阳平关下,马超出与战,夏侯渊单挑不过,依杨阜之计,以杨阜为诱饵诈败引诱马超追击远离阳平关数十里,再伏兵破之,马超大败,上万人只有他和弟弟马岱引数十骑突围逃回阳平关,至此只能坚守,被夏侯渊每日引军攻打甚急。再加上曹操的大军随时可能从东面进攻汉中,汉中一时人心惶惶。刘备为了稳住张鲁避免他因恐惧而投降,只能命守在葭萌关的黄忠出兵三千人前往汉中,虽然是杯水车薪,却也是已经尽他最大的能力了。

    如果刘备就这么和东吴僵持下去,汉中就必失无疑,到时候如果连带着蜀地被夺,不但我方会垮,东吴也难以独存,可就这么让刘备放弃全部荆州给东吴,不光刘备在情感上过不去这个坎,我方文臣武将中因为许多都是荆州人士,也更是难以接受。

    多亏了此时东吴的都督是鲁肃,他以抗曹大局出发,劝服了孙权,并独自来到刘备益阳的军营,提出双方先以现在双方实际控制的地域为界,待刘备助张鲁击退曹操,并取得凉州后再将荆州其余的南郡和武陵郡交还。这个方案虽说比将荆州全部给东吴要好一些,刘备在情感上还是不能接受,不免让孔明与其讨价还价。最终敲定双方以湘水为界,南郡加上湘水以西的武陵、零陵暂时归刘备,湘水以东的江夏、长沙、桂阳郡归孙权,待刘备攻取凉州就要将荆州的其余三郡交给东吴。

    作为交换,刘备和孙权各自在约定书上签字之后,东吴就要将主力部队开往庐江,进攻寿春牵制曹操兵力,引其回援,为刘备在汉中一带对曹操作战减少压力,进而助其夺取凉州。这样因为东吴也出了力,将荆州全部交给东吴,我方这边在情感上也能好受些。

    就这样,刘备和孙权很快就都在一式两份的文书上签了字画了押,东吴水军开始解除对长江的封锁,并将在零陵的军队退到桂阳,屯扎在陆口的主力部队也分批的开始向庐江开进,为进攻寿春做准备。而作为离零陵最近的武陵太守,刘备一方面也开始将军队逐批的调回蜀中,一方面命我先派军队去零陵接收,再将零陵移交给他之后派来的零陵太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