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一箭惊敌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年底工作太多,耽误更新,忙时总会过,不会太监的呵呵。

    。。。。。。。。。。。。。。。。。。。。。。。。。。。。。。。

    第二天一早,沙娜早早的便开始聚集她的士兵,沙摩柯显然不太放心让沙娜自己去,只留了少数人马看守大寨,尽起两万蛮兵向汉寿出发。

    昨晚我对沙娜说我会用计谋与吴军交战,却没有告诉她我的计谋是什么,只说到时候她便会见到。她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我知道她好奇的要命。这不,还没走到半个时辰,她便问我:“诸葛松,你不是说你有击败吴军的计谋么?这都快到汉寿了,怎么还一声不吭?该不会是在我面前装做有计谋,其实肚中空空吧?”

    我笑着对她说:“公主别急,这不还没到汉寿么?我保证一定汉寿,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吴军就会落荒而逃。”

    沙娜撇了撇嘴:“你就说大话吧!”之后便不再理我,催马去前军探查敌情去了。

    一路上我这五百人在蛮军的中军被护得十分安全,沙娜走了,一路上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沙摩柯搭话。沙摩柯和我说来说去,无非是还有意让我娶他的妹妹,我没敢拒绝,也无法答应,只推说沙娜现在对我已经恨得不行,就算我愿意,她也不会答应的。沙摩柯见我答应,一口保证待击退吴军,便定促成我和沙娜的婚事。正所谓打蛇随棍,我本是在委婉拒绝,到了沙摩柯那里却被他当了真,我苦笑不得,只得沉默下来,免得说多错多,再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

    待到前军回报说已经看见汉寿县城,吴军见我大军来到都已缩进营寨之中不敢出来,沙摩柯哈哈大笑,说:“没想到吴军如此胆小,只会以少欺多,此时见我大兵到了,便吓成缩头乌龟了。”说罢便命令加速前进,要尽快将缩在寨中的吴军剁成肉酱。

    我急忙拦住他,对他说:“大王且慢,大王有所不知,昨晚我已向沙娜承诺只凭我这五百军就杀退吴军,能不能请大王在此且住,为我站脚助威,看我如何杀敌?”

    “就五百人?”沙摩柯像第一次认识我一样从头到脚的仔细的打量了我一番,不禁哈哈大笑:“就你?要带五百人击破三千吴军?”

    我心想:“怎么这兄妹两个都这样?恁的看不起人。不过我却不敢像挤兑沙娜那样对沙摩柯提起在汉寿城下收拾他的糗事,现在我这五百士兵虽然精良,但在他的中军中却无异于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周围都是他的亲信部将,我要是当着这么多人面让他出丑,他一怒之下把我杀了喝酒我可是没处喊冤去!”

    想到这儿我便迂回着用另一种方法对沙摩柯:“大王,自古美人爱英雄,您的妹妹如此了得,一般的方法怎能让她倾心?要是我只凭五百人就能杀退三千吴军,才能显示我的不凡,这样沙娜才会喜欢我。有大王在后面给我压阵,就算到时候有个万一,也只不过是我出点丑,到时候大王再亲自出马如何?”

    沙摩柯听我用这个理由又大笑了起来,欣然应允,约束住部队不再前进,只是按照我的建议向四个方向放出警戒哨,以免有隐藏的吴军在附近。

    我带着五百亲兵穿过蛮兵的中军继续向前前进,很快便看到了汉寿城和已占据了有利地势的吴军营寨。沙娜所带的前军也有三千人,她一见到我便迫不及待的说道:“你怎么才来?再不出现我可要直接杀进吴军的营寨砍下潘璋的脑袋了!”

    我笑着安抚她道:“公主别忙,只看我的便是。”说完便带着五百亲兵向吴寨逼近。留下沙娜在后面为我助威。

    吴军见我带人逼近,紧闭着营寨,一个个张弓搭箭,只待我再靠近些,便要乱箭齐发。当初吕布在辕门射戟救刘备,射程达到了一百五十步,依然一箭射中小戟。潘璋肯定没这个能耐,不过要是吴军小兵乱箭齐发不考虑精度的话,我估计一百五十步也是极限射程了,便在离吴寨约两百步的地方命士兵停了下来。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哪个是潘璋了,不过寻思站在寨门处指挥的那个四十来岁的吴将看样子必是他无疑,便下了马,从背上摘下我早准备好的长弓,只从箭袋中取了一只箭,独自向吴寨走去。

    身后齐刷刷的响起了:“将军小心!”我向后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都不要动,又向前走了三十步。

    吴军见我独自走来,一个个都是惊疑不定。我这才站定,冲吴寨里喊道:“哪个是潘璋潘将军?果然那个我之前认定的吴将便是潘璋,他朗声答道:“我便是!你就是武陵太守诸葛松吧!”

    我没想到他会认识我,不过想想也释然了。当初我随孔明去江东联吴破曹的时候在吴地住了好一阵子,吴军将领虽多,我又多在孔明身边所以难认识几个,可我在江东却是个新面孔,吴军将领知道我是谁实在是太简单了。

    想到这儿,我便一本正经的对他说道:“错!在下是平西将军,领武陵太守诸葛松!你又官居何职?”

    潘璋显然被我的态度给激怒了。他现在在吴中的军职肯定没我高,别说是他了,吕蒙虽然在周瑜死后已隐隐是吴军中仅次于鲁肃之外的第二号人物,但孙权也封吕蒙的职位也完全无法与我的平西将军相比。

    只听他怒道:“你一个黄口小儿,凭着背盟算计刘璋,才侥幸获得高位,居然敢如此猖狂!”

    我故意气他,对他说:“平西将军自然有平西将军的道理,像你这样的小人物,就算到死也不可能到我这个位置。不服的话你便出来与我一战!”我用手指指了指身后的五百亲兵,十分傲气的对潘璋说:“就我身后这五百精锐,不用蛮兵帮忙,让你三千人尽出,要是打不过你,我以后见到你便后撤三十里!”

    潘璋被我气得涨红了满脸,抽出剑来便要下令打开寨门。这时候他身旁的两个副将却都死死的拦住他,小声的对他说些什么。潘璋挣脱他们,抬着剑指着我对我叫道:“现在全天下谁不知道你最不讲信用?你有两万蛮兵在后面,却骗我出去和你打,我没那么傻!有本事你来打我!我就三千人,让你打一个月你也进不来!”

    我见潘璋被我气得不行,心中暗爽。其实我不是真的对我这五百亲兵这么有信心,我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最后探探潘璋的底,要是潘璋一时气愤杀出来了,多半说明他是真的是个三炮,就他这三千人在这里还敢不紧不慢的在我的地盘上打汉寿。可要是他死活不肯出来,又没有丝毫撤军逃跑的意思,那就更加肯定了我之前对吕蒙的推测,那么我接下来的行动也便顺理成章了。

    之前我在南郡的时候,曾和张飞、赵云他们一起练军。赵云在七星坛下将孔明和我接走,又一箭射断吴军船帆的手段端的让我崇拜不已。为此我曾专门找他求教如何练成这一手惊世骇俗的绝技。

    赵云告诉我,他之所以有今天的能力,也是在河北时拜师苦练过的。要想有一手高超的箭术,超强的臂力,良好的心态都很重要,射箭最讲究专注度和自信心,要是箭还射出去就担心射不中,那这只箭十有**都是射不中的,比如他那次射中吴军船帆,要是射的时候一直在想如果一箭射不中,就会被吴军耻笑,之前累积下来的声名就会不保,那肯定是射不中船帆的。

    他看了看我的手臂,很实在的告诉我我的条件很一般,要想成为神箭手,就要加倍的苦练。不光臂力要练,专注度和自信心也需要长时间的射箭练习来提高。专注度是一种感觉,自信心则是靠越射越准来累积的,如果平时就百发百中,那到了实战,也便有中的的信心,实战里中了,这种信心也会越来越强,自然会越来越准。

    我明白这就是一种艰辛付出和良性循环的问题,也很刻苦的练过一阵子。无奈本人基础太差,开始虽然对姿势之类的学的很快,但精度和远度就像一对吵架夫妻,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将他们给协调起来。后来刘备起兵入川,练箭的事也便作罢。

    我将一张我早已写满字的白纸缠在箭身,又掏出一截小细绳将白纸捆住后才将这箭搭在弓上,靠着之前练下的基本功,边往前走边对潘璋喝道:“之前吕奉先一百五十步外辕门射戟,如今我也射上一箭!”

    待到又走了二十步,来到距吴寨大约一百五十步的位置上,我才站定身形,张弓瞄准吴军寨门左侧的那根有大腿粗的木柱,将专注力集中到极限,觉得差不多了,便松开了手。

    只见我那只箭,飞快的向吴军的寨门飞去,可箭飞一半,我就暗道不好,那箭很明显的歪了很多,本想射寨门左侧木柱的箭明显的向右偏了。我心想这下丑可出大了,人家吕奉先一百五十步一箭射中小戟,我可到好,一箭连大腿粗的木柱子都没射中!

    没想到这箭居然越偏越多,竟然直直的偏向潘璋身边的一名副将,他可能因为之前看到我往箭上缠纸,也以为我要射木柱,猝不及防,只能下意识的一低头,那箭居然一下子射中了帽盔红缨。

    我目瞪口呆,暗叫惭愧。身后响起了震天的叫好声,就连远处的蛮兵也是欢声雷动。我借势冲潘璋喝道:“初次相见,只射副将,给了你面子,好好看我信中所写,不要自误!”说罢便转身往回走,再不管一脸骇色的潘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