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女孩劝不通的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按照我的猜想,吕蒙很可能只是假意撤军留潘璋在那里当诱饵,一旦我出军去救汉寿,他便伏兵四起将我的军队击溃在汉寿城下,到时候不仅能趁势拿下武陵不说,还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北上进攻公安,对关羽形成夹击之势,迫他撤军。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偷袭下南郡,将关羽两面包围在益阳,拿下整个荆州!

    众人听了我的分析之后,议论纷纷,都害怕的不行,都在庆幸多亏没决定去救汉寿,尤其是巩志这家伙,居然都看着擦脸上的汗了。只有沙娜还一副不服气的样子,非说我这都是假设,都是自己吓自己,吕蒙哪里有那么厉害,万一吕蒙根本就没这样想,岂不是让汉寿的百姓心寒?

    沙娜这么当众拆我的台让我不禁微微动气,便苦笑中带着挤兑对她道:“我身为一郡太守,自然要为全局考虑,很多事要从战略上来考虑,而不是一两个地方的得失,你一个没读过书的女子哪里能考虑这么多?”

    沙娜一听我这话就火了,指着我的鼻子火道:“自己怕死就说怕死,哪来那么多烂理由?你不去我去!看我砍下潘璋的脑袋回来你还有什么话说!”说完便大步的向外走去。

    一时间厅内静悄悄的,众人都被沙娜那突然起来的暴脾气给惊呆了,在加上沙娜之前曾和我有过婚约的特殊原因,所以当我面也没法说沙娜放肆,便都装起哑巴来不说话,生怕说错什么让我将气撒在他身上。

    如果理智点来说,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就算吕蒙有这样的想法可能性很低,冒险去救汉寿的行为也是不可取的。因为在经济学上讲这样的得失比太低了,就好比你用一万块和别人对赌一种可能,赢了只能赢十块,输了就全赔。同样的,救下汉寿只不过早点收复一个县,但被吕蒙打了伏击,整个荆州都很可能丢失。

    所以现在的我,最好的做法就是放任沙娜去救,自己严守武陵城,这样就算吕蒙没有埋伏,沙娜打了胜仗回来我也就是丢个面子,一旦吕蒙有埋伏,损失的也是蛮族军队,只要吕蒙无法在短时间内拿下武陵,他最后都只能乖乖撤军回益阳去。

    可现在的我,却还真的做不到铁石心肠,放任这个曾和我有过婚约,纠葛不断的女子就这样去送死。我不想在吴军退后在战场上默默的收敛回她的尸体,她还那样年轻,那样的有青春气息,她只是脾气差些,往好了说那也是少数民族特有的率真,纵使我因为晴儿不能娶她,也不愿意她就这样死去。

    怎么才能阻止她呢?

    我城中只有不足万人,还没有勇将,而沙娜那边却有两万人,靠武力阻止她进兵简直是天方夜谭。汉寿现在这个陷阱,让我觉得就像一个马蜂窝一样,我不想捅,可沙娜却偏偏要去捅。我想来想去,如果想要她不被蜇人,那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我赶在她捅之前先把这个马蜂窝捅掉!

    我知道我现在要是想点军去“救”汉寿,巩志是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尤其是在我刚刚那一番虽然比较大胆却很真实的假设之后,他更是会联合在座的所有人阻止我带兵出城。

    我只好假意对众人说道:“这蛮族的妞真是脾气坏,我一会儿再带人去她营里劝劝,大家都散了吧!各回岗位,好好守城,不要放松了对吴军的戒备!”众人这才哄然大笑,说什么的都有的,纷纷离开我的议事厅。只有巩志劝我多带点人去蛮营,我说我会带上自己的五百亲兵,反正蛮族营地就在城下,不会有大碍的,又因为有沙娜之前摔枪单人入城那一幕,他这才放心。

    等到巩志也离开了,我便带着现在唯一可用的江小鱼去我的亲兵营点兵。因为我之前特殊的安排,亲兵营就新建在太守府外不远的一处地方。用这个地方虽然移走了一些民居,但因为是我的亲兵,财政上能得到有力保障,这个亲兵营也算建得有模有样。建在这里一是便于我训练调度,平时又能起到保卫太守府的作用。

    自从我从蜀中回来,招募新兵归招募新兵,在关键时能决定我生死的亲兵营的建设上,我可是没少下本钱。枪用最亮的,盾牌弓箭都用最新的,甚至每一个十人队的小队长都能穿上和普通将领一样的坚固战甲。这样的战甲我曾经测试过,一般的刀砍砍出的口子都不能达成致命伤,至于箭枝,用米袋裹上战甲当模型,一般臂力的弓箭手也不能完全射透,只有臂力过人的战将级人物才能一箭透甲杀人。

    所以我对这些亲兵的战斗力还是挺有信心的,只不过在这个时代作为一般士兵装备再好也难以以一当十,经过我给予一番好好装备之后,五百亲兵的战斗力相当于普通兵一千差不多我还是比较认可的。

    出发前我命令士兵们全副武装,五百亲兵两百刀盾兵、两百长枪兵、一百弓箭手,都是全副武装,尤其是弓箭手,每个人都要带上三个箭袋,而不是平时的一个,于是一个个走起路来都别别扭扭的。虽然滑稽,我却不管,现在滑稽总比战场上取箭发现箭袋里已经空了要好。

    当然,再去捅潘璋这个马蜂窝前,我还是有做最后的努力的。我最后的努力便是真的去沙娜的营帐找她,她在我去时还在帐中气鼓鼓的,但见我去找她,惊讶之余,也就没那么生气了。不过她还是问我,带人出来是想和她一起去救汉寿还是来劝她别去的。

    我一看沙娜的脸色就知道,我要是还劝她别去,她肯定二话不说就把我给哄出来。好在无奈之余我也想到了一个b计划。我对沙娜说我是来和她一起去救汉寿的。

    沙娜一听我这么说,脸上就多云转晴了,不过她不十分相信,半信半疑的问我:“那你带了多少人来?”

    我老老实实的告诉她:“只有五百人。”

    她一听就气乐了,鄙夷的对我说:“就这么点人还想去救汉寿?”

    我也没客气,对她说:“五百人少么?当初我在沅南的时候可是只有一个百人队便击破了你一千人,现在潘璋只有三千人,我带五百人还觉得多了呢!”

    “你——”沙娜手指向我,却因为是事实而噎的说不出话来,半响才怒道:“那是你施诡计!不服你现在选一百人出来和我正面对战,我也只要一百人,肯定把你们全杀光!”

    我笑了,沙娜理屈发脾气的样子真是别有一番味道,我对她说:“我说公主,谁又告诉你我这次去便不用计谋的?”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