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没时间还打汉寿?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虽然这么想有点自作多情,但我还是觉得沙娜之所以带兵来完全是因为我的缘故。

    不过到了府衙之后这辣妹还是冷着个脸,我对着她干坐着,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倒是巩志又是命人上茶又是拿糕点的,伺候起沙娜来倒是不亦乐乎。

    接着巩志又厚着脸皮用起了他的套话**,沙娜虽然刚开始对他也爱答不理的,但有句话叫伸手不打笑脸人,还是慢慢的把实情给说了。果然她和沙摩柯这次来是因为听说吴兵大举入侵才带着族人前来帮忙的,虽然蛮族因为之前的内乱而元气大伤,可这次他们还是带来了两万多人,如此吴军在兵力上已不占优势,在这种情况下,也就怪不得吕蒙撤退的那么痛快了。不过虽然来是来了,沙娜嘴上可一点都没说是因为我,她的理由是上次我军帮他们平乱,而他们向来是有恩必偿、有仇必报的,所以这次才带人来帮忙。

    对于这种死要面子的行为虽然我能一眼识破,但被人家这么说了,还是难免不是很开心。之后沙娜断然拒绝了巩志想为她安排住处的挽留,非要出城和族人住在一起,她还说她这次来只等到击退吴军后就走,只要吴军一退,恩就算报了,之后就和我两不相欠,再无瓜葛了。

    我知道沙娜这次来晴儿肯定知道,顾及晴儿的感受便也没有强留。沙娜出城后,我继续不断的向城东方向派斥候,就等着吴军什么时候退出武陵好安心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吴军在第二天一早虽然真的拔寨向东撤退了,但不久我就见到了汉寿派来求援的信使。这信是谢贤派人送来的,说吴军经过汉寿的时候突然全军包围了县城,看样子是要打破城池劫掠一些粮食,他已决定和全城百姓共存亡,能守住多久是多久,信中居然没有提到一句求援的话。

    谢贤这家伙想当初在汉寿让沙摩柯吃尽了苦头,他那守城的战法让没有攻城武器的沙摩柯曾经无奈至极。可这次吴军可是武装到牙齿的正规军,云梯、攻城车自是样样俱全,就凭他城中仅有的几百名军士要想守住汉寿,哪怕他有通天之能也是天方夜谭。很可能就在这个时候,他已经被吴军攻破城门,死于乱刃之下了。我知道凭我现在的军力是救不了汉寿的,就算去救,还没等到汉寿早就应该破城了。我有些为谢贤感到伤感,甚至有些悔恨为何不早点将他调到武陵来,这样他也就不会死在吕蒙手上了。

    但奇迹真的发生了,天黑以后,又一波哨探回报,吴军的主力其实并没有参与攻城,而是继续向洞庭港方向撤去,留下攻城的只是吴军潘璋,所留的军队看样子不过三千人,并且在进攻汉寿的时候,居然比打武陵的时候还不卖力,一整天都只是试探着进攻,几百人一波几百人一波的上,在谢贤的全力守城下到了黄昏还是没攻破城,现如今正驻扎在汉寿城外,准备来日再打呢!

    我心想:“这吕蒙是吃饱了撑的?孙权明明叫他撤军去帮鲁肃,可他虽然撤军了,但却留下一支军队去打汉寿,哪知道潘璋这家伙不肯让自己的部下送死,给他来了个出工不出力,折腾了一天居然还打不下一个只有几百守军的县城!”

    这时候下人禀报说沙娜又来了,她一身的红衣红甲见到我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便要我点军。

    我被她的这个要求给弄愣了,吃惊的问她:“点军干嘛?”

    她脸上的惊讶居然比我还大,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不可理喻的话,她怒道:“你居然问我干嘛?汉寿城被围了你不知道么?当然是和我一起去救城中的百姓啊!”

    我觉得沙娜好像是吃错药了,要不就是我幻听了。想当初她带兵来打我的时候,连破我多少个县城?虽然没有杀戮百姓,但该抢的她可一样都没少抢。现在到吴军去打县城了,她却要我和她一起去救,真是,真是,我都被她震得没语言了。

    不过被惊归被惊,沙娜要去救汉寿的行为让我之前因吕蒙的意外举动而一团雾水的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丝光亮。我让巩志将地图取来,摊在我的桌案上,指着汉寿问巩志,从这里到益阳行军要多长时间?”

    巩志看着地图大致思索了一下,对我说,以正常的行军速度,估计要十天左右,因为最近的方法是从洞庭港坐船,所以就算在陆上时急行军的也省不了多长时间。

    我沿着地图从武陵城往北,向上看去,指着公安港问巩志,那要是从武陵城往北,去打公安呢?

    “这?”巩志明显被我的想法给吓了一跳。忙仔细去看,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直接就回答我:“要是行得快的话,江上再有船队接应,最多不到五天就可以到达公安!”

    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因为以前作战时总是敌众我寡,喜欢出奇制胜的我几乎立刻就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很可行的作战计划。我将自己的食指放在益阳上对众人说:“现如今关将军和鲁肃正在益阳相持,主公闻听吴军来犯也已集合了军队准备出蜀相助,吕蒙如果全军从洞庭港上船到益阳增援,最多只不过是利用军力上的对比在和关将军的作战中重新夺回优势地位,可这种优势也会随着主公援兵的到来而再次消失。”

    我接着将食指移到了汉寿城,说道:“汉寿在全局上来看,对吴军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地方而已,又是一远离陆口难以支援的孤城。吴军主力一退,就潘璋那三千人即使攻下汉寿,面对我方将来的反击,也根本不可能守得住。”

    “那吴军只是想破城劫掠,抢完东西就跑呢?”沙娜听了我的分析插话道。

    我心想:“这招数是你们蛮族经常用的,怪不得问的这么顺嘴!”但却不敢说出来招惹她,只是耐心的向她解释道:“武陵城内外的军力现如今也已有三万人了,吴军主力既然远去,我要是潘璋,肯定会集中手下那三千人对汉寿展开全力的攻击,早点破城早点抢,早点抢完早点闪,像这样磨磨蹭蹭的既打却不用全力,打一天了都打不下来还扎营准备明天再打的,不是他脑袋有病,就一定有诈!”

    我的食指在汉寿的四周慢慢的画了一个圈,对众人说:“要我是吕蒙,肯定不甘心就这样撤到益阳和鲁肃汇合,他这么一走,长沙还罢,只要主公从蜀中派来的援兵一到,零陵和桂阳二郡肯定会回到我们手中,最后就算他们不失败,能和我军相持住,这次弄这么大动静出动了这么多军队,只夺走长沙一郡对吕蒙来说肯定是不满意的!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