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吴兵临城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刘备在夺取益州后大肆奖赏功臣,我也从他那里分到了大量的黄金和白银。我将铜钱都赏给了随我一起入蜀的士卒,只留下黄金和白银锁进府库以备将来扩充军备之用。

    刘备因为赏给部下的钱花的太多,造成了成都府库的空虚,为他接下来运行政府职能埋下了许多隐患。最终还是刘巴为他解决了这个问题,刘巴的办法是,铸造钱币,调控市场,将私市改为官市。经过好长一段时间,刘备的府库才得以充实。

    在这段时间里我开始逐渐熟悉武陵城的军备状况,自从刘备从四郡征兵到南郡又带走入蜀之后,武陵城中除了我带回来的五百亲兵外只剩下了五千老弱残兵。我让巩志去多招募点青壮之士,他也只又招募来一千人。问其原因他对我说怕招募多了,秋收之时无人收粮,春耕之时无人耕种。

    我想起从前曾在书上看到的军屯之法,即召集了一些相关的文官进行讨论,最后制定出了一套让士兵也参与耕种的办法。之后又令巩志再招募来两千士兵,和城中原有六千士兵一起分开八营,每营一千人,且佃且守。士兵与家口分离,在城外开垦荒地,采取什二分体制,即十分之二的士兵按规定时间循环回去探亲,保证一直有十分之八的士兵从事农耕和战守。所收粮谷全部交由度支系统的官吏保管分配,军士的衣食等生活用品都从所收粮谷中拨给,军士的家属也能按照固定比例从这些粮谷中按时领粮。

    因为从军的时候不光有粮饷,还能有额外补贴家里的粮食,所以此令一出,军士们开垦的热情都很高。虽然短时间内看不到成效,但我相信不出三年五载,不光城中的兵粮解决了,府中的仓库也一定会变得充实。

    不过在这个战乱频繁的年代,想要有一段和平的发展期也是很难的。在刘备夺取益州之后,孙权因为其之前对鲁肃的承诺,便立刻派诸葛瑾去成都找刘备讨要荆州。之前刘备向鲁肃承诺过夺取了益州便将荆州交给孙权,这荆州自然是指包括武陵郡在内的荆州全土。刘备和孔明都是在那份协议上画了押的,再加上刘备之前的仁义之名,这才将鲁肃给骗了回去。

    可在刘备夺得益州之后,孙权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刘备做大做强,再占着荆州不还,而他还只在江东六郡里窝着。于是派诸葛瑾持着刘备当初画押的文书去成都找他索要荆州。

    诸葛瑾,字子瑜,和诸葛亮一样是琅邪阳都(今山东沂南)人。他是诸葛亮的哥哥,诸葛恪的父亲。在孔明还未出山之前便经鲁肃推荐,为东吴效力。这个人胸怀宽广,温厚诚信,他同孙权无论谈话、劝谏,都从不急迫直言,只是稍微表示出自己的倾向,大略道出自己的意图,点到为止。如有与孙权心意不合时,他便放弃正在进行的内容而转向其他的话题,渐渐地再借其他事情从头开始,以对同类事情的看法求得孙权的赞同,于是孙权的思想也往往得到开通,所以一直都得到了孙权的深深信赖。

    但这次孙权为了从刘备那里要回荆州,却听从了张昭的计谋,关押了诸葛瑾的老小,使其入川去求诸葛亮,让其在刘备那里进言将荆州给予东吴。

    我自从诸葛瑾入川后便一直派人往蜀中打探消息,果然和书上讲的差不多,川中很快便传来消息说,刘备以凉州未定,益州不稳,要待帮助马超将曹操在凉州的势力完全驱除出去之后再还荆州为借口故意拖延。后实在不好意思在诸葛瑾面前直接对当初的文书反悔,再加上诸葛亮的“苦苦哀求”,才肯先将长沙、零陵、桂阳三郡还给孙权,写一封带有军令的书信让其去南郡找关羽交割。

    不料诸葛瑾到了关羽那里后被关羽一顿吓唬,别说讨要三郡了,连魂都被吓丢了几分。他回去之后自然难免向孙权控诉关羽的无礼。孙权是什么人?岂肯就这样吃亏不知声,遂直接派遣官吏去接管被我方管辖的长沙、零陵、桂阳三郡,但都被关羽传令给轰了回去。

    孙权见文的不行,便来武的。直接派鲁肃、吕蒙统领江东诸将大起精兵五万出陆口,进攻江夏、长沙、零陵、桂阳四郡。其中鲁肃领兵两万屯益阳抵住关羽,阻断他向三郡派出援军,暗遣吕蒙领兵三万夺取四郡。因为刘备在取蜀之时已经先后调走了南郡绝大部分的军队,据我所知,现如今关羽在南郡的全部兵力也只有不到两万人,这还是江夏的留守部队派被孙权阻断大江后围歼根据关羽的指令提前弃城回保南郡之后的数字。

    以这个兵力守南郡的关羽可以说自保都很困难,就更别说分兵去救江夏失守后的其余三郡了。并且鲁肃在益阳只是守住各处要道与关羽对峙据守,并不与其交锋,只想缠住他而已。所以很快的,长沙、桂阳望风而降,吕蒙的军队迅速的逼近了零陵。

    我有心出兵去救零陵,但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实在是太悬殊了,我全城可控的军队加上我的亲兵只有八千多人,并且因为将郑梁留给了刘备的缘故,身边连个能突击敌阵的猛将都没有。而吕蒙那边却是甘宁、凌统、韩当、丁封等等等等,除了留太史慈和程普为鲁肃压阵外,其余的江东猛将都在这边。

    巩志苦劝我守城自保,说以城中的兵力去救零陵无异于是以卵击石,到时候不但零陵救不了不说,连武陵都难以守住了。此时益阳方向传来了鲁肃在关羽的率兵强攻之下有些岌岌可危、难以支撑的消息,而蜀中也有刘备已经调集军队准备出川与孙权一战的消息传来。于是我便听从了巩志的意见,寄希望于吕蒙放弃零陵去援助鲁肃,使得零陵之围自解。毕竟书上说在这个时期刘备和孙权最后是以湘水为界达成分隔荆州的协议的。

    事实上此时的孙权的确也下令吕蒙舍掉零陵迅速救援鲁肃了,但吕蒙在接到命令时已经率军到达了零陵城下。他便派说客用“无中生有”之计居然劝降了零陵太守郝普,待郝普出降,吕蒙拍手大笑故意拿出孙权手谕给郝普观看,使得郝普后悔不已。

    得到了零陵又并了零陵城中军队的吕蒙不想放过我这最后一郡荆南的土地,带着他手下的数十员猛将和三万大军气势汹汹的就向武陵郡而来。

    显然,之前三郡的轻易降服让他是觉得我会像郝普一样,很轻松的就将武陵郡献给他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