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刘备要挖我墙角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在确定庞统无大碍后,刘备这才放心的回去处理那些被我军俘获的刘璋将领。这些将领之中,大多数都是愿意投降的,刘备对他们也都一一抚慰,给了他们一些不大不小的官职,并许诺在平定益州之后再量才为官,重加封赏。

    至于杨怀、高沛和二人,刘备二话不说就命人将他们拉下去要砍下他们的脑袋,吓得他们连连磕头,挣扎着使自己不被拖走,嘴中叫着要戴罪立功。

    刘备冷笑了一声,对他们说:“上次我已经放你们回去,让你们待罪立功了,可你们怎么样?要是那晚你们真的做了我的内应,点了火,被刘璋发现的你们现在还能跪在这儿么?”

    两人听了这话都面面相觑,都想说什么,可又说不出来。

    我知道他们两个想说什么,这事明摆着的,多亏他们没真投降去做内应,要不还不是被刘备给我玩了,火点起来接应不来,肯定早死在刘璋的手上了。不过许多事不是想说就能说的,他们要这么说,肯定死的更快。

    我想起刘循现在已经退守到了雒城,历史上这位刘璋的大公子在他老爹一直迟疑不决不肯发兵,坐看他儿子被刘备围困的情况下,居然坚守了雒城一年之久,期间还射杀了庞统。不得不说这样的能力,还是我想要刘备迅速取蜀的障碍的。

    于是我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站到杨怀和高沛二将的旁边,对刘备躬身行礼道:“启禀主公,这二人上次虽然没有真心投降,但对我军的大胜还是有功劳的。”说到这儿的时候,这二人都万分感激的看向我,我知道现在的我对于他们来说,就和救苦救难的菩萨差不多了。

    不过我并没有搭理他们,而是继续对刘备说道:“他们上次投降不真心,对刘璋来说还是有忠在里面。忠于旧主的人只要今后对您真心敬服,应该也可以为用。况且现如今,刘璋虽然就擒,可他的大公子刘循依然率兵退守雒城,雒城虽然不算太险,但松儿听说刘循的手下有一个叫刘璝的人,极其善守,若待其缓过气来,重召各地之兵,凭城坚守,益州则急切难下。不如再给这二人一次机会,让其再去做内应,若这次再有听话,城破之时再杀也不迟。”

    刘备听了我的话,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毕竟这二人已经不听话了一回,谁又能保证放他们回去不又立刻与我军作对。可此时庞统不在,其余的皆是些武将,便只好点了点头,算卖我一个面子,对杨怀和高沛二人说:“念在诸葛将军为你们求情,我就再信你们一次,这次若再有二心,到时候定斩不饶!”

    杨怀和高沛绝处逢生,更是磕头如捣蒜,连说“请皇叔放心,我等此次必定立功,以报皇叔不杀之恩!”

    于是二人与刘备约定,回雒城之后,三更时分便偷偷带人打开城门,放我军进城。而刘备这次,也依然按照我的主意发百十名原先在他们部下的降兵一起回去。我连理由都替他们想好了:刘璋决定走山路后,命二人带这些士兵在前面开路,没想到设伏的黄忠为防打草惊蛇便放过了他们,只在刘璋路过的时候才率军杀出。二人拼死回救,无奈兵少,只能先回雒城投奔刘循。

    待二人走后,接下来被提来的便是张任。这张任怒目圆睁,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看得出,刘备对这样的人反而更欣赏,因为没有了历史上射杀庞统的梁子,所以甚至亲自想去为张任解开绳子。

    不过这张任根本不领情,不停的骂刘备是个忘恩负义,毁盟败约的小人。骂得刘备脸色差极,却又不甘心就这样将其斩首,只能对他说些只要投降就可以免死之类的话。

    可张任却把话撂下了:“就算今日降了,以后也不会降,还是快把我杀了吧!”

    我见刘备已经被逼得没台阶下了,便为他铺台阶道:“主公,此人虽有才干,却不识时务、狂妄之极,臣请您将他发配给我,让松儿为您锤炼些日子,等说服了,在还给您!”

    刘备正没奈何时,听我说了这番话,便摆了摆手道:“好吧!便先交给你了!”

    我便命郑梁带人将其拉下去,找一处柴房先好好的关上几天。郑梁应声去了,刘备看着郑梁的背影情不自禁的感叹道:“松儿,你手下这个叫郑梁的,打仗确是勇敢,行事又利落,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现如今子龙不在我身边,我身边之人又无人能比得上他,我打算提他做我的亲兵统领,护卫我的安全,你看如何?”

    我可以说一下子就被刘备的这个要求给吓傻了。在这个时代,什么最重要?当然是人才!这郑梁可以说是被我拔于行伍之间,没有我,他可能现在还只能在武陵郡做一个比较能打的士兵而已,连将军们身上那结实的铠甲都没有,不一定那次战争,就可能轻易的被流箭给夺去性命,腐烂在荒郊野地之上了。

    是我看中的郑梁,精心培养到他现在。可就是之前在击退关前的刘循时,因为黄忠和魏延都不在,霍峻又要和我在关上守关,所以我才派郑梁去守护刘备的安全。

    没想到就这一次,就被大领导给看上了!

    要说给,我是真心疼啊!我本身武艺就差,冲锋陷阵的能力几乎为零。江小鱼也只是水性好,陆战不过常人,如果将来我能有一只水军的话,我才可能考虑培养一下他由他来带领。要是没了郑梁,以后让我去打仗,就算能想出再好的主意,没人实施也不行啊!

    可要说不给,说实话,现在连我都是刘备的。有句话叫伴君如伴虎,他现在高兴了才管我要人,要是我硬说不给,得罪他不说,他直接就强要走了,我也只能服从。

    想到这儿,我也只能屈服了。强颜欢笑着对刘备说:“承蒙主公能看得上,自是他的福气,不过松儿的能力您也知道,平时手下的兵虽归我教演,但带他们上阵杀敌都是用郑梁惯了的。现如今成都未破,正是用人之际,待破了成都,松儿再另行物色人选,让郑梁为您统领亲兵如何?

    刘备听我愿意放人,再加上他今天因为俘虏了刘璋的关系确实很高兴,便二话不说的同意了。

    回去我将刘备的意思对郑梁说了,没想到郑梁一脸的毅然之色,他对我说:“郑梁是大人您提拔的,这辈子都只想跟在您身边出生入死,您还是跟主公说说,找其他的人做亲兵统领吧!”

    我不禁暗叹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很是感动。但平心而论,跟在刘备身边肯定比在我身边有前途多了,也许伺候的时间久了,刘备哪天高兴了,官职都会高上我许多,更利于他今后的发展。

    当然人也都是自私的,我肯定是不想放他走,要是放他走了,我救关羽的愿望实现起来便更是要难上加难了。可我现在实在是没法违抗刘备的意愿,于是我决定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便笑着捶了他肩头一拳道:“你个傻蛋,不想做将军啦!”

    郑梁这次倒是没犹豫:“想!可我只想在你手下做将军!”

    “嘘!”我示意他小点声,告诉他:“这要让主公听到可不是开玩笑的。”他不好意思的笑着挠了挠头,我对他说:“想别想这么多了,一切还是等到主公攻下了成都,平定了益州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