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收网的黄忠

三国之诸葛书童 +A -A

    ..................................

    有时候想想,他们本来在自己的驻地都过得不错,都因为我才让他们落到这个田地实在有些不忍,但战争就是这么回事。想当初在当阳,我军被曹操军杀得鬼哭狼嚎,甚至连刘备的儿子都差点没保住时,不也是长坂坡上不相信眼泪么?

    我所能做的,也只能是早点帮刘备抓到刘璋,那样可能也会少动许多的刀兵就能够平定益州,许多人也就能少受点苦,别丢掉性命。

    就在我军尾随着刘璋军走了几天,一路上收留的降兵甚至已经达到七八千人的时候,甚至一向持谨慎态度的我,都被庞统的乐观精神给感染了。

    确实,现在我方就算不用降兵,加上在后面跟着的五千张鲁军都有一万多人,而刘璋军在丢下这七八千人之后,能指挥的战力最多也就三千左右了,并且肯定都是又累又饿。要是现在和我军这些饱食终日,士气高涨的将士们交战,我估计就都不是一触即溃的问题了,很可能他们现在连溃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瘫在原地任我方处置了。

    不过当我在马上优哉悠哉的看着路边两侧群山险峻的风景时,我突然想起来一个事。

    我记起在书中刘璋遣人去汉中找张鲁求援兵,许以二十州的土地为报仇让其发兵从刘备身后进攻葭萌关的时候,葭萌关也是在刘备控制之下的。更甚的是,马超都已经堵在关下了,刘备还能派人去汉中贿赂杨松使其召回马超!

    这意味着什么?想到这儿我全身一个激灵!这意味着即使有黄忠守着葭萌关,刘璋大队人马不能回去,可刘璋军中全是本地人,刘璋完全可以带上一些将领丢下部队,直接从小路绕过葭萌关,拼命的赶回成都去!

    想到此的我急忙去找刘备,将我刘璋很可能弃军走小路的事和刘备说了,刘备一听脸上就现出了忧色,可他还是说:“刘璋再怎么也是一军统帅,应该不会抛弃部下不管吧!”然而他说归说,从他边说边看向庞统的举动就可以看出,他对此已经有八分相信了。

    庞统也是一脸的忧虑,他几乎立刻就对刘备说:“主公,为防万一,请您和诸葛将军带着大军在后,统带着魏延精选五百步骑立刻火速往前追!务必在刘璋弃军前将其赶上!”说完也不待刘备答应,便自顾自的驾马去追前军的魏延,立刻行动了。

    他这样贸然行动,让我不自禁的想起了落凤坡。不过虽然现在刘璋军中应该就有张任,但此一时彼一时,我也觉得就算现在的张任想设伏,可以刘璋军现在的状况,估计也是不可能的吧!

    就这样,庞统和魏延急匆匆的带人追去了。我跟着刘备继续在后面押着大队按原来的速度继续向葭萌关进发。待到大军开到葭萌关下,在关下果然看到了已经极其狼狈,都瘫坐在地上的刘璋军。

    这些看起来已经叫花子一样的刘璋军见到我军大队人马来到,都纷纷跪在地上,口称已经向葭萌关的守军投降了。派人细问才得知,虽然他们已经投降,但毕竟也有三千多人,黄忠怕放他们进去生变,便命他们留在原地等待刘备大军到来再被接收,只每天命人从关中送吃的出来,还吃让他们吃五分饱,怕他们吃饱了闹事。于是我方便开始对他们进行收容工作,将其编入原先的战俘营里,大军则陆续开进葭萌关。

    不过在这些战俘营里我没有看到刘璋,甚至连一个将领样子的人都没看到。下面的人询问回报说,刘璋早在快到葭萌前就已经带着十几名将领和几十个亲兵去找回成都的小路去了。而之前追击他们的庞统和魏延也留下了人告知他们已经继续带人往小路追去,让我们尽快开进关中,击退在南面攻打葭萌关的刘璋部队。

    我军与刘璋翻脸后,在成都的留守将领会集合蜀中的剩余军队进攻葭萌关这一点,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能想到。不过葭萌关有黄忠驻守,又加上关隘险峻,刘璋军的主力又跟着他外出了,仓促间估计也集合不上重兵,所以对此我是一直不担心的。

    可是到了葭萌关上,我却没看到黄忠,却是让我有些感到意外。关上此时的主将霍峻前来见我和刘备,告诉我们黄忠这些天一边指挥着关中的士兵防御关南刘循的进攻,一边都在派探马打探刘璋军的动静。在边守边等刘璋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的黄老将军还派人探出了从葭萌关以北方圆十里能绕过关去通往成都的偏僻小路。待探马回报说刘璋军离关不到百里了,便留霍峻在这里守关,亲带五百人去他认为最好走也最容易回成都的一处山路埋伏,也不知道现在是否已经成了大功了!

    刘备闻听此言便要派人前去接应,可此时刘循又带人猛攻葭萌关起来,霍峻因为我大军进关也便有底气了起来,便请刘备先发兵击退刘循,解关下之围。

    因为之前的情报说刘璋现在将兵加一起已经不足一百人了,而我方除了在山路上埋伏的黄忠,还有魏延和庞统在后面追赶,应该没什么问题。所以刘备便按下了接应的念头,稍事休息,在刘循又一番强攻未果兵疲后退之后便带兵杀出关去。

    此战我虽然没有跟着,却破例让郑梁带人跟去护着刘备。我在关上清楚的看到,刘循一见到刘备便变了脸色,还没等两军交战,便立刻引军往后退。

    很快前军回报,刘循没有一丝停留的带兵退往涪城去了,我军前军还在追击。只是庞统那边到现在还没有动静,让我深深的为其担心起来。好在又等了两个时辰,就在刘备也收兵回关之后,黄忠、魏延才都带着兵喜气洋洋的回来了。

    我一看这事就成了,很快便见到了一脸颓唐的刘璋,被捆着依然咬牙切齿的张任,还有吴兰、吴懿、甚至还有之前被我放回去的杨怀、高沛二将。刘备见到刘璋之后脸上自然也不太自然,挥挥手让人先带刘璋下去好生照顾,接下来便准备好好处理这些被俘的将领。

    很意外的庞统没有出现,刘备询问之下被告知庞统被张任设伏用箭射伤了!我的心便咯噔一下,好在急忙和刘备前去看望后,才发现他被射中的只是右臂,取箭包扎之后已并无大碍。

    原来刘璋在沿着山路向成都逃跑时,张任主动带人在后面断后。不过当时以刘璋的能力,也只能给他留下二十名士兵。张任选了一处比较险要的地方等待我军有可能的追兵,庞统和魏延追得久了看没事,便越走越在前,被张任抓住了机会,命令手下只往魏延和庞统身上射。

    好在这二十名士兵虽然都是刘璋在离开大军时精选出来的,可因为连日饿着肚子,射箭的射程和准度自然也都下降。武艺精湛的魏延乍逢突然的乱射虽然退得狼狈,总算没有受伤。可庞统就没那么幸运了,乱箭之下下意识的用右臂去挡,被狠狠的射中了一箭。

    射完冷箭的张任想都没想立刻就带人撤了,寻思着再找一处险峻的地方再故技重施。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前面的刘璋早就被已经预先埋伏的黄忠给候了各正着,在得知还有人断后后也不客气,直接就给张任又下了个套,将这二十一人也都捆住,押回到葭萌关上来了。